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8章 假借她之名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从医院出院,是回长夏还是回乔万东那里?

    乐雪薇问起这个问题时,直接被韩承毅拍了回去,板着脸很严肃,“别开玩笑,一点也不好笑,不是都说好了吗?我回来你就跟我回去。现在早早才出生,你就要让我们父女分离吗?我告诉你,早早可要比大宝小宝还宝贝!”

    “噢,是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怀好意的盯着韩承毅身后看,韩承毅被她看的后背一阵发凉,突然感觉到不对劲,猛的转过身去,才发现大宝小宝正手牵手站着,两个小家伙嘴巴都噘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宝小宝,放学啦?来看妈妈啊!”韩承毅一头冷汗,刚才的话不会都让儿子听见了吧?他其实就那么一说,不过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,那多疼爱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嘛!

    大宝小宝不吃爸爸讨好这一套,噘着嘴,眨巴着大眼睛,控诉的看着父亲,“爸爸,早早妹妹比较好,大宝小宝不宝贝吗?”

    “噗!”乐雪薇没忍住,笑喷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脸吃瘪样,赶紧跑过去哄儿子,“不是、不是,大宝小宝一定是听错了,这怎么可能呢?都一样是宝贝,早早是妹妹,当然要多受照顾一点才行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大宝仍旧质疑,“那爸爸要陪大宝小宝玩骑马,不然爸爸就是骗子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玩骑马!”韩承毅老实的趴到地上,儿子真是得罪不起,在这个家里,他现在是一点地位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那么美好,韩承毅把有关杭泽镐的一切事情都瞒的滴水不漏,然而,还是出事了——杭泽镐在扣押期间,企图自杀。这则新闻一出来,立即震惊了帝都!

    郝惜音的保密工作做的再好,也抵不上乐慈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雪啊!你爸爸他……小雪啊,妈妈求你了!你来看看你爸爸吧!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接电话,就是乐慈压抑的痛哭声,言辞里还提及杭泽镐。乐雪薇心头一凛,怕是父亲的情况不太好。可是,昨天晚上她还问过韩承毅,他说他已经在帮忙了啊!

    怎么以韩承毅的本事,父亲还会出事吗?即使是被扣押,人也应该是安全的啊!

    没有办法等到韩承毅来,乐雪薇一刻也等不了,父亲自杀,现在情况不知道怎么样,她一定要马上见到他!也是到了这个时候,杭泽镐才获准和家人联系。

    乐雪薇匆匆换了衣服,根据乐慈所说的,赶到了杭泽镐被关押的地方。

    杭泽镐被隔离在单间里,护士在给他输液,人并没有什么大碍,左腕上的伤口也已经缝合了。只是躺在那里,脸色很不好,看上去很虚弱。乐慈比她先到,正坐在床头柜边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场景,乐雪薇鼻子一酸,终于喊了出来: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杭泽镐哑着嗓子突然抬起了头,不敢相信的看着女儿,朝着女儿伸出手,“雪薇,过来……过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乐雪薇忍着眼泪,走到床旁坐下,握住杭泽镐的手,“爸爸,你怎么这么傻啊?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?现在他们给你定罪了吗?你就这么放弃自己?没有想过妈妈和我吗?”

    杭泽镐闭了闭眼,神情很痛苦,“对不起,爸爸有点承受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一生,出生富贵显赫,从来就是人对他毕恭毕敬,如今落得这个下场,还要被人整日盘问,他就是体力上受得了,精神上也受不了,屈辱感更是时刻包围着他。

    看着父亲憔悴成这样,乐雪薇能想象,父亲究竟是经历了哪些非人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雪薇。”杭泽镐握住女儿的手,感慨的叹息,“爸爸今天终于听到你叫爸爸了,那么,爸爸就没有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乐雪薇听着越发心酸,这话就跟遗言一样,“你别这么说,你不会有事的,承毅答应我了,他一定会帮忙的,他说他不报仇了,为了我,他放弃了,他一定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泽镐和乐慈齐齐怔住,仿若没有听懂乐雪薇在说什么。“他,他是这么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啊,怎么了?你们不相信吗?承毅他不会骗我的,他做不到的事,一定不会骗我的。”乐雪薇怕父母不相信,极力替韩承毅说话,“你们总该相信我,承毅为了我真的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杭泽镐苦涩的一笑,“我也这么认为的,当初他送那张卡来的时候,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卡?”乐雪薇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乐慈忍着泪,低头不说话,这种伤害女儿的话,她不知道怎么开口,可是,心里却又恨的不行。杭泽镐也是闷声不说话,韩承毅这个人真的太阴险了,居然假借女儿名义让他收下那张卡!

    如果当初他不是说那是给雪薇的,杭泽镐又会收吗?他就是穷死,也不会拿那张卡!那张卡,他只是留在身边,动都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爸爸!妈,你们说话啊,究竟是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你们不说要急死我吗?”乐雪薇坚信这其中一定有问题,而且,一定是和韩承毅有关,难道,承毅真的又骗她?

    “雪薇啊!”杭泽镐不忍,可是,韩承毅如此利用他的女儿,实在可恶!“你听爸爸说,韩承毅心里都是仇恨,他连你都利用了!”

    杭泽镐把韩承毅怎么给他那张卡,又是怎么以为乐雪薇好的名义让他收下的事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乐雪薇,这件事情,迟早是要让女儿知道的,韩承毅心肠如此歹毒,他怎么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他?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听完,整个人就僵住了,两眼盯着前方,视线一片游离,没有焦距。这件事,她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?承毅居然在那个时候给了父亲那么一大笔钱?

    如果是韩承毅口中的巨额,那么该是多么大的一笔钱?

    “不、这不可能的。”乐雪薇紧握着拳头,摇着头,不相信这事实,“不会是这样,我相信他,你们都误会了,承毅他一定是真心为了我好,他很疼我,他是看不得我受一点点苦的。他不是故意要害爸爸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?”杭泽镐轻笑,“我已经把实情说出来了,可是,你知道他们去找韩承毅求证的时候,韩承毅怎么说的吗?他说根本不关他的事!他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雪薇捂住心口,没法接受这个事实。“不会的,不会的!承毅不是你们说的这种人,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“小雪。”

    “雪薇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摇着头一个劲的否认,“你们不要说了,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扯扯嘴角,“傻孩子,爸爸、妈妈不是要你怎么样,只是想让你知道,韩承毅这个人太阴毒了,他如果仇恨到连你也可以利用,你真的觉得,你们会心无芥蒂的生活下去吗?这种话,爸爸一直是不想说的,可是,他摆明了是要我死!不用等到审判结果了,我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一点生念了。”

    “泽镐。”乐慈握住丈夫的手,摇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听爸爸一句劝,你还这么年轻,找个简单的人,好好过一辈子。”杭泽镐拍拍妻子的手,接着对女儿说,“就像你妈妈一样,我就不该执意让她回来的,如果她一直跟着你养父在一起,现在就会很幸福。你跟着韩承毅,韩承毅树敌太多,今天是我,我被他打倒了,可是,明天了?以后呢?

    小雪,爸爸希望你幸福,简简单单的过快乐的日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秀眉紧蹙,不能赞同父母的话,这怎么能一样呢?妈妈和养父怎么回事她不知道,可是,她这辈子,不能没有韩承毅,除了韩承毅以外的人,她想都没有想过!

    探视时间到了,狱警走了进来,催促乐慈母女,“时间到了,出去吧!”

    乐慈和乐雪薇既担心又无奈的被狱警带出来,母女俩心下都是一片凄楚。

    “妈,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?”乐雪薇拦了辆出租车,将母亲送上车,“妈,你自己回去,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雪,你要干什么啊?”乐慈看女儿的样子不对劲,“要不妈先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乐雪薇摇摇头,“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她现在要立即回去,这个时间,韩承毅应该已经回来了。她必须好好的问问他,只要他说,她谁都不信,只信他!

    拦了辆车,乐雪薇匆匆赶回了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里,韩承毅果然已经在了,而且正在同看护发脾气,“人去哪儿了?你们居然一个两个说不知道?她身体还没康复,那么虚弱,你们是怎么做事的?不是说连下床都要禁止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看护唯唯诺诺的不敢争辩。

    乐雪薇推门走了进去,什么也没说,直接扑到了韩承毅怀里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怔,随即对看护们挥挥手,“出去——呵呵,去哪儿了?觉得这里很闷是不是?想出去走走?下次告诉我一声,知道我找不到你多担心吗?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乐雪薇仰起脸来,面对着他,“承毅,你爱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PwLVKh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