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1章 两难

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进了客厅,杭泽镐和乐慈正在房间里。乐慈现在还在做针灸治疗,虽然杭泽镐落魄成这样,但宋国医作为他多年的老朋友,还是每天来给乐慈做治疗。

    “你先坐一会儿,我去拿给你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招呼倪俊坐下,自己则去了房间取衬衣,放在一只干净的纸袋子里装的好好的递到倪俊手上。

    倪俊接过袋子,说了声:“谢谢。”而后,又没有话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乐雪薇掩着嘴忍不住笑,“你现在在别人面前也还是这样吗?多余的话一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。”倪俊实在找不出话来说,尴尬的只好告辞,“那,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抬头看了看时间,差不多大宝小宝一会儿也该睡醒了,于是没有多挽留,“那好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刚送完倪俊,宋国医就从房里出来了,和杭泽镐一起,神色不怎么太好。乐雪薇心里一紧,猜测着难道是母亲的病情有什么反复?不是正在逐步康复吗?

    “宋伯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乐雪薇对宋国医改口改的倒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宋国医慈爱的对着乐雪薇笑笑,“没事,就是你妈妈这个腿,还是会有点不太方便,别看你爸这紧张的样子吓着自己,他就是太疼你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乐雪薇点头笑笑,随口问到,“对了宋伯伯,究竟这是……怎么伤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宋国医讶然,“你不知道吗?十四年前被韩承毅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宋!”杭泽镐紧张的厉声喝断了宋国医,急切的摇头,看向女儿,“雪薇,都是过去的事了,而且,是意外,我和你妈妈都不去想了,你也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心一沉,意外?可这意外背后呢?她虽然没有经历过,但是大致可以想象当年杭韩两家的仇怨究竟是有多深!那个时候的争斗想必是相当惨烈吧!

    宋国医自知失言,也不再多说,忙着整理药箱去了。

    “雪薇……”杭泽镐心疼的看着女儿,不知道该用什么安慰她,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恩怨,为什么要无辜的女儿来承受后果?

    乐雪薇生硬的扯扯嘴角,“我没事,我去房里看看大宝小宝,两个小东西要是醒过来看不到妈妈,又该哭了,在学校没有这毛病,在家里就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……”杭泽镐莫可奈何的叹息,他纵使再怎么疼爱女儿,伤害终究是造成了。

    公寓楼下,韩承毅本来已经准备在这里等上一晚上,不过没有想到,倪俊上去了很短的时间就下来了,手里还拿着只纸袋子,脸上的表情——韩承毅蹙眉,隐隐感觉不妙。

    倪俊跟了他十四年,他是最了解他的,这块木头脸上什么时候露出过这么柔和的表情?

    韩承毅紧握着方向盘,心里的滋味无法形容。他可以坦然的除掉小雪身边那些讨厌的爱慕者,可是倪俊……真的不一样。倪俊是个死心眼,一根筋,说的好听点是单纯,说的直白点,就是缺心眼。

    和自己亲如手足的倪俊,怎么就会喜欢上他的小雪?

    心里烦躁,手里的烟抽的愈发厉害了。看着倪俊的车子开走,韩承毅拧灭烟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楼上他是不能上去的,遇上杭泽镐夫妇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    于是掏出手机来,准备给乐雪薇打电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公寓里杭泽镐送宋国医下楼来。岳父和女婿,或者说仇家,就这么迎头撞上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当即蹙了眉,尴尬的别开视线。杭泽镐勾唇淡笑,“老宋,我就不送了,你自己回去吧!”

    宋国医看了看着一对翁婿,他们的情况他也是知道一点的,他们现在这情况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,外人是没法干预的,很自觉的背着医药箱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?”杭泽镐开门见山的问着韩承毅,不用问也知道,韩承毅绝对是为了女儿来这里的,他一个大忙人,难道会是无聊散步散到这里吗?

    韩承毅回头看向杭泽镐,同样没有拐弯抹角。“你放心,我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,我只想知道小雪好吗?大宝小宝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杭泽镐轻笑,“那你觉得呢?失去了丈夫的女人、失去了父亲的孩子,会好吗?”

    “杭泽镐!”韩承毅牙一咬,下颌角尖锐起来,怒目瞪向杭泽镐,“我欠他们母子的,可是不欠你的!要不是你横在我们中间,小雪会带着大宝小宝离开我吗?我想对她好,比任何人都想!”

    杭泽镐并没有那么激动,年纪和经历已经让他能放下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,韩承毅,我能理解的心情,也能理你的做法,但是,你不可能只接受我的女儿,却在同时做着伤害她父母的事。我这么说,不是要你手下留情还是怎么样。年轻人,你的怨念这么深,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,你现在还敢这么骄傲,是因为你确信小雪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,但是,我要告诉你,世上没有什么是确定的。

    我以前也像你这么自信,但是,你看到了吗?我得到了什么?我的妻子嫁给了乔万东,七年之久!现在亲生女儿还不肯叫我一声爸爸,你确定,要和我一样,后悔终身吗?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的韩承毅彻底僵住,半晌都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杭泽镐叹息着摇摇头,转身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韩承毅却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杭泽镐微微侧过身子,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韩承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递到杭泽镐面前,“你拿着……”

    杭泽镐垂眼瞥了一眼,明白过来那是什么,不免失笑,“韩承毅,你玩什么把戏?一边弄得我接受审查,一边又拿这种东西给我?你当我杭泽镐是乞丐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给你的!”韩承毅懒得跟他废话,反正即使他说了这事不是他做的,杭泽镐也不会相信。他之前已经做了那么多阴损的事,想要让人相信杭泽镐审查这事和他无关,听起来也确实挺不可靠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杭家的事情,和小雪没有关系,如果不是她觉得为难、辛苦,你以为我舍得放她走吗?我再怎么恨你,也不会不顾自己的老婆孩子!”

    言尽于此,太多的话,他就不想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拿着,你的财产被冻结,已经没有多少钱,可是小雪和大宝小宝还需要生活。我和她虽然分居了,可是,只要没有正式离婚,我就还有养他们的责任。”韩承毅把卡又往杭泽镐面前递了递。

    杭泽镐微蹙了眉,眼底有些波动,“那你还是亲自交给她,要不要收,她自己决定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杭泽镐!”韩承毅急了,说实话,他心里对于小雪会不会接受一点把握也没有,倒不如让杭泽镐收下更有把握,“别叫她!她性子那么倔,不一定会收,你自己的女儿,你自己不了解吗?”

    小雪要是但凡自私一点,他们之间就不会成了今天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是一定会收了?”杭泽镐轻笑。

    韩承毅笃定的点点头,“你会收的,你夫人需要治疗,而且你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女儿和外孙受苦,它可以让你们生活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静默了,心底说不上来什么感想。眼前这个人,如果不是姓韩,该是个多好的女婿?

    “收下吧!”

    在韩承毅的催促下,杭泽镐迟疑着接过那张卡,握在掌心里,觉得掌心里一阵滚烫。

    韩承毅松了口气,朝着杭泽镐微微颔首,“韩某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杭泽镐握着卡,叫住他。“你……你不上去看看她?还有,这件事,我要不要告诉她?”

    韩承毅眸光一闪,明明是渴望的,却不敢。他清楚的记得,小雪对他说的话——她好累,夹在他和父母之间好辛苦……终究还是摇了摇头,“不用了,这件事也不要告诉她。”只要她好好的,他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看着韩承毅转身离去的背影,杭泽镐把那张卡放进了口袋里,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公寓里,大宝小宝刚醒过来,正在闹腾,乐雪薇很有耐心的在哄着。“乖乖,宝贝听话,快把衣服穿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穿!”

    乐雪薇正在给小宝穿,便对大宝说,“大宝是哥哥,自己不是会穿了吗?自己穿啊!”

    “哇哇……”大宝刚起来,起床气重的很,怎么都不肯,一定要妈妈穿。乐雪薇没办法,只好又去哄大宝,“好了好了,不哭啊,妈妈不是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杭泽镐便在这混乱中走了过去,抱起小宝,默不作声的替小家伙穿戴。

    “宋伯伯回去了?你怎么送他送了那么久?”乐雪薇没察觉到杭泽镐的异常,随口问着。

    “哦,说了会儿话。”杭泽镐犹豫着该不该把韩承毅来过的事情告诉她,话到嘴边,却又咽了下去,算了,还是不要说了,韩承毅没有放下仇恨的意思,说了也只能让女儿伤心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