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等我我等

    韩承毅正和乐雪薇拥抱在一起,彼此口中都是对方的味道,怎么缱绻都还不够,舍不得分开。

    却不妨,院门‘哗啦’一声被拉开,乐慈冲了出来,一把拉开乐雪薇,气势汹汹的瞪向韩承毅,“哼!韩承毅,你还有脸来这里?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好,你要报仇,我们认了!可是,你做人也未免想的太美了!你把我丈夫害成那样,却还想要我女儿?韩承毅,杭韩两家势不两立!你既然能对我丈夫下那样的狠手,就休想再要我女儿!”

    “妈!”乐雪薇惊愕的拉住母亲,她从没有见过母亲这样歇斯底里的激动过,今天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肚子恼火,但碍于乐雪薇在,他极力忍着不发作。他就不懂了,乐慈究竟有什么资格指责他?

    “妈,你别这样,不关承毅的事。”乐雪薇极力替丈夫说话。“那些事不是他做的,他做了会承认,他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关他的事?”乐慈惊诧的看着女儿,“你怎么就这么相信他的话?这个人,是害了你爸爸的人!证据都摆在面前,你到底是鬼迷了什么心窍这么相信他?你爸爸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?难道比他两句甜言蜜语还要管用吗?”

    “妈,我就是相信他!”乐雪薇为难看看母亲,又看看韩承毅,到底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‘啪’!

    清脆的一声响,所有人都怔住了。乐慈竟然扬起手来打了乐雪薇!从小到大,舍不得碰她一下,连做错事情,都是好言好语哄着她的母亲,竟然第一次动手打了她!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捂住脸颊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雪!”韩承毅上前两步,心疼的把人抱进怀里,抚上她的脸颊,“疼不疼?——乐慈,你干什么?你有什么资格打她?我们是夫妻,在一起有什么错?你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,现在凭什么打她?”

    这么宝贝的小雪,我都舍不得碰她一下!

    “夫妻?我凭什么打她?凭她姓杭!凭她的命是杭泽镐给的!”乐慈冷哼,丈夫的境遇已经让她几近崩溃,她决绝的看着女儿,“小雪,你听好了,你爸爸已经被转移了地点,要长期关押了,这个人的鬼话,你一句都不能再听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讶然,父亲被长期关押?她抬头看向韩承毅,韩承毅无奈的闭了闭眼,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小雪我……”韩承毅微张着薄唇,试图解释,他是怕她担心,他不是没有尽力,实在是这个藏在背后的人手段太厉害。

    “小雪,走!”乐慈浑身颤抖,怒不可遏的拉起乐雪薇拽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韩承毅拉住她不放,“小雪……”他话还没有说明白,只怕这么一松手,小雪会真的怪他!他什么都不怕,就怕小雪不相信他。

    乐雪薇朝他摇摇头,暗示他,“放手,让我进去……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还不走?”乐慈要疯了,她的精神状态本来就已经很不对劲,这下受了刺激,更是有些癫狂的趋势。“韩承毅,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来缠着我女儿!这天下的好事,不能都让你占了去!”

    乐慈生拉硬拽将乐雪薇拖了进去,阮丹宁在一旁也插不上手,这情形太吓人了,这一大家子,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。雪薇有什么错?被夹在中间两边不是人?

    院门‘咣当’一声关上,门外只剩下韩承毅和杭安之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杭安之几不可查的冷哼一声,擦过韩承毅的肩膀走了过去。韩承毅半眯起眼,视线还在往院子里张望,小雪就那么进去了,不知道会不会信了乐慈的话?

    “站住!”韩承毅叫住了杭安之。

    杭安之停下脚步,语气漫不经心:“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这事情是你说的?你对我很不满?”韩承毅眯起眼,觉得这个杭安之对他的敌意未免强烈了点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事情是我说的,可是,我怎么知道那么巧,韩三少你会厚脸皮的在这门口缠着雪薇?”

    杭安之坦然的转过身来面对着他,哼道,“怎么,帝都三少还有让所有人都对你俯首称臣的癖好?只可惜,我杭安之对你不感冒!对你很不满?你这话说的……韩三少你害的我义父锒铛入狱,我的仕途也因此大受影响,义母变得疯疯癫癫,妹妹左右为难,难道,我还应该喜欢你吗?真是太好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一滞,无可反驳。

    杭安之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,勾唇阴恻恻的一笑,“韩三少,你为求自保,就是不承认那张卡是你给的,害的我义父无处伸冤!搞不好一辈子都要被关押!就这样,你还口口声声的说是爱着雪薇的?也只有雪薇这个傻丫头才会相信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韩承毅气结,扬起手揪住杭安之的衣领,“我警告你,你说什么都可以,就是不能拿我对小雪的感情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松开!”杭安之奋力一挣,推开韩承毅,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却还不能走,他没有弄清小雪的想法,怎么能安心?焦躁不安的在门口站了很久,脚下积了一地的烟头。

    好容易等到手机响了,韩承毅掏出来一看,是小雪。心下一喜,赶紧接起,“小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哑,看来刚才哭过,“你还在门口是不是?你先回去吧!公司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等着你。我怕你犯傻,给你打个电话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雪。”韩承毅满心急躁,他要听的不是这些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说过的话,我都记得。”乐雪薇站到了窗户边上,拉开窗帘,把手贴在玻璃上,看着院门口的人,“你回头来,我能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一怔,迅速回过头,看到小雪站在落地窗前。乐雪薇伸手在玻璃上抚摸着他的轮廓,“听话,回去,我妈她现在很激动,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承毅,你要等着我。”乐雪薇压抑着哭腔,“我爸爸被关押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,我妈妈她又成了这样……承毅,你能等我吗?会等我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心下一松,眼眶一阵酸疼,小雪没有怀疑他——这比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仰头看着床边那么娇俏的身影,韩承毅点头,“说什么傻话,我是你的。什么等不等的?是我不好,没能帮到杭泽镐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乐雪薇眼睛一闭,眼泪掉下来,“我可能不能经常见你,陪着我妈妈,接电话也不方便……你不要着急,我不是不理你,也不是不相信你。我妈妈她,太敏感、太脆弱了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怔住,痴痴的看着她,明白她什么意思,心口梗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等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承毅,有些话,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,现在我都告诉你。那一年,你说有未婚妻要赶我走的时候,我就已经喜欢你了。我喜欢你,比你喜欢我要早。所以,承毅,你不要怕,是我先看上你的,我不会抛下你的,你,也不要放弃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乐雪薇已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别哭,你才生过早早,不能这么哭。”韩承毅这么劝着乐雪薇,自己的眼角却湿了。

    突然,手机那头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不会是给韩承毅打电话吧?你还给他什么电话?他就会骗你!”是乐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,你别这样!”乐雪薇哽咽着,“妈,你冷静点!”

    而后是一阵‘乒呤乓啷’的响动,似乎是什么东西被绊倒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乐雪薇轻呼着。

    韩承毅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妈,你小心点!我不打了,这就跟你下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还打吗?你爸爸变成这样,你怎么安心跟仇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,我知道了,不打了,不联系、不见面。”隔着电话,乐雪薇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手上一紧,目眦欲裂的盯着窗口,乐雪薇被拉走了,窗前变得空荡荡的,随即通话便被切断了。韩承毅上前两步,手紧抓在院门的栏杆上,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现在就进去把小雪给拽出来!可是……小雪的话在他耳边反复回荡。

    ——她说: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——他说:“我等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,韩承毅扬起手狠狠将手机砸在地上!该死的!究竟特么为什么这么不顺心?!

    来的时候,他牵着她的手,他们一起看了女儿,他吻她,咖啡的香气裹着牛奶的味道,浓郁芬芳。他们说好不放手。他不会放手,也放不开手!从小区走到门口,郝惜音带着司机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言不发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三少,下午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默然的接过,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翻看,而是随后摆在了一边。“你看着办吧!怎样都可以。”说完,闭上眼,很疲倦的往身后一靠。这种和妻儿分开的日子,不知道还要过多久?

    一瞬,或是永恒?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