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5章 生产与纹身

    乐雪薇被紧急送往医院,事发突然,因为杭泽镐的事情受了刺激,又加上韩承毅迟迟联系不上,心里压力太大,突发强烈宫缩。

    医生从急诊室里出来,拿着病历问,“谁是产妇的家属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急诊室外,现在只有倪俊在,乔万东年纪大了,大宝小宝也要人照顾,阮丹宁没让他们来,她则正在赶来的路上。倪俊走上前去,紧张的问医生,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医生瞥了倪俊一眼,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,口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照顾的?现在宫缩很强烈,但是产妇的状态不太好,恐怕不能顺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倪俊一听懵了,要生吗?这不是还没有到月份吗?“医生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,你是说,现在要把孩子生下来吗?”

    医生用责怪的口吻说到:“现在不生下来怎么办?宫缩的这么厉害,如果不生下来,孩子在母体内会缺氧,而且这对母体也会有影响,只能选择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倪俊怅然的点点头。“那您刚才说不能顺产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把病历打开来递到倪俊跟前,指着其中一张‘知情同意书’说,“签个字吧!产妇现在的精神和体力状况都太差,自己是生不下来的。建议手术,但是手术也是有风险的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叽里呱啦说了一大串,倪俊的眉毛越锁越紧。怎么办?三少不在,雪薇现在这个情况,他该怎么做?他不是怕承担风险,可他毕竟不是孩子的父亲啊!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倪俊犹豫不决,阮丹宁匆匆赶到,正赶上这个时候,把情况又了解了一遍,同样是犯难了。

    见这情况,医生就有些不耐烦了。“你们究竟谁能做主?产妇的情况可不太好,往下拖下去,对产妇对孩子可都不好……我们已经在这里和你们谈话了,你们这么犹豫不决的,最后出了问题要找谁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丹宁火爆脾气上来,拧眉就要顶回去。

    倪俊匆忙拦住她,“阮小姐,别吵了……我先签字,你去联系三少,让他快点赶过来!”

    阮丹宁不屑的一瘪嘴,“联系他?你不知道他不在帝都啊?他都离开好几天了,现在就是插上翅膀飞也来不及了!再说,他手机不通,我打过了。”

    倪俊还不知道这情况,这么一来,他更是毫不犹豫了,从医生手里接过笔,在病历上签下自己的名字,递给医生,“麻烦您了,尽快手术,要保证大人和孩子都平安!”

    医生含混的点了点头,接过签完字的病历,匆匆进去了。

    倪俊和阮丹宁并排坐在外面的长椅上,同样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阮丹宁这样倒是很好理解,不过她不太理解倪俊为什么这么着急,转过脸看向他,问到:“你和雪薇,关系很好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倪俊一怔,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“我不知道,她是三少奶奶,我和她的关系,不能用好不好来形容吧?”

    阮丹宁觉得更奇怪了,知道你以前是韩承毅的心腹,不过你这样频繁的出现在雪薇身边,不是更奇怪吗?阮丹宁狐疑的盯着倪俊,脑子里冒出个不可思议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不会和以前按个冒充是gay的梁斯文一样吧?阮丹宁摇晃着脑袋,不会的不会的,梁斯文那是不知道雪薇有了两个孩子,后来他知道了大宝小宝以后,不是也死心了吗?

    这个倪俊,总不会在明明知道雪薇有丈夫,还有三个孩子的情况下还对她有意思吧?一定是她最近偶像剧看多了,脑子里的想法也变得奇奇怪怪的。

    在手术室外一等就是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阮丹宁起身去倒了两杯咖啡来,递了一杯给倪俊,“给……喝点东西吧!”

    倪俊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咖啡,接过了拿在手上,却没有喝。他不喜欢咖啡,也不喜欢茶,知道这一点的人,似乎只有里面那个正在手术的丫头,这样的乐雪薇,在他心里怎么能和别人一样?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倪俊道了谢,把杯子放在手上不时转动着。

    阮丹宁看他不喝,奇道:“怎么不喝?不喜欢?”

    倪俊顿了顿,点点头:“不怎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啊!”阮丹宁伸手去拿他手里的杯子,“你要喝什么?我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倪俊微微躲闪开,这样很麻烦,他不需要。这么一来,杯子里的咖啡晃荡着洒了出来,淋在倪俊的袖子上。

    “呀!”阮丹宁很不好意思的放下杯子,掏出纸巾来递给倪俊,“把袖子解开,里面擦一擦……不好意思啊!我不是故意的,烫不烫?你这衣服要送去干洗吧?”

    倪俊不在意的摇摇头,解开袖口,把袖子挽了上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阮丹宁顿住了,视线落在倪俊那一截露出来的胳膊上,两眼发直、浑身发冷——倪俊的右手臂弯处,有一个纹身,十字架的形状,并不张扬,像一枚勋章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丹宁蓦地抬头看向倪俊,眼神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,“你手上这个纹身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倪俊一怔,低头看了看右臂上的纹身,讶异的回到,“很早了,还是十几年前纹的。”

    十几年前!阮丹宁心口一空,不由自主的拉住倪俊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她太慌乱了,张着嘴巴,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。她清楚的记得,那个人的手臂上同样的位置也有这个纹身!

    倪俊的年纪、身材,看上去也那么吻合!只是,怎么会呢?算起来,她都认识这个人四年了,这四年,她居然从来没有想过他可能就是那个人?!她认不出倪俊的样子,难道倪俊也认不出来她吗?

    “阮小姐?”倪俊看阮丹宁的样子不对劲,难道是自己这枚纹身有什么不对劲?“你怎么了?这个纹身,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早已心慌意乱,她不理解,为什么当年说一定会回来找她的人,现在却好像不认识她一样?如果他还记得她,那么早在四年前,他就应该认出来了!

    心口针扎一样疼,阮丹宁不死心的抓住倪俊的胳膊,十指扣进他的肌肤。眼里一片水光,“你不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倪俊更是纳闷,怎么好好的,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?“阮小姐,你没事吧?我当然认识你,你是雪薇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阮丹宁急切的摇着头,眼巴巴看着倪俊,“我说的不是这个认识,你再好好想想,除此之外呢?你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倪俊面无表情的看着阮丹宁,尽管心里很疑惑,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问,可是,他对她的确是没有任何其他印象,“阮小姐,你在哪里见过我吗?这不太可能,我一直跟在三少身边,如果见过你,也一定是因为雪薇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阮丹宁痛苦的往地上一蹲,脸颊埋在膝盖里,不停摇着头,他不认识她了,像雪薇说的那样,她做了件很不靠谱的事情!“我问你,你以前是不是在T市待过很长时间?”

    阮丹宁犹自不死心,难道她这么多年都白等了吗?

    倪俊思索了片刻,点点头:“这当然,那些年三少在T市的业务都是我在负责,三少没到的时候,我就已经到了,我在T市待的时间,比三少要长……可是,这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阮丹宁心都凉了,听了这些话,她几乎已经肯定了,同样的纹身,相似的外形,还有时间上的吻合。可是,这个人,为什么会不认识她?

    “阮小姐?”倪俊低头不解的看着她,她看上去很痛苦,而且显然和他有关。

    倪俊还什么都来不及问,手术室的门便打开了。护士在那里喊着乐雪薇的名字,“产科,乐雪薇!家属在哪里?产妇出来了,母女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!”倪俊没空再顾及阮丹宁,迅速站起身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乐雪薇已经醒了,但麻药没过,没什么精神的样子。倪俊不由自主的握住她的手,微微笑着,“没事了,听到了吗?母女平安,是小公主,真的是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猛然间意识到什么,抬头诧异的看向护士,眼睛瞪得老大,“孩子呢?不是母女平安吗?孩子呢?”

    护士忍着笑,解释到:“不用这么紧张,早产的孩子不能现在就送进病房,已经送进新生儿室了,放心,孩子虽然很小,可是很健康……在新生儿室待上一阵比较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噢,谢谢你。”倪俊大大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这紧张的样子,惹得乐雪薇都笑了,幸好有倪俊,今天要不是有他,她自己真的是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大脑在那种情况下,没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先回病房休息吧!”

    倪俊眼里只看得到乐雪薇,他自己是没有察觉,乐雪薇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,可是旁边的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,也包括阮丹宁。这究竟是怎么了?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