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处处夹心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周末这天,杭安之忙完了一阵,抽出空来去了一趟老城区。

    到的时间正是午休时间,家里人都在休息,杭安之手里有备用钥匙,怕吵醒家里人,就自己开了门。客厅里安安静静的,果不其然,都在休息。杭安之脱下外套,走向洗手间。

    洗手间的门没关,他一推开门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掀开马桶,杭少爷开始解决个人生理需要。

    而在一帘之隔的浴缸里,泡澡泡的正舒服、昏昏欲睡的阮丹宁听到耳边一阵水声,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理所当然的以为是乐雪薇,便说到,“起来了?睡饱了吗?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听这声音,吓的整个人都绷住了——这是个什么情况?谁啊?听着不像是雪薇啊!怎么会有个女人在这里面?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多想,堪堪把自己的形象整理好,浴帘就被拉开了。阮丹宁看都没看杭安之,就转过了身来,背对着他,命令道:“你坐着,给我擦擦背,不用太用劲,别累着你,我自己够不着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两眼发直,脸色都变了。这青天白日的,居然目睹了这么一副美女洗浴图,算是怎么回事?该不是白日做梦吧?靠之,杭安之,你是饥渴了多久?出现幻觉了?太禽兽了吧?

    “干嘛呢!帮我擦擦背,不会伤着你肚子里的‘宝贝公主’!死鬼,快点!”

    杭安之这次听清楚了,不是白日做梦,这个女孩口中说的死鬼,显然是指的他的妹妹雪薇。那那那……她是谁啊?为什么凭空冒出来,在这里泡哪门子的澡?!

    身后半天没有动静,阮丹宁察觉出不对劲了,转了个身,带动身下的水‘哗啦’一声响。而后,阮丹宁和杭安之四目相视,一瞬间,两人都愣住了,瞪大了双眼直视着对方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还是阮丹宁先反应过来,但是,她显然是吓傻了,居然还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抓起搓澡巾扔在杭安之脸上,大骂到:“啊……流氓啊!下流!臭流氓!滚啊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先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‘大方’的给自己看了个光光,而后就被泼了一身泡沫水,这还不算,被人骂‘臭流氓’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事实证明,阮姑娘的人生实在是太彪悍了!阮丹宁一脚跨出了浴缸,一把扯过头上的毛巾,劈头盖脸的超着杭安之砸过去,然后,左右看着,凡是能拿上手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往杭安之身上砸!

    边砸边骂,“靠之!臭流氓,你还不滚?还看?!”

    “喂!”杭安之赶紧闭上眼,心想这姑娘脑子没病吧?正常情况下,女孩子是不是应该尖叫之后,迅速把自己遮挡起来?这位倒好,就这么和‘臭流氓’搏斗起来了?

    “行了啊!住手!”杭安之闭着眼低吼,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“哈?你还这么横?”阮丹宁打的顺手了,随手捞过一旁的一瓶乐慈用的按摩油扬起来、落下去,狠狠砸在杭安之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杭安之痛苦的大叫,暴躁的跳脚,吼道,“够了!你再不停手,我特么揍你了啊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还敢这么横?今天我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杭安之捂住脑袋,只有挨打的份,阮丹宁完全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这时候,浴室的门被推开了,被这里的动静吵醒的乐雪薇扶着肚子走了进来,看到他们这样子,张大了嘴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天哪,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?丹丹这是要把杭安之给强了吗?

    只见杭安之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,阮丹宁就那么……哎哟,把一个大男人给摁着,这画面怎么看怎么邪恶!

    “哥,你没事吧?”乐雪薇走过去,又不敢靠的太近,想要拉开阮丹宁,“丹丹,你干什么呢?一个女孩子家家的!”

    阮丹宁打的正欢,气都喘了,“噢,没看见吗?揍臭流氓呢!不知道他从哪儿钻进来的,居然偷看姑奶奶我洗澡!不过,不怎么经打……等等!”说到这里,她突然顿住了,抬头看向乐雪薇。

    一脸不可思议,指指地上闭着眼的杭安之,憨笑着:“你刚刚叫他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雪薇无奈的摇头叹息,重复了一遍,“哥,你没事吧?快起来吧!丹丹你别在这里站着,不丢人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顿了两秒,‘礼义廉耻’这种东西终于钻回了阮丹宁脑子里,阮丹宁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一样,迅速跳进浴缸里,将浴帘一拉,放声尖叫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乐雪薇忍住笑,伸手去扶杭安之,“哥,没事了,丹丹不在了,快跟我出来,看看你这一身狼狈的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在客厅坐下,乐雪薇拿出医药箱来,替他处理脸上的伤,忍着笑调侃,“哥,你也是,这么高的个子白长的啊!也能被丹丹打成这样?看看,皮都破了,还肿了这么大的包。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一说杭安之就来气,“这怪我吗?我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,我就揍死她算了!什么玩意,明明是她自己从浴缸里跑出来的,搞的好像是我拖她出来的!你怎么有这种朋友?这么二?脑子不好使吧?年纪跟你一般大?哟,都这把年纪了,还跟青春期少女一样,装纯吧?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边气咻咻的骂,乐雪薇一边朝他挤眼睛,示意他不要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?你老挤眼睛干嘛?”杭安之还没骂够,真是倒了霉了,长这么大,还没被谁这么打过。

    “哥!”乐雪薇真是要被他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阮丹宁穿好衣服,正从浴室里出来,把杭安之的话是听的清清楚楚,那一嘴细牙咬的,嘎吱作响,恨不能一口把杭安之的脖子给咬断的架势。脖子一甩,颈椎都在响!

    “哥,你少说两句啊!”乐雪薇压低了声音告诫杭安之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阮丹宁哼着鼻子走了过来,往杭安之对面一坐,看着他那张满是淤青的脸,心情顿时好了不少,“哟,雪薇的哥哥哈?我听说过你,杭安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杭安之脸色铁青,在他生长的环境里,女孩子都是名门淑女,哪见过阮丹宁这样粗鲁的?他正要发作,却被乐雪薇拉住了,“哥……你让着女孩子点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调节一下两人的关系,没想到两人都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阮丹宁一拧眉,先开口了,“什么叫让他让着我?本来就是他不占理,那谁,雪薇的大哥,你不用让着我啊!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杭安之气结,看向乐雪薇,压低了嗓音说,“你哪儿来的这么不像女孩子的闺蜜?你确定她是个女的吧!我怎么那么想揍她?!”

    “靠之,你还想揍我?你没事偷看女孩子洗澡还对了?”阮丹宁此刻脸上一点羞涩都没有,全身汗毛竖起,像只斗鸡。

    “谁偷看你洗澡?你全身上下平的跟一块板一样,我要偷看会找你吗?前后都一样!”杭安之昂起脖子反击,和他平日里那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形象相去甚远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说谁前后一样?!还敢说没偷看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完了是吧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头黑线,这两人命里相冲吗?怎么一见面就这么热闹,而且还大有停不下来的趋势?他们这里吵吵嚷嚷的,把大宝小宝都吵醒了,两个小家伙揉着眼睛,推门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舅舅,丹丹,你们在吵什么啊!”

    大宝拉着小宝站在门口,两个小家伙一出来,终于成功制止了这场硝烟弥漫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舅舅,大宝小宝要嘘嘘。”大宝小宝对着杭安之,捂着小肚子。

    杭安之眸光柔和起来,抱起两个小家伙去了洗手间,“走了,舅舅带大宝小宝嘘嘘!”

    乐雪薇这才松了口气,瞪向阮丹宁,“你干什么呢?平时没觉得你脾气这么大啊?跟我哥有仇啊!我哥平时挺温和的公子哥一枚,是你不对啊!他不是偷看女孩洗澡的人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,吐吐舌头,陪笑道:“嘿嘿,下手有点重哈!我那不是吓着了吗?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这样,他是我哥,你不要跟他对着来,我最讨厌夹在中间的感觉了,我当夹心当得还不够辛苦吗?”乐雪薇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,还真是无心的一句话戳中了痛处。

    在乔万东和亲生父母之间,她是夹心。

    在韩承毅和亲生父母之间,她还是夹心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在闺蜜和大哥之间,她又要成为夹心!

    “知道了、知道了,我保证不跟他呛了,还不行吗?”感受到她低落的情绪,阮丹宁不好意思的挽住她的胳膊,保证到,“亲爱的,我会很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杭安之带着大宝小宝出来了,阮丹宁立即表现给乐雪薇看,咧着嘴朝着杭安之,用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说到,“安之大哥,你药擦完了没有?我帮你擦药吧!”

    杭安之受惊,惊诧的看向乐雪薇,觉得自己要内伤了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