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4章 熟悉的外套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大早的,杭泽镐带着乐慈下去散步,乐雪薇还没睡醒,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乐雪薇扯过枕头盖住脸,含糊的接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在睡觉呢?现在是越来越贪睡了啊!”电话那头是阮丹宁戏谑的声音,清亮的冲破了乐雪薇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睡意一下子消散了,利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这个声音,不是阮丹宁吗?她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?“丹丹啊,有事吗?这个时间,你不应该在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辞了!”阮丹宁甩下两个字,成功的轰炸了乐雪薇的脑子。

    “啊?辞了?”乐雪薇不解,“怎么就辞了呢?不是做的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?朝九晚五,还有人管东管西的,烦死了!”阮丹宁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耐烦,咂嘴到,“啧……先不说这些了,先告诉我,你现在在哪儿呢?你和韩承毅闹掰了,现在在哪儿落脚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老城区借来的房子里。”乐雪薇还没明白过来阮丹宁的意思,说的很含糊。

    阮丹宁怒了,吼道:“靠之,你一次性把话说完会怀孕吗?啊不对,你已经怀孕了!那什么,赶快把详细地址发到我手机上,你总不能让我来帝都还住酒店吧?不管你现在住在哪个贫民窟,让我先过去将就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雪薇是彻底迷糊了,瞪大了双眼,这才反应过来,“丹丹,你现在在帝都吗?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事先也没有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问题真多,先把地址发过来,我都要累瘫了!”阮丹宁性子火爆,不耐烦在电话里详细说。乐雪薇只好挂了电话,把地址发了过去,在家里等着她过来,好详细问清楚。

    结果,阮丹宁人还没到,她父母的电话就先到了。

    “喂,是,叔叔阿姨……是,丹丹马上就来我这里……是是,啊……这样啊,我知道了,我会好好劝她的。”乐雪薇着急忙慌的接了电话,惊愕万分。

    摇头直感叹,她这个闺蜜啊,不作出点惊天动地事情来,真是对不起她这风风火火的性子。逃婚?靠之……这么戏剧化的行为她都做的出来?

    门铃摁响,乐雪薇一脸戏谑的走过去开门,阮丹宁提着一只硕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口,一身休闲衣裤,脑袋上还扣着顶滑板帽,勾起一侧唇角笑的样子,痞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落跑新娘?”

    乐雪薇让开身子,让阮丹宁进来。

    阮丹宁领着箱子,低吼一声:“靠之……老头、老太太这么快就把电话打到你这儿来了?也是,跟你关系太近了,也不好,麻烦!我是不是得另外找个地方躲?”

    “行,慢走不送。”乐雪薇一抬手,指了指门外,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啊!你好狠的心啊!”阮丹宁哭丧着脸,扑倒乐雪薇身上,“人家千里迢迢、追你追到帝都,好容易才见到你一面,还有很多话没对你说,你就这样赶人家走嘛?亲爱的!”

    乐雪薇抽抽嘴角,一阵恶寒,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逃婚了,不想跟不喜欢的人结婚、生娃娃,所以,现在我不能回家,只能在你这里赖着你!”阮丹宁恢复正常,长腿搭在地面上,满不在乎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雪薇无奈的摇摇头,叹息到,“你啊,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死鬼,爱死你了!”阮丹宁脸色一转,嬉皮笑脸的拎着箱子走了进来,“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乐雪薇指指自己卧室的门,阮丹宁很自觉的拖着皮箱往里面走,进了卧室,把皮箱往地上一扔,叹息到:“哎……累死我了!离家出走这种事情,真是劳民伤财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走过去,在床沿上坐下,开始盘问她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是自己坦白,还是我严刑逼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!”阮丹宁装傻,拉开皮箱整理行李,“我不是都招了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说话,只是盯着她看。没一会儿,阮丹宁就被看的心虚了,举手投降,“好好好,我说。我就是忘记不了那个人,我很认真、很努力的和现在这个对象交往了,那实在是不行,一想到以后要和他躺在一起我就浑身发怵,你说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哎!”乐雪薇抱着胳膊,半眯起眼,咂嘴,“啧,到底勾住你魂的,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阮丹宁的眼神蓦地暗了下来,托着下颌,好半天才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乐雪薇失笑,“你这是考验我的智商吗?不知道你还对他念念不忘?看来你是不会老实招了,要严刑逼供吗?”

    “哎,别啊!”阮丹宁往后退,大笑道,“你别闹,我是真不知道。我要是知道现在能这么惨吗?以我的性格,早自己扑上去了,还会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乐雪薇想了想,这话倒是不假。丹丹的性格和她不一样,丹丹是那种特别直接的人,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自己争取,哪怕是抢的头破血流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不说我了,先说说你,你和韩承毅打算就这么着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借机转移了话题,她这个闺蜜啊,真是让人为其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和你一样,我也不知道。”乐雪薇耸耸肩,故作轻松的样子,“你要是你能怎么做?扔下两个家里两个老的,心安理得的和他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一听,得了,又是忧伤的话题,这回闺蜜这问题,还真是不好解决的。一挑眉,还是不问了,“行了,不说了,我好累,先去洗个澡,先每每的睡上一觉。”

    从笨重的行李箱翻出换洗的衣服来,阮丹宁转身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乐雪薇所幸没有什么事可做,便替她整理起行李来,行动不方便,就一点一点慢慢来。阮丹宁这个人,收拾出来的行李也和她的性子一样,拥挤、杂乱。

    “哎,真是,一点都没变。”乐雪薇笑着摇头,翻着行李,手却顿在了一件包装的很整齐的外套上。这件外套,她看过很多次了,当然眼熟的很,大学四年,它一直挂在阮丹宁的衣柜里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个时候只是单纯的挂着,而现在,却用密封袋包装袋保存的这么好?!

    “这丫头,魔怔了!”乐雪薇取出那件衣服,拿在手里细细的看。

    一件很普通的男士西装,而且样式很老了,是很多年前的年轻男子会穿的款式,料子也看不出来有多特别。要想从这件衣服上看出任何蛛丝马迹,还真是需要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啊?”

    阮丹宁洗了澡出来,擦着头发,见乐雪薇拿着那件外套发呆,苦涩一笑,“有这么好看吗?我都看了它这么多年了,愣是没有看出来它的主人会长成什么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狐疑的瞪向阮丹宁,她这话可不像是开玩笑。“丹丹,你这……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你别告诉我,你连人家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就对人家芳心暗许了这么多年!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阮丹宁梗着脖子,不自在的咳了两声,脸都红了,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雪薇往床上一坐,受惊了,“丹丹,你……你让我说你什么好?你还有这么纯情的时候?你没事学人家玩什么暗恋啊!暗恋就算了,你还能连人家的样子都不知道!阮丹宁,拜托你以后不要说我傻,我要是傻子,你就是白痴!”

    阮丹宁瘪瘪嘴,小心翼翼把密封好的衣服放进衣柜里,那珍视的样子真是让乐雪薇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陪我躺一会儿吧!”阮丹宁笑着拉着乐雪薇在床上躺下,“我时差没调过来,累,但是睡不着,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,我听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陪她躺下,阮丹宁一手扣着乐雪薇的,舒了口气,“逃婚这事吧!我是做的不对,不过……我是真的忘不了那个人。”阮丹宁翻了个身,面对着乐雪薇。

    “哎,你第一次是跟韩承毅是不是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头黑线,怎么话题换的这么快?“咳咳,你不是知道吗?还问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阮丹宁的目的当然不是这个,她笑着陷入了回忆,“疼吧?我知道,是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蓦地看向阮丹宁,这——信息量太大,她要好好消化一下。吞了吞口水,她不确定的问着,“那什么,你不是要告诉我,你跟他都那个了,你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!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嗯。”阮丹宁托着腮帮子,一脸无辜样。

    乐雪薇捂住胸口,简直要气绝,“救命啊!我不认识你,我真的不认识你……你千万不要跟人说我们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手上一紧,是阮丹宁紧紧握住了她,并且靠了过来,靠在她怀里,乐雪薇心头一凛,收起了玩笑的心,只听阮丹宁闷闷的说,“他那个时候跟我说,不要忘记他,他会回来找我的。我看不见他的样子,可是,他的声音很认真……不是骗我的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心疼的揉揉闺蜜的脑袋,傻丫头,都这么多年了,人家连个面都没露过,你就是被骗了啊!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aNhL39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