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6章 早早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因为赵梓彤的事情,韩承毅在‘民俗村’着实耽误了一阵,等到他把手机拿到手上,早就已经没电了。

    赵梓彤还陷在惊吓中,没缓过神来,韩承毅失笑,拍拍她的脑袋,“没事了,还害怕呢?看你追贼的时候,胆子可是大的很!酒店到了,回房休息一下,睡一觉就好了,一晚上没睡了,不困啊?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赵梓彤身上还裹着韩承毅的大衣,身子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下了车,韩承毅本来是想把大衣拿回来,可看赵梓彤这样,改了主意,抬起的手把大衣在她身上又紧了紧。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他先是把赵梓彤送回房,自己才转身回去。一回到房间里,韩承毅随手把手机给充上电、开机。一瞬间,里面挑出来许多条信息提示。韩承毅微怔,他的私人手机,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忙碌?

    走过去拿起来一看,顿时慌了神,电话居多是小雪打来的!其中还有一条小雪发的短息——承毅,你怎么不接电话啊!我的肚子好疼啊,好像宝宝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阮丹宁、乔万东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韩承毅浑身一震,身体先于脑子开始行动。他一边给郝惜音打电话,一边走进衣帽间换衣服,“惜音,准备飞机,小雪要生了,我要马上赶回帝都去!”

    圣慈医院里,乐雪薇躺在床上,身边坐着乐慈。

    “小雪,还好吧?昨天怎么没有告诉妈妈?”

    乐雪薇精神还不怎么好,脸色有些苍白,“怕你担心,所以特意不告诉你的,昨天又出了那样的事,你已经很操心了,我不要紧,现在不是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就好。”乐慈握住女儿的手,眼底的担忧没有减去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乐雪薇猜测就是杭泽镐的情况不太好,试探着问,“他现在怎么样了?有没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乐慈摇摇头,叹息:“哎……没有,只是人被带走了,带去了哪儿,接下来要怎么做,我是一点也不知道。安之也帮着打听了,可是,说是机密,并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。安之他现在也是,受到你爸爸的影响,做什么都很困难,妈妈也不想给他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理解杭安之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哎,小雪,妈妈真是没想到,还会出这种事,上次你说韩承毅答应你就到这里为止,我以为你爸爸至少可以安稳的度过下半生。”乐慈的言辞间包含着对韩承毅的怨念,雪薇不是没听出来。

    她心上扎着刺,不能顺着母亲的话。即使父亲变成这样了,可她还是相信丈夫。

    母女俩正说着话,病房门被突兀的推开了,韩承毅风尘仆仆的出现在门边,气息微喘,目光锁住床上的人,“小雪!”

    韩承毅疾步走到床旁,俯下身子,将乐雪薇抱进怀里。乐雪薇也伸手环抱着他,“你来了?我是不是吓着你了?不要紧了,现在没事了,就是宝宝出来的早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韩承毅侧过头,吻着她的发鬓,这一次他又是让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乐慈在一旁看着,心里很不是滋味,这个人把丈夫害的那样惨,却又对女儿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两个人抱得太紧,触到了乐雪薇身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韩承毅吓出一身冷汗,紧张的松开乐雪薇,“怎么了?哪儿疼啊?”

    乐雪薇红了脸咬住下唇,靠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你小点声,没有那么夸张,肚子上的刀口有点疼。”

    这情形,乐慈实在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,“小雪,妈妈先走了……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乐雪薇答应了一声,推了推韩承毅,“承毅,帮我送送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,面露难色,他可以敬重乔万东,可是让他把乐慈当岳母,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乐慈自然明白,他们现在的关系就是这么难堪,“妈妈自己走,不用送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别着脸,一直不去看乐慈,从他刚才进来开始,就一直把乐慈当成空气。乐雪薇夹在中间,却不知道该帮哪一边。

    乐慈一走,韩承毅便又将乐雪薇抱住了,心疼死他了!“对不起,小雪,对不起。刚才问过医生了,说是突然受了刺激才进的医院,怎么回事?我走之前,你不是都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乐雪薇脸色微变,他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不知道?

    “承毅,我问你的话,你要老实告诉我,不可以骗我。”乐雪薇握住韩承毅的手,稍稍用了点力。

    “问吧,什么事?”韩承毅失笑,他这刚回来,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杭泽镐的事情,是你做的吗?”乐雪薇问。

    “?”韩承毅一怔,怎么突然提到杭泽镐了?杭泽镐什么事?

    乐雪薇看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,松了口气,“他被扣押了,现在还不知道扣押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经济审查出了问题?”韩承毅讶然,“这怎么会呢?杭泽镐这个人,一向都很清白,即使有人想要针对他,又有什么证据?杭家那些祖业,我让惜音查过都是清清白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对不对?”乐雪薇这下子是彻底放心了,“我就知道不是你,你答应过我的事情,一定不会出尔反尔的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在他没回来的这段时间,就是发生了这件事情,刺激到了小雪。“小雪,你是怕我又做了什么,会让你为难,我们不能在一起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!”乐雪薇诚实的点点头,“我也担心他……你,能不能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韩承毅截断了她的话,“我让惜音去查,你好好养身体,其他的都不要想,不管有什么事,都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感激的看着丈夫,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,幸好她没有怀疑过他,否则真的太对不起他了。

    房门上敲了两下,阮丹宁随即探进了脑袋来,笑嘻嘻的说到:“你们两个温存好了没有啊?外面一大帮子人要进来呢!你们稍微注意一下,分开一点,不要粘的那么近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一头黑线,小雪的这个朋友,实在是活泼的有些过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乐雪薇抿嘴轻笑,“都进来吧!”

    房门一开,涌进来一帮人。不光是乔万东带着大宝小宝,韩夫人和韩承韵也来了,韩家添小公主的大喜日子,她们怎么能不来呢?在人群的末尾,韩承毅还看到了倪俊。

    “三少。”

    倪俊站在韩承毅面前,态度一如往昔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承毅微一颔首,想起刚才在病历上看到的倪俊的签名,知道这次他不在,是倪俊帮了大忙。于是抬起手来递给倪俊,“谢谢了,要不是你,小雪危险。”

    倪俊惶恐的握住韩承毅的手,“三少说什么话,属下……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眸光深沉,看了看正说的眉飞色舞的阮丹宁,“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倪俊微愕。

    韩承毅轻笑,拍了拍倪俊的肩膀,“傻小子,我是为你好。这女孩不错啊,就是话多了点,但是确实是个好女孩……倪俊,试着把眼光挪开一点,你见的女孩子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倪俊明白过来他的意思,脸上一热,羞愧的低下头:“三少,属下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说了。我不是不信你,只是给你个建议。”韩承毅摇摇头,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韩承毅留在医院陪着乐雪薇。虽然保姆看护都有,不过,这种时候,韩承毅觉得自己不应该留着小雪自己,什么人能比丈夫照顾自己更顺心顺手呢?

    “来,擦澡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撸着袖子,从浴室里端着脸盆出来,放在床头柜上,把床头摇高。乐雪薇身上有伤口,洗澡是不行,但产妇又特别容易出汗,只好擦一擦,换身干净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笑嘻嘻的被丈夫伺候着,想想生大宝小宝的时候,和现在真是不能比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没有照顾你,对不起。”韩承毅一边帮她脱衣服,一边拧紧了眉,他也想到了大宝小宝出生的时候。

    乐雪薇心疼的把韩承毅抱在怀里,柔声安抚他,“不要这么说,那不是你的错,是我自己跑的……而且,我并没有受苦,丹丹和她父母都很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在的。”韩承毅咬牙迸出这句话,再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乐雪薇伸手摸着他的脸,找些轻松的话题,“你去看过宝宝没有?”

    说到女儿,韩承毅立即眉开眼笑了。“看过了,好小,月份太小,还没长开,不过,护士说长长就会好的,现在也看不出来像谁,她闭着眼吸奶的样子,实在太可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乐雪薇也笑了,勾住他的脖子,“那你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?先想个乳名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韩承毅略一沉吟,“叫什么呢?这是我的小公主,一定得取个特别的名字。嗯……你看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早早来到这个世上,就叫她‘早早’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早早?”乐雪薇笑弯了眉眼,这真是个偷懒名字,可是真的好可爱啊!“好,早早!”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