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际遇难料

    秋天的空气,风吹过,微凉。

    倪俊疑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三少奶奶的话是什么意思?‘我们分开了’——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乐雪薇看他这种反应,自嘲的笑了,“呵呵……不相信是不是?我自己也不相信,可是,现在的事实就是,我爸——啊,就是杭泽镐,他下台了,现在还受到经济审查。我和他都太痛苦了,在一起彼此都是折磨,我们已经办理了分居手续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乐雪薇说不下去了,嗓子眼又有点哽咽。

    倪俊本来嘴巴就笨,听到这话,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怎么会这样?他才离开了多久?就已经这样了?杭泽镐是一定会下台,三少是有这样的决心和本事的,只是……三少怎么会同意和三少奶奶办什么分居手续?

    让三少奶奶离开,那不跟割三少的肉一样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啊?看你这个呆样子!”乐雪薇知道倪俊不会说话,可他这个样子,一定是在替他们难过。“哎……你别发呆了。说说你吧?怎么会在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属下……”倪俊只刚说了一个字,就被乐雪薇叫停了。

    “停!你真是够了!你怎么还属下属下的?你再这样,没有的朋友做啊!”乐雪薇板起脸来,一本正经要绝交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这样,紧张的倪俊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。“这……好,我、我……我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乐雪薇咧嘴大笑,轻轻拍了拍倪俊的肩膀,“这不就好行了,你以后也不要叫我三少奶奶了,叫我名字吧?我也直接叫你倪俊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倪俊动了动嘴,生硬的回答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雪薇?你在那儿干嘛?那位是……”乐慈从车窗里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“呀!”乐雪薇一拍脑袋,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这处境,朝母亲挥挥手,“没事,是我一朋友,等会儿啊!让我朋友帮帮忙——”转而看向倪俊,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“倪俊,你现在忙吗?我们的车子抛锚了,司机也修不好,我们都困在这里半天了,你不是什么都会吗?帮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倪俊什么也没想,一口答应了,“是。”这口气,还真是习惯成自然了。二话没说,脱下外套递给乐雪薇,卷起袖子,修理起抛锚的车子来,完全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车子不是什么大问题,对于倪俊来说,只不过是小菜一碟,很快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三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看他又要喊错,赶紧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倪俊匆忙改口,颇不好意思的低声喊了一句:“雪薇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对了。”乐雪薇无害的笑了,转身领着倪俊去介绍给杭泽镐夫妇。

    “这是倪俊,那个……应该见过的啊!”这话是对杭泽镐说的。

    “倪俊,这是我父母——也不用我介绍了。”

    倪俊朝着杭泽镐夫妇弯下腰恭敬的行了礼,嘴巴笨就没说话,坦白说,这个时候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杭泽镐夫妇,杭泽镐刚从总统位上下来,他又不好直接叫‘伯父、伯母’吧?

    杭泽镐微一颔首,对于倪俊他的印象还是蛮深的,知道他是韩承毅的心腹,很有些胆识。不过,这个人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雪薇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我先送你们过去吧!免得路上又出什么问题。”倪俊看了看这情况,心里大概有了底,这架势,像是要搬家一样。杭泽镐既然受到经济审查,这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乐雪薇抬头看向倪俊,“你没有事吗?不忙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先送你们过去,看到你们安定下来,我才能安心。”倪俊实话实说,口袋里手机却在震动,他感觉到了,却刻意忽略了。

    “雪薇,你上我的车,这样宽敞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没有推辞,由倪俊扶着上了他的车,报上了地址,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出发了。

    杭安之找的地方比较安静,环境也很好,房子不算新,但收拾的很干净。倪俊下了车,自动走到车后,将行李一件一件取下来往上搬,“雪薇,是13楼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慢点,一次不用拿这么多。”虽然知道倪俊是比一般男人要强悍,不过看他拎着这么重的箱子就跟拎小鸡一样,也免不了诧异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重。”倪俊轻描淡写的摇摇头,回头看到杭泽镐在搬行李,赶忙出声喝止他,“杭先生!您别动,我来就行了,这也没多少东西,我跑两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放在皮箱上的手,愣是被倪俊这一声吼给吓的松开了,惶恐的看向女儿。

    乐雪薇抿着嘴忍住笑,直到倪俊拎着行李先上去了,才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雪薇啊!他这……怎一段时间不见,感觉像换了个人似的?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他不是韩承毅的人吗?”杭泽镐终于把憋了一路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噢,他现在不在韩家了。临章盛门,听说过吗?倪俊是盛家少爷,几少爷我不知道,反正现在……他当家了。”乐雪薇颇为自豪的介绍朋友,这也算是励志的典范了。

    “临章盛门?”杭泽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“他就是盛世俊?盛家现在的当家?”

    乐雪薇瞪大了眼,这个她倒是不知道。“盛世俊?这是他本来的名字吗?你怎么知道的?应该就是吧,倪俊应该是离家出走之后,跟妈妈姓了,辈分也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还陷在震惊中,“盛世俊——我听说过一些,说是盛家在外面的私生子,盛家那些养在家里的都是废物,倒是这个最后盛老爷子想起他来了,就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吧?”乐雪薇被父亲这震惊的样子搞的不确定了,这有什么啊?倪俊还不就是倪俊?换了个名字,还是木头一块。

    父女俩正说着话,倪俊已经下来了,额上、两鬓上覆了一层薄汗,沉默着继续拎着行李往楼上走,几趟下来,一句话也没有。杭泽镐总结,还真是块木头,闷的可以。

    大宝小宝还睡着,倪俊拉开车门,放轻了动作,把两个小家伙往两边肩膀上一放,抱上了楼。杭泽镐和乐慈面面相觑,这个年轻人,还真是话太少,只知道闷声做事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终于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乐雪薇在厨房里榨果汁,倪俊口袋里的手机在不停的震动,这下子,他不接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少爷,您在哪儿啊?老爷在等着呢!今天要介绍一帮元老给您认识,您怎么还没到?老爷身体不好,又爱发脾气,您可别惹他生气了。”电话那头是急速催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倪俊蹙了眉,答应到:“知道了,我马上过来,再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还等呢?少爷,您就迁就一下老爷吧……”

    倪俊懒得听那头的人废话,果断的切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倪俊,果汁。”一转身,乐雪薇端着刚炸好的果汁走了过来,“是草莓汁。”

    倪俊双手接过,腼腆的一笑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谢什么?该我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倪俊端着杯子一饮而尽,手机又再口袋里震动了,看来是不能不走了。

    “喝的这么快?”乐雪薇讶然。

    倪俊已经把空杯子递到了她手上,“很好喝,我要走了——还有点事。这样,雪薇,你要是有什么事,尽管给我打电话,临章和帝都临市,我接到电话就会立即赶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,你有事快走吧!”乐雪薇答应着,拿起沙发上倪俊的西服外套递给他,这才发现他的衬衣袖子上沾上了机油,想来是刚才修车的时候沾上的。

    “倪俊……”乐雪薇叫住了倪俊,“你要去的场合很正式吧?衬衣脏了,拿一件我爸爸的给你换上吧!”

    说着不等倪俊答应便去了父母的房间,打开行李箱找了一件杭泽镐的衬衣拿出来递给倪俊,“快,换上吧!不是还赶时间吗?衬衣脏了,被人看见不好,会觉得你很没礼貌,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,这些细节都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。”倪俊木木的接过衬衣,心上涌上一股股暖流。

    乐雪薇朝他摆摆手,“那你换,我去房里面整理东西,你换下来的就放在这里,洗干净了,你下次有空再过来取。”说完,便转身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倪俊呆愣了半天,才解开衬衣扣子将脏衬衣换了,乐雪薇却迟迟没有出来。倪俊把换下的衬衣轻轻地放在沙发上,想要进去敲门告别,可是最终,他还是没有勇气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乐雪薇出来的时候,没有看到倪俊,那件沾了机油的衬衣在沙发上放着。她随手拿起来往浴室里走,扔进了篮子里。心想,倪俊走的这么急,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。看来今天是耽误他的时间了,人的境遇真是很难说,谁能想到韩承毅的影子倪俊摇身一变成了盛家的继承人?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8DcQ4F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