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章 长期关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乐雪薇出院,乐慈也被接到了乔家。她的状态的确不太好,脸色苍白憔悴,总是坐在椅子上发呆,不怎么说话。乔万东在一旁叹息,好好的人弄成这样,真是多事之秋。

    乐雪薇尽心尽力、寸步不离的照顾着,乐慈的状态算是没有恶化,但是一点小动静都能让她变的很敏感。

    阮丹宁出门刚从玄关进来,乐慈一下子转过视线去紧张兮兮的问到,“是不是你爸爸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妈,是丹丹,不是爸爸。”乐雪薇心里难过,几天不见,母亲的精神状态怎么变成了这样?

    幸好,她把母亲接过来了,这个样子放着母亲一个人,那她真是会遭天打雷劈。为了照顾乐慈,家里人都尽量保持安静,乔万东带着大宝小宝,一般都在楼上玩耍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,乐慈慢慢变得稳定下来。只是,杭泽镐的事情却一直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“三少。”郝惜音在向韩承毅汇报的时候,不免疑惑,“该做的、能做的,属下都已经做了,可是,还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,太奇怪了。这个人人脉很广,多少根基很深的人都纷纷倒向他。属下查不出来是谁……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人背景很强大,家里应该时代为官,有很雄厚的势力,所以即使他不冒头,却能掌控全局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郝惜音继续往下说,“三少,您不觉得奇怪吗?这个人的目的,似乎是想一箭双雕!他想要对付的,似乎是杭泽镐和三少两位,但是他没有料到,三少您能从那张卡中跳出来。如果这次被他逮着机会,那么韩家和杭泽镐沆瀣一气,绝对是整垮韩家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承毅点点头,“这一点我也想到了,可是,是什么人,同时恨着杭家和韩家?”

    郝惜音默然,她还没有查到。

    “继续查,辛苦你了。”韩承毅淡淡吩咐,从这一次的杭泽镐的事件中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,难道说,当年的事情还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?

    郝惜音退下,韩承毅随即也出了总裁室。他要去医院看看早早,是和雪薇约好了的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乐雪薇已经先到了,换了衣服,正在温箱前逗弄着里面的宝贝早早。韩承毅心头一暖,放缓步子走了过去。静静的站在小雪边上,抬起手覆在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微愕,却没有抬头看他,只是抿着嘴笑,视线仍旧落在女儿早早身上。“早早,爸爸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轻笑,和早早打招呼:“早早乖啊!是爸爸。爸爸看看,长大了,变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小早早比刚出生时长大了不少,脸上五官也张开了。乐雪薇盯着她看,笑到:“长的比较像爸爸,都说儿子像妈妈、女儿像爸爸,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。难怪爸爸一直想要早早呢!”

    韩承毅手上一用力,扣住她的手指,“早早像谁都漂亮,小时候是爸爸的公主,长大了就要成爸爸的‘烦恼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为什么啊?”乐雪薇不解的抬头看向他,“为什么会是烦恼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韩承毅忍住笑,低下头来轻声说,“因为会和妈妈一样,太招男人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脸上一热,想要骂他两句,可这里又不合适,只好红着脸瞪他。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两个人还手拉着手并排站在大门口,谁都没有说话,谁都不想分开。他们现在见一面都难,好容易有次机会,当然想要更多的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能晚点回去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点点头,“嗯,妈她下午吃了药,要睡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!”韩承毅把乐雪薇的手塞进自己大衣口袋里,带着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乐雪薇疑惑,现在这个时间做什么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哪儿也不去,就是想跟你在一起,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走。”韩承毅低下头看着她,目光缥缈而又澄清,让人迷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轻微的一声应答,像雨滴钻入干涸的地面,瞬间将韩承毅的心涨的饱满。

    冬日帝都的午后,阳光不那么强烈,风还有点大。韩承毅牵着乐雪薇,难得的悠闲,谁都不说话,可并不觉得寂寞,相反,彼此都很满足、很快乐。

    他们的时间并不多,韩承毅暗自将路线转向乔家,却刻意放缓了步伐。察觉到他的意图,乐雪薇没说话,越发心疼他。放在他口袋里的手,默默的握紧他的。

    路再长,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,乔家的大门就在前面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韩承毅停下脚步,勾唇轻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乐雪薇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突然很想喝杯咖啡,我记得这小区门口就有一家。”韩承毅舍不得就这样放她回家,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乐雪薇抿嘴浅笑,“是,我也想喝杯牛奶,那不然我请你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啊,谢谢你,韩太太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又一同转身往外走,在一起的时光,能多一刻都是好的。他们转身的时候,却不知道,杭安之推开了乔家的门,他是来看乐慈的,同时也把杭泽镐的最新消息带来了。

    乐慈刚刚醒来,乐雪薇不在家,阮丹宁正在帮她梳头。

    “义母,安之来看你了,你还好吗?”杭安之俯下身子,和乐慈打招呼。

    乐慈没什么精神的笑笑。

    杭安之一抬头,阮丹宁垂着眼沉默着不说话,替乐慈梳头的动作很轻柔。难得看见阮丹宁这样文静的一面,忍不住调侃道:“哟,看不出来啊!臭小子,你还会干这种女孩干的事?”

    阮丹宁瞪他一眼,冷哼道:“关你屁事!”

    “啧啧!”杭安之勾唇咋嘴摇头,“你啊,还是不要说话的好,一张嘴就全都露馅了!刚才都白夸你了……怎么只有你在,乔教授、雪薇和孩子呢?”

    阮丹宁白他一眼,爱答不理的,“乔教授和孩子在学校,雪薇去医院看早早了,只有我这个还没找到工作的无业游民,怎么样?你有什么意见?”  “没有,当然没有!”杭安之挑眉,戏谑道,“听雪薇说,你不是早就在找工作了吗?怎么还没找到?资历太差,没人要你?”

    阮丹宁被问的烦了,怒道:“关你什么事啊!你烦不烦啊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管。”杭安之举手投降,在沙发上坐下。茶几上正好摆了阮丹宁的简历,还有她找工作的一些资料。杭安之随意看了看,却发现她找的这些东家,都属于一个人。

    ——盛家,确切的说是盛世俊。

    他浓眉一挑,举着资料看向阮丹宁,“你干什么?一门心思的想进盛家?”

    阮丹宁不理他,权当没听见,替乐慈把头发梳好,“阿姨,你自己坐一会儿,我去把药热一下,你该吃药了啊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”杭安之讶然,居然无视他?不过臭小子为什么一门心思的想进盛家?帝都有很多很好的选择,这里全部都是盛家的资料,绝对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杭安之脑子里一个激灵,想起阮丹宁对倪俊的态度。顿时觉得一阵莫名的焦躁,臭小子不会是为了那块木头吧?

    阮丹宁热了药出来,端给乐慈喝了,又帮她擦了擦嘴,她这么细心体贴的样子竟然让杭安之看傻了眼,觉得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杭安之轻咳两声,别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安之啊,安之?”乐慈喝完药在杭安之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是,义母。”杭安之回过神来,答应到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来,有没有你义父的消息?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乐慈企盼的看着杭安之,自从上次去探望过杭泽镐之后,又再没有过他的消息了。杭安之现在好歹还在位上,总会有点消息的。

    杭安之面露难色,支吾到:“义母,您,好好养身体。”

    乐慈一听,心又沉了下去,“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?安之,你别瞒着我,不管是什么消息,我都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义母。”杭安之眉头紧蹙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快说啊!安之!”乐慈越发不安,催促到。

    “义父他,前两天被转移了地方,看来是要长期关押了。”杭安之踟蹰片刻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慈惊呼一声,扶住太阳穴垮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阿姨!”阮丹宁紧张的扶住乐慈,“阿姨,您别紧张……关押嘛,到哪里都是关押,韩承毅会帮忙的,叔叔这件事不是很麻烦吗?这么麻烦当然要有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乐慈现在最听不得韩承毅的名字,丈夫弄成这样,都是他害的!他却还在女儿面前惺惺作态!乐慈慢慢缓过劲来,脸色却更不如刚才了。

    “义母,您别太担心,安之会尽力的,虽然我力量微薄,不过我绝对不会看着义父不管的。”杭安之也安慰着乐慈。“义母,安之还有事情,这就要走了,改天再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“要走了啊?”乐慈由阮丹宁扶着站了起来,送杭安之出去。“你这么忙,不用记挂着我。”

    大门打开,杭安之走了出去。穿过短短的小径,乐慈一眼便看到了在门口相拥着亲吻的韩承毅和乐雪薇。顿时,一股火气升了上来,迈开步子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