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木香的味道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天还没有大亮,杭家上下却都已经起来了。

    杭安之正在院子里把行李一件件搬上车,虽然杭泽镐坚持不让他来,可是他怎么能真的不来?大宝小宝还睡着没醒来,杭安之把两个小家伙抱到了车上,盖好毯子。

    乐雪薇最后才出来,挺着肚子,步履比起以前是更摇摆了,只有这样重心才会比较稳。

    “辛苦吧!”杭安之看着义妹的肚子,心疼她的遭遇。

    乐雪薇淡笑着摇摇头,“我还这么年轻怕什么辛苦?他们年纪都大了,还发生这样的变故,才辛苦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蹙眉,些微有些讶异,“还没改口?没叫爸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不好意思的别开视线,“嗯……还不知道怎么开口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叹息着,抬手揉揉义妹的脑袋,“算了,不要给自己压力。”随即又笑了,“那么……叫我一声哥总是可以的吧?以前那个乔雨薇啊,我是不喜欢她,反正也没指望过,不过,妹妹变成了你,我还是很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没等乐雪薇开口,杭安之又接着说,“其实吧,我一开始对你还有点想法,不过后来看你和韩承毅那么好,就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雪薇吃惊的看着杭安之,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杭安之释然的大笑,“哈哈……吓着你了?嘴巴别张这么大,我杭安之的妹妹,很可爱啊!讨人喜欢也是正常的,放心,哥现在对你没有非分之想,就把你当妹妹,叫声哥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松了口气,被杭安之这爽朗的笑声给感染了,“哥。”

    “哎,叫的真好听!”杭安之揉揉她的脑袋,神色逐渐变得凝重,“我现在也是一身麻烦,很忙,没有时间照顾义父义母,你是女儿,他们都很疼你,有你在身边,他们会好过很多,这个时候,你选择陪在他们身边,哥谢谢你,做了该我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说,我……根本帮不到什么。”乐雪薇被说的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杭安之摇头笑笑,“不说了,一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,你们先走,这里我留下来,一会儿人来查封,别吓着你们,要保重身体,哥一有时间就会去看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乐雪薇感激的看着杭安之,没想到,这辈子还能有个哥哥。

    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,杭安之张开怀抱,抱住了她,轻声说到:“好了啊,千万可别哭,困难会过去的,大不了就是义父不做总统,还能糟糕成什么样?你一直很坚强,这次也要好好表现。行了,一会儿人就该来了,上车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忍着眼泪,离开杭安之的怀抱,却意外闻到他衣服身上有股味道,这股味道,她好像在哪里闻到过。“哥……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味道?”杭安之狐疑的顿住,“你是说我吗?我身上有味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点头,往杭安之身上又凑了凑,“真的有味道啊!”

    杭安之想了片刻,恍然到:“噢,是木香吧?”

    “木香?那是什么?”乐雪薇不解。

    “一味健胃的药,我脾胃一直不太好,从小就吃宋国医配的药丸,有什么问题吗?”这回轮到杭安之不解了,只是一味草药的味道而已,为什么她会这么在意?

    乐雪薇蹙眉,陷入沉思,“我不知道,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这种味道,刚才靠你那么近,闻到这味道就觉得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杭安之不在意的一挥手,“这有什么值得深究的?木香又不是什么珍贵的药材,也许你闻到、见过并不稀奇啊!这也值得你这么苦思冥想的?好了,别想了,快上车吧!”

    杭安之扶着乐雪薇上了车,杭泽镐和乐慈已经在车里等着了。看到他们兄妹感情这么好,杭泽镐夫妇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安之,不用担心我们,只管顾好自己的事,和杭家交好的那些叔叔伯伯还是会帮助你的。”临行前,杭泽镐不放心的对义子交待着,他是被自己给牵连了,否则这孩子定然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等形势好些,我就去看你们。走吧!”杭安之对司机交代了两声,车子缓缓开出了‘澜湾’别墅区。

    而在车上,乐雪薇还在陷入思索中。木香?她不懂医理,她是不知道木香是什么东西。而且,她从小到大接触草药的机会并不多,可以说基本没有。

    那么为什么会觉得木香的味道这么熟悉呢?究竟是在什么地方,什么时候她把这种味道刻在了记忆深处?可是,无论她怎么想,还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开出别墅去,往老城区开去。那边相对来说远离帝都繁华地带,没有那么热闹,是非也要淡一些。杭家想要图个清静,杭安之便把房子找在了这边。

    没料到,车子开到一半,路上抛锚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车子坏了,我下去看看。”司机把车子停在路边,下了车去看看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乐雪薇在车子里坐的久了,觉得有点闷,便下了车想要透透气。这里处在新老城区的交接处,周围没什么建筑,都是高速路、高架桥,视野很开阔。

    吸了两口新鲜空气,乐雪薇觉得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的高速路上,一辆黑色凯迪拉克正在急速驶过来。靠坐在后座上的人,一身笔挺的armani西服,边边角角熨烫的极为妥帖,双眸紧闭,五官冷峻,给人的感觉不是严肃,而是纯粹的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少爷,前面有人招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司机的声音,倪俊极缓的睁开眼,看向前方。前面似乎是有辆车子抛锚了,大概麻烦还不小,司机正站在车头朝来往的车辆招手求救。倪俊本来是不打算管这些事的,跟在韩承毅身边十四年,加上他c国第一杀手的名号,可都不是白混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,却看到了路边那一抹熟悉的身影!

    “……”倪俊猛的坐直了身子,摇下车窗,仔细的盯着那个小点——看仔细了,真的是三少奶奶!一段日子不见,她的肚子更大了。可是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?

    倪俊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,并没有发现以前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那些兄弟。那么也就是说,三少奶奶出门没有带保镖?这怎么可能?三少怎么会放心放三少奶奶一个人出门?

    车子渐渐近了,倪俊来不及思考太多,厉声喝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‘吱嘎’一声,司机急速刹车,车轮在地上扯开一道明显的轨迹,堪堪停下了。倪俊随即拉开车门,下了车。他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,可是,眼前的孕妇,不是三少奶奶还能是谁?

    能够让他心跳莫名加快的,二十八年来,她是第一个!

    倪俊屏住了呼吸,朝着乐雪薇迈开步子走了过去,脑子里在飞速思索着,该怎么开口跟她说话?问好吗?是不是有点俗气?他一直不觉得话少是个缺点,可是此刻,他真是恨透了自己这张笨拙的嘴。

    乐雪薇浑然未觉有人靠近,还在做着吐纳。

    倪俊一步步走近,看着她嘟着嘴吐气的样子,羞赧的别开了视线。像以往一样,低下了头,缓缓开口,“三少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吐纳的动作停住,疑惑的看向身后,这里怎么会有人这么喊她?是喊她没错吧?转过身一看,懵了。这……这人是谁啊?看着好眼熟啊!

    人们都说人靠衣装,这话还真是不假。改头换面的倪俊站在她面前,她都快不敢认了。

    倪俊以前总是一身黑西服,发型也是一尘不变的板寸,怎么看都是活脱脱的保镖样子。可是现在,黑西服不见了,银灰的色调更适合他的年纪,板寸也长长了,些微挂了些刘海下来。这么一来,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倪、倪俊……哥?”乐雪薇不确定的开口,她是真的不怎么确定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在。”倪俊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应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乐雪薇没忍住,笑喷了,“倪俊哥,还真是你啊!看不出来啊,你这是改朝换代了?不错,很有大少爷的样子……比以前好看多了,就是,还是没表情,你不会笑吗?”

    倪俊被说的脸颊一阵发热,不自在的挠了挠眉心,扯出一丝笑,“是,是吗?属下自己也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乐雪薇大笑不止,“怎么还是属下属下的?你这么称呼自己,你们临章盛家老头子知道吗?盛老爷子未必肯向韩家低头吧?”

    倪俊更不好意思了,“三少奶奶说笑了,那是老头子的事,倪俊永远是三少的下属——对了,三少奶奶,您怎么会在这里?这车子是您的吗?抛锚了?三少呢?没有派人跟着您吗?”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问话,成功的让乐雪薇脸上的笑容尽数褪去。乐雪薇垂下眼,理了理鬓发,轻声说:“我们分开了。”   阅饼兑换码:9uPTPe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