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4章 腹痛

    “哈啊……出来了啊!看你还跑!”赵梓彤不管不顾,拔腿继续追。

    “梓彤!”韩承毅傻了眼,这丫头怎么连这股莫名其妙的韧劲都那么像小雪?一个女孩子被人抢了钱包不知道害怕,还追着人跑?不能放着不管,韩承毅只好疾步追上,一路跑出去很远,一直到了‘民俗村’的尽头,放眼望去是一片开阔的田地。

    “梓彤,算了,多少钱?!”

    韩承毅伸手去拉赵梓彤,只是一个钱包,卡之类的对方又不能动,现金能有多少?为这点小事伤神真是不值当。

    赵梓彤气喘吁吁的抬头看韩承毅,也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,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对不起啊,还以为能追上的,其实里面也没多少钱——那走吧!蜜饯丢了,赶回去,还能再买一点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这就准备往回走,岂料原本空旷的田地里却涌上来一群人,朝着他们冲过来,将两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赵梓彤此刻感觉出事情不妙了,她这是惹上当地地痞了。“承毅哥……”她害怕的往韩承毅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韩承毅把她护在身后,看着那些人,对方人并不多,粗略估计一下,要放倒他们并不是难事,但是,他们都是当地居民,并不是可以随便对付的,最好还是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,有什么问题吗?”韩承毅蹙眉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当地人非常不满的看了看赵梓彤,其中一个横道,“她不是追我追的不放手吗?臭丫头,借你几个钱而已,你这么咬住不放,是想找不痛快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微蹙了眉,这话不成道理,但是要跟当地人讲道理?恐怕行不通。有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    “几位,钱包你们也抢了,现在我们也不要了,可以让我们走吗?”韩承毅不想在这几个地痞身上浪费时间、浪费精力。小雪还在等着他买完蜜饯,回去给她电话。

    “哼!知道这是哪儿吗?是你们想走就能走的吗?”对方横起来,那就是摆明了要找茬了。手里操起了家伙,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。”赵梓彤此刻害怕的不行,后悔的要死,为了只钱包追什么追嘛!

    韩承毅拍拍赵梓彤,摇摇头:“没事,他们几个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既然躲不过,那就只有硬着来了,他们几个,要撂倒还不能伤着,韩承毅估算了一下,还是有这样的把握的。

    “梓彤,一会儿我们打起来,你马上就跑,不要回头,知道了吗?”韩承毅低头在赵梓彤耳边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梓彤呆愣着,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韩承毅推开了,“快跑!我没事,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赵梓彤被一把推开,条件反射的大踏步往前跑,只听见后面迅速响起的打斗声,还有男子低沉的闷哼声。赵梓彤吓坏了,两眼一直盯着前面不停的跑,停也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啊……”实在是跑不动了,赵梓彤扶着膝盖停了下来,脑子里的思维慢慢归了位。猛的一拍脑袋,怎么真的就跑了呢?怎么可以把承毅哥一个人扔在那里?

    这么想着,赵梓彤一转身,又往回跑。

    月光下,韩承毅的西服外套已经脱下,随意扔在一旁的地上,雪白的衬衣越发衬得他身形挺拔如松。韩承毅一个人对付这些人不是问题,只是当地人是不能得罪的,他也不想闹出什么事来,所以才会显得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赵梓彤到的时候,刚好看到一个地痞扬起棍子朝着韩承毅挥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梓彤大叫,随手拿起一旁不知道是铁锹还是锄头的工具,朝着那人先下手为强的砸了下去,‘咣当’一声响,地痞手中的棍子落在了地上,捂住脑袋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突然一下子,一切打斗与喧嚣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赵梓彤更是已经懵了,呆若木鸡的盯着韩承毅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韩承毅闭了闭眼,无奈的朝她摇摇头——丫头这下是闯祸了,他费那么大工夫,也全白费了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”

    那帮地痞再次吵闹起来,扶起同伴,将韩承毅和赵梓彤围住,推搡着往前走,凶狠的放话,“你们两个,今天一个也别想跑!臭丫头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赵梓彤吓得一把抱住韩承毅,韩承毅此刻就是有一身本事,也没法施展了。“让你跑,你怎么还跑回来了?傻不傻啊!这些人是好得罪的吗?你这次真是闯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承毅哥!我不是不放心你吗?”赵梓彤抬头看向韩承毅,眼泪都掉下来了。“现在怎么办?他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韩承毅头疼,当地地痞的行为,他哪里能控制住?“别害怕,一会儿都听我的,不要再跟他们拧着来,能用钱解决就最好了。这些地痞,抢你钱包也无非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赵梓彤紧抱住韩承毅不放,她是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低头看着怀里的人,想伸手把她拉开,可是,赵梓彤那么一副胆战心惊吓坏了的模样,又让他着实不忍,算了,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大事,小雪不会怪他的。

    正在韩承毅为了赵梓彤这件事忙的焦头烂额,和地痞们交涉之际,帝都那边却出了事。

    乐雪薇接到母亲乐慈的电话,感觉就像做梦一样。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这怎么可能呢?不可能的!承毅已经答应我了,不会再为难杭家了。”

    乐慈在电话里哭诉着,“小雪,妈知道这很为难你,可是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忙了,你爸爸已经被带走了,说是审查中发现了很多问题。妈还能骗你吗?小雪,韩承毅会不会一边哄着你,一边又对你爸爸下手?他这一招,也不是第一次用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,我知道了……”乐雪薇失神的挂了电话,还不能相信刚才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匆忙回了房,打开电脑一看,果不其然,杭泽镐被扣押的消息已经遍布了媒体!乐雪薇心一沉,捂住眼睛不敢面对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承毅不是已经说了到此为止吗?他为了她,都已经放弃了,不会再继续了。

    那么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?乐雪薇有足够的理由相信,如果韩承毅要放过一个人,就像他要害一个人一样,都是言出必行的。

    不行,她得马上打电话给韩承毅,要问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。掏出手机来,拨通了韩承毅的电话。而这个时候,韩承毅的手机正被那一帮地痞给扣着,等着郝惜音拿钱过来领人,韩承毅怎么接的到?

    连续打了几通,都是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乐雪薇慌了神,可是她又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继续打。但再打过去,已经提示关机,打不通了!乐雪薇往床上一倒,越想越害怕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真的像母亲说的那样,韩承毅打的是既要她又还不肯放过杭家的主意吗?所以才在这出事的档口,不接她的电话?可这不对啊,他明明亲口答应她的,这几天他们那么好。好到她以为即使有上辈的仇怨在,他们也还是可以好好在一起。

    联系不上韩承毅,乐雪薇着急却没有办法。自从接了电话之后,就在房间里来回徘徊,希望韩承毅看到未接来电之后给自己回过来。突然间,她的肚子一阵剧烈的收缩痛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雪薇捂住肚子,脸色大变。怎么会突然这么痛?

    疼痛一阵阵,而且有越来越加强的趋势。乐雪薇躺了一会儿不见好转,害怕了。这个时间,父亲和大宝小宝都不在家,阮丹宁也去面试找工作了,现在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肚子突然这么疼,可怎么办?先打个电话给丹丹吧!

    正是焦急之际,手机响了。乐雪薇一喜,以为是韩承毅回过来了,拿起来一看,却不是,难免失望。“喂,倪俊……”

    倪俊是看到有关杭泽镐的新闻,特意打过来问问情况的,他都什么话还没问,就听出来乐雪薇声音不对劲了,“雪薇?你怎么了?声音怎么这样?哪儿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倪俊,我……肚子……好疼!”乐雪薇紧握住手机,手都在抖。

    “什么?家里人呢?家里没有人吗?得马上去医院啊!”倪俊一听就急了,雪薇的月份很大了,可是还不到生产的时候,怎么这个时候突然肚子疼起来了?

    “家里没有人,都不在家……”乐雪薇的声音渐渐也支撑不住了,变得虚弱起来。

    倪俊沉稳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,“别怕,你好好的躺着,我现在给医院打电话,让人过去接你,我马上就过来,千万不要怕,不会有事的啊!”

    听着倪俊的话,乐雪薇觉得安定了很多,尽管肚子还是很疼,却不是那么害怕了。她慢慢支撑着走到楼下,去把大门打开,一会儿医院的人就要来了,简单收拾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给乔万东和阮丹宁打了电话,让他们不要担心,大宝小宝也要安顿好才行,做完这些,院门被推开了,倪俊和医院的人,是一起到的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