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 大哥哥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帝都酒店门口,郝惜音正伸长了脖子等着韩承毅。不时抬起左腕来看时间,很是焦急。三少下午没打声招呼就离开了公司,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,手机还联系不上,晚宴马上要开始了,东郊maLL第一期庆祝活动,他可不能缺席。

    韩承毅把车子开到车库,准备从内部电梯上去。走到电梯口,那里却有点骚乱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有邀请卡的,你以为我没有吗?哎呀,我说了你怎么不信?我是赵司长的女儿啊!”

    一袭礼服的赵梓彤正在费力的同守在电梯口的保安解释,五官很生动,“我……我是忘了带邀请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赵小姐,对不起,您不能从这里上去。”保安是个年轻的面孔,态度很强硬。

    赵梓彤气结,没好气的瞪了保安一眼,“真是较真,我还能骗你吗?算了,我去大门口,让我爸出来接我!”她不过是晚来了点,邀请卡在父亲身上,她是知道这里有内部电梯的,就想图个方便,哪知道碰上这么个较真的?

    韩承毅事不关己的往前走,却赵梓彤转过了身来,闯进他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?”赵梓彤一转身,看到韩承毅,立即笑了,“太好了,在这里遇到你,那我就不用那么麻烦了。你也是来参加今天的晚宴的对不对?我的邀请卡在我爸身上,你们这个保安太认真了,我看着特别像可怖分子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微蹙了眉,听赵梓彤叽里呱啦的说了半天,都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?”赵梓彤安静下来,疑惑的看着韩承毅。

    韩承毅好容易想起来了,是文化司赵司长的女儿。有一段时间没见了,对她的印象又淡了,刚才竟然没认出来。轻点了下颌,沉声说到:“那跟我一起上去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啊!谢谢承毅哥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,请。”

    保安替韩承毅开了电梯,韩承毅跨步走了进去,赵梓彤捏着手包雀跃的跟着走了进去,还不忘冲着保安做了个鬼脸。韩承毅冷眼看着这一幕,倏地的皱了眉——以前没发现,这个丫头,有些地方真的有点像小雪。

    比如刚才那一蹙眉、吐舌头的娇俏样子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韩承毅不由勾了唇,眉宇间松懈了不少。

    电梯一直到达宴厅,韩承毅一直保持沉默,只有赵梓彤在没话找话说。“承毅哥?你一个人来的啊?你太太呢?你们婚礼的时候,没有宴请,我只在报纸上看到了婚讯,怎么她今天没有跟你一起来?我听说,你太太是这个项目的总设计师啊!

    哇,没想到,你太太不但人长的漂亮,还这么有才华,不像我……除了玩儿,什么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没有搭话的意思,出了电梯便径直往前走,把赵梓彤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赵梓彤暗自嘀咕着,“嘁!还是这么一副不理人的样子!”反正她对他这副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,从回来后第一次见面开始,他就没给过他好脸色。不过这种男人,更让人觉得有魅力。

    心里只装着自己妻子的男人,在现在这个社会是多么珍贵的稀有品种啊!

    赵梓彤拎着裙摆小跑着跟上韩承毅,“哎……承毅哥,你慢点,等等我!”

    宴厅到了,韩承毅不胜其扰,蓦地的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想要叫赵梓彤不要再跟着了。没料到赵梓彤一路跑着,韩承毅这么突然的停下来,她脚下没刹住,生生撞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赵梓彤一头栽在韩承毅胸膛上,鼻子都撞疼了。

    “啧!”韩承毅不耐的咂嘴,抬手扶住赵梓彤,拉开两人的距离,“已经到了,你可以自己进去了,我还有事,不能陪你,你有什么需要这里的侍应生会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便毫不留念的松开了赵梓彤。

    郝惜音远远的看见韩承毅进来了,慌忙迎上来,“三少,您来了,休息室里,几位老总都等着您,离晚宴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您先见见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承毅点点头,带着郝惜音走远了。

    赵梓彤痴痴看着他的背影,眼底的留念未曾减过半分。小的时候,记得他不是这么不爱说话的,是个很温暖的大哥哥,怎么这么些年没见,就变成这样了?不过,还是好迷人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”赵梓彤敲了敲脑袋,拍拍自己发烫的脸颊,告诫自己,“人家都把话说的那么明白了,况且人家连老婆孩子都有了,赵梓彤,少犯花痴!”

    晃了晃脑袋,赵梓彤拎着裙摆进了宴厅。

    “梓彤!”

    宴厅里,相熟的朋友朝着赵梓彤招招手,赵梓彤欢快的回应了,扎到了朋友堆里。

    “刚才看什么呢?看你眼睛都发直了。”朋友推了推赵梓彤,戏谑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赵梓彤坦荡承认,“没看什么啊!韩承毅,你们不认识吗?我刚才是和他一起上来的,他和小时候真不太像,以前明明很温暖的一个人,现在成了这样,我都要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嘁!”朋友冷笑,“不是你的记忆出了问题,他啊,是心理受创,少年当家才会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意思?”赵梓彤回国没有多久,对于一些事,还真是不怎么了解。

    朋友拉着她,极为八卦的窃窃私语,“你是在国外呆久了。不知道吗?韩家当年那么惨,是被杭家害的,韩承毅憋着一口气,终于把杭家给揪出来了,杭家怎么倒的?那就是韩承毅扳倒的。一个人,心里一直有这么一个大仇,能不变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梓彤大惊,她是真不知道,她很小就出国了,对韩承毅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十几岁时。怎么在她走了之后,韩家发生了很大的变故吗?

    “嘴巴别张这么大,还有更劲爆的呢!”朋友往赵梓彤嘴里塞了块水果,继续说到,“听说了吗?他那个新婚不久的妻子,真正的身份,是杭家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梓彤非常没出息的把嘴巴张的更大了!

    朋友鄙夷的瞥了她一眼,嗤笑道:“靠之,你是不是活在帝都啊?这事报纸上虽然没登,可是早都传开了,算不了什么秘密了,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,赵梓彤,你都一把年纪了,能不活的像个白雪公主一样嘛!”

    “呀呀呀!”赵梓彤陷在震惊里,还没缓过劲来。脑袋摇的像拨浪鼓,“让我好好消化消化,吓死宝宝了!”

    刚缓过劲来,赵梓彤又开始嚷嚷了,一把拉住朋友,眼珠子瞪得浑圆,“那……那韩承毅现在怎么办?他和他太太成了这种关系,那他们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朋友贼兮兮的靠在她耳边,低声说,“这个消息不知道确切不确切,毕竟也没有人去长夏亲眼验证过——据说啊,他和他太太正式分居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梓彤又是一声大叫,这怎么可能呢?韩承毅的太太,她是见过一次的,韩承毅对那个女孩,分明就是至死也不会放手的样子啊!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能?不分手怎么办?是你,你能对着仇人的女儿,还是能对着仇人的儿子耳边死磨、相近如宾?所以说,还是有缘无分!”

    赵梓彤这下是彻底不在状态了,今天听到的消息太劲爆了,将她的心绪搅得七零八落。原来,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哥哥,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?他现在还和妻子分居了?

    “赵梓彤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梓彤非常没出息的心猿意马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朋友拉了她一把,“快走吧!他们都过来了,别老八卦这些,走!”

    “噢!”赵梓彤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,被朋友拉着往人群里走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视线却不自觉的寻找着韩承毅的身影,他现在在忙什么呢?刚才看他脸色就不太好,原来是因为和太太出了问题,哎,刚才就不该那么聒噪的,他该多嫌弃她烦啊!赵梓彤你是猪吗?

    一抬头,韩承毅正站在二楼,手里捏着高脚杯,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,和身边的商贾交谈着。

    赵梓彤停下脚步,就这么仰头看着他。眼前这个形象,和小时候那个大哥哥的形象竟然奇迹般的贴合了。韩承毅垂下眼帘,无意间看到楼下赵梓彤正看着他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在看他吗?

    不过,她这发呆的样子,真是像极了某人。韩承毅心头一惊,怎么会觉得赵梓彤像小雪?是因为太想念小雪的缘故吗?竟然会产生这种错觉。韩承毅举起手里的杯子,朝赵梓彤扬了扬,薄唇轻抿。

    赵梓彤眼前一亮,以为是幻觉,刚才他是对她笑了吗?哎呀,她怎么像个呆子一样站着不动?等她再抬起手来回应,韩承毅却已经转过身子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呼!赵梓彤你真是猪啊!”赵梓彤懊恼的一跺脚,仰起脖子一杯香槟倒进了肚子里,呛住了喉咙,一直咳个不停,心跳也因此而急速加剧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