第367章 落井下石赶尽杀绝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由于乐雪薇怀孕了,离婚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乐雪薇打电话给韩承毅,说是要先办理分居手续。韩承毅接到这个电话,沉默了好半天,才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约定的那天,乐雪薇比韩承毅去的要早,她在门口足足等了他半个小时。韩承毅的车子停在门口,他从车窗里看到那抹即使怀孕还是依然娇小的身影,不由蹙眉——来的这么早?她很想和他把关系撇干净吗?

    “三少,到了。”

    郝惜音替韩承毅拉开车门,韩承毅磨蹭了片刻,却还是得下来。

    “三少奶奶。”郝惜音恭敬的朝乐雪薇行了礼。

    乐雪薇淡笑,有些不自然,过了今天,这个称呼可能就不太合适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没有正眼看她,但满视野却都是她,几天不见,下巴尖了一点,肚子好像更大了、也更圆,都说怀孕的时候圆肚子是女儿,看来是有些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三少奶奶,属下扶您进去吧!”郝惜音看乐雪薇行动不便,准备上前扶住她,可是转念一想,回头看了看韩承毅,笑到,“三少,属下忘了有份重要的邮件要发,还是您来扶着三少奶奶吧!”

    韩承毅不自然的一滚喉结,抬手默默的伸向乐雪薇。乐雪薇轻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用,哪有那么娇贵,我还不是自己来的?慢一点就行了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韩承毅伸出的手便尴尬的悬在了半空,而乐雪薇已经率先转过身往里走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岑黎明把分居协议书摆在两人面前,小心的观察着韩承毅的脸色,“这个……是我草拟的内容,三少、三少奶奶,您二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,不合适的话还可以改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眉眼淡淡一扫,他根本连看的**都没有,上面写的什么他也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乐雪薇倒是翻开协议书认真的翻看起来,分居和离婚不一样,内容很简单,最关键的是最后那句——如果两年内夫妻关系没有改善,可正式提出离婚申请。

    两年?乐雪薇眸光一闪,他们之间的关系,两年内就能改变吗?杭韩两家的仇,是摆在那里的事实,即使过去二十年,也还是一样没法消磨掉。

    乐雪薇抬起头来,看向岑黎明,问到:“给我一支笔,我没有带笔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呃,是。”岑黎明受惊吓,看着韩承毅越来越难看的脸色,吞着口水战战兢兢把签字笔递到乐雪薇手上,“三少奶奶,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乐雪薇接过笔,在协议书的最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,又从手袋里摸出私章来盖上,而后合上文件夹递给岑黎明,“好了,这样就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呃,是、是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,岑黎明冷汗直冒,接过文件看着韩承毅,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嘁!”静默良久,韩承毅终于忍不住嗤笑,“乐雪薇,你知道分居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微愕,顿了顿,随即点了点头,“是,我知道。分居之后,我们不再共同生活,你可以重新选择将来要一起生活的人。也不必要等到两年,可以提前结束婚姻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韩承毅邪肆的冷笑,“好一个‘重新选择将来要一起生活的人’!你知道这一点就好,字一旦签了,我们就不再能相互束缚了!”

    乐雪薇低下头,没有接话,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握紧,指尖嵌入掌心,她的指甲并不长,可还是会很疼。

    “笔拿来!”韩承毅对着岑黎明低吼,岑黎明赶紧递上,韩承毅一把夺过,‘哗哗’的翻到协议书最后一页,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“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三少,您的私章!”岑黎明小声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韩承毅口气恶劣,瞪向岑黎明,“你觉得我会随身带着那个东西吗?你自己去找郝惜音要!”

    “是是,属下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看着他朝下属发脾气,却不好劝他。捏紧了手袋,乐雪薇扶着椅子站了起来,“那……谢谢你岑律师,我先走了。”说着,眼神落在一旁的韩承毅身上。

    韩承毅孤傲的坐在那里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乐雪薇苦笑,要不是足够了解他,真的会以为他现在很不想见到她。

    办公室外,郝惜音看到乐雪薇出来,急忙迎了上去,扶住她,“三少奶奶,属下送您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乐雪薇微微一笑,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真的没事。你在这里等着他出来吧!他情绪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郝惜音一怔,蹙眉说到:“三少奶奶,属下能劝您两句吗?您和三少真的要弄成这样吗?这么多年,惜音觉得,你们都离不开彼此!您要是走了,三少真的会很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点头,笑容更加无奈,“……我走了以后,你要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奶奶,这怎么能一样?”郝惜音拧眉,是真的替他们着急。

    乐雪薇淡笑,赞叹道:“他有你这样的心腹,是他的福气,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,只希望他对杭泽镐能手下留情,不要做的太绝。”可是这样的话,她根本不敢跟他说。

    郝惜音顿住,松开了手,看着她渐渐走远。三少可怜,三少奶奶也一样无奈。

    身后,韩承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,一言不发,只是盯着乐雪薇渐渐走远的背影。郝惜音抬头看向他,忍不住开口,“三少,三少奶奶还没有走远!”

    韩承毅拧眉,仿若没有听到郝惜音的话,直到乐雪薇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,才缓缓说道:“接下来的日程安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郝惜音无奈,怔愣片刻,翻出了记事本,递到韩承毅手上,“一会儿有个会议,还有,和商家的会谈,也需要您出席……”

    韩承毅翻看着,不时点着头,逼着自己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分居手续办理后不久,杭泽镐的境况越来越不好,终于在任满之后,连任失败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然而,更让人料想不到的是,廉政司却居然在杭泽镐卸任之后,开始对其进行经济状况的调查。

    杭家世代士绅,家底自然是有些的。杭泽镐虽然问心无愧,但却不乏有人故意想要落井下石,经过廉政司这么一查,没有问题也找出了些问题来,如此一来,杭泽镐现在的财产都要封存调查。

    接到这个消息,乐慈气急,张口第一句话便是,“太狠了!韩承毅这是要赶尽杀绝?他怎么这么狠?小雪现在跟着我们在一起,他连小雪都不顾及了吗?”

    面对父母,乐雪薇没法替他辩驳,事实上,她也很难过,没想到韩承毅会做到这个地步上。父亲已经下台了,他还要怎么样?难道真的要以命偿命吗?

    相对而言,杭泽镐则要冷静的多。“阿慈,别说了,你越这样,雪薇越难过。我们还是收拾、收拾准备搬走吧!这里过两天就该有人来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要搬去哪里?”乐慈自从醒来之后就没遇上一件好事,此刻已是心力交瘁。“要不,去找安之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杭泽镐立即否定了,“安之现在也很头疼,幸好他只是我的义子,否则他只怕更难熬。他是我一手提拔上去的,多少人都在为难他,他已经应付不及、焦头烂额了,我是已经老了,可是安之还年轻,不能毁了孩子的前途!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该怎么办啊!”乐慈也知道丈夫的话是对的,只好作罢,但眼前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总会有办法的,还能找不到容身之处吗?”杭泽镐安慰了妻子,又去安慰女儿,“雪薇,你不要想太多,事已至此,爸爸也不想再说什么了,就当是杭家欠他们韩家,这次都统统还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扶着肚子,胸口压抑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长夏,韩承毅也是才得到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经济盘查?”韩承毅松开领带,疑惑的问着郝惜音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三少,对方看来比您还要恨杭泽镐,这是要他在帝都都待不下去的意思。”郝惜音把具体的情况向韩承毅汇报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便是,杭泽镐的财产被封存调查,那么小雪和两个儿子该怎么办?那个倔丫头,现在一定是一毛钱也不会用他的!“谁让他这做的?还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!”

    “三少,现在该怎么办?”郝惜音同样担心的也是乐雪薇,“三少奶奶会不会受影响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韩承毅怒吼一声,扬起手砸在书桌上,“不行,你看看能不能从中阻止一下,过一场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韩承毅还是觉得不放心,“不行,这样恐怕太慢了,我不放心,今天太晚了,明天一早的日程,你安排一下,上午的时间空出来,我要去一趟杭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郝惜音眼底一亮,很为韩承毅这个决定而感到高兴,也许这就是三少和三少奶奶的转机呢?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