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 情怯

    黑色宾利停在院门口,倪俊先下了车,小跑着去打开车后座的门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倪俊小心翼翼的护着车顶。

    乐雪薇微微笑着,把手里的包被裹了裹,抱着女儿早早下了车。今天是早早离开温箱回家的日子,本来是应该和她爸爸一起去接的,可是,现在却只能拜托倪俊。

    “风有点大。”倪俊身子往母女俩跟前一挡,遮住呼啸而来的风。

    乐雪薇感激的看向他,其实哪儿有那么大的风?倪俊太小心了。

    院门口,阮丹宁走了出来,看到这么一副情形,瘪了瘪嘴,“进去吧!乔校长和阿姨都等着呢!大宝小宝也吵着要见早早妹妹。”

    倪俊低头看看乐雪薇,护着她和孩子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哟,早早回来啦!外公抱抱!”

    一进玄关,乔万东就迫不及待的把小襁褓给接了过去,乐慈在一旁嗔怪道,“你慢点,你会不会抱孩子啊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会?”乔万东动作熟练的抱起早早,得意的说到,“雪薇难道不是我一手抱大的吗?她刚出生的时候,成天成夜的哭闹,不是饿了就是尿布要换了,那个时候,难道不是我照顾的吗?你啊,躺在床上,自己都顾不上,什么都还要我伺候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乔万东和乐慈都顿住了,这些往事,在现在的两人听来不免尴尬。

    “早早妹妹。”

    幸而大宝小宝冲了过来,缓解了这阵尴尬。

    “哥哥抱抱!”大宝努力踮着脚,往外公怀里凑。

    小宝也不甘示弱,拉着哥哥的袖子,也要抱一抱妹妹。

    阮丹宁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,“大宝小宝别闹……你们还太小,会伤着早早,早早还是小婴儿,抱得不好,会伤着早早的,你们愿意早早妹妹受伤吗?”

    大宝小宝齐齐摇头,“不愿意,早早是宝贝!”

    “真乖!去,乖乖上桌上去,该开饭了!”

    众人都落了座,今天是早早回来的日子,虽然小公主还什么都不能吃,可家里仍旧准备了一桌子的菜。

    倪俊站在一边,张口要告辞,“那个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讶然,“怎么就走了?你帮这么大忙,而且这个时间了,你也是要吃饭的,坐下来一起吃啊!你有应酬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倒没有。”倪俊木讷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坐下来!”乐雪薇朝阮丹宁使使眼色,“去,让倪俊坐下来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叹口气,极不情愿的站起来走向他,做了个请的姿势,“盛总,请吧!给个面子吧!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就……”倪俊支支吾吾的,还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啊!”阮丹宁不耐烦了,拉着他往座椅上一摁,“男子汉大丈夫,拖拖拉拉的!难怪你现在身边也没有个女朋友!女人不喜欢像你这样的,一点没有男子气概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在座人都说愣了。

    倪俊,c国第一杀手,没有男子气概?

    乐雪薇头一个笑喷了,“哈哈……丹丹,你这话家里说说就行了,出去说,人家会说你没有见识!敢说倪俊没有男子气概的,你大概是帝都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倪俊对着乐雪薇腼腆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阮丹宁一看他这样,心里越发不是滋味,夹了根鸡腿往他碗里一塞,“吃吧!”

    “谢、谢谢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看两人这样,不由想起了婚礼上她抛花球的事情,便打趣道:“对了,你们还记得当时你们一起接的花球吗?我还说,你们一起接的花球,是不是要一起结婚呢!”

    如此具有暗示性的话,那就是假小子阮丹宁听了也忍不住脸红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谁会跟这块木头一起结婚?”阮丹宁脸颊微微发烫,说实话,这个玩笑并不让她抗拒,反而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乐雪薇继续玩笑,“哟,丹丹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倪俊却捧着碗,神情严肃的说到,“雪薇,你别开玩笑……不好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还什么都没说,阮丹宁把筷子往桌上一甩,怒道:“谁稀罕跟你开玩笑了?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,你着什么急啊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倪俊张着嘴,他想解释说,就是觉得会对你不好,可是阮丹宁却不给她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吃你的饭!姑奶奶不稀罕跟你牵扯到一块!”阮丹宁闷闷的低下头,不断往碗里夹着菜,往嘴里送着。

    餐桌上气氛一时变得诡异起来,没人能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只是阮丹宁的样子看起来怪怪的。幸而早早一声‘哇哇’的哭声,打破了这宁静,大家忙着照顾早早,又变得闹哄哄起来。

    倪俊从乔家出来,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。

    乐雪薇让阮丹宁送送,她不干,只好乐雪薇自己送。从院门走出去,乐雪薇有些怅然若失,她在等一个人,可是今天没有等到。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,一开始是因为乐慈,时间长了,是乐雪薇不敢联系,因为即使是再多的话,也没法给他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他在等她回去,而杭泽镐出来遥遥无期,乐慈的状态时好时坏,乐雪薇要他等的话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雪薇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猛的回过神来,才发现倪俊一直盯着自己看。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我叫了你好几声,你都没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。”乐雪薇抚摸着胳膊,怅然的摇摇头,“走吧!今天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走了,以后有事,记得还打我电话。”倪俊朝乐雪薇挥挥手,打开车门上了车,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乐雪薇却站在门口,迟迟不愿进去。左右看了看,没有看到印象中熟悉的车子,难掩失望——今天是早早出院的日子,他不会不知道的。可是,他却没有来。

    她不是怪他,只是越发心疼他。他一定是很听她的话,在安静的等着她。

    叹息着转过身,推开院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长夏,韩家。

    连日来,韩夫人的身体都不太好,老人家年纪大了,最近家里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,显然是有些熬不住。

    韩承毅回到长夏便去看望母亲。

    韩夫人的卧室里,却传来一阵嬉笑声,韩承毅一怔,长夏上下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笑声了。仔细一听,是母亲,另外还有个年轻的女孩子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承毅哥小时候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年纪大了,都记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推开门走进去,看到母亲靠在床头坐着,一个极似小雪的身影正在床头坐着,陪着母亲说话,逗的母亲乐不可支,手里还拿着个橘子在剥,母亲喜欢吃橘子,这丫头倒是很会讨好人。

    只是那么一瞬,韩承毅恍然醒来,这个人,只是某些地方肖似小雪,但她并不是。

    “承毅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韩夫人看到儿子,朝儿子招了招手,“快过来,我和梓彤正在说你小时候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闷声走过去,在床沿上站着。

    赵梓彤忙站了起来,对着韩承毅微微一笑:“承毅哥,你回来啦?我听说伯母这两天不太舒服,刚好今天有空,就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承毅点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孩子!”韩夫人看儿子态度太冷淡了,不满的说,“梓彤好心来看我?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,不想惹病中的母亲更加不高兴,只好说到,“梓彤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赵梓彤摇头抿嘴轻笑,韩夫人脸上也有了笑容,“梓彤和我可谈得来了,这丫头比小时候能说会道多了,我记得她小时候不怎么说话的,是不是?这是女大十八变!越变越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愣愣的站着。

    韩夫人眼波一流转,心里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儿子和儿媳妇的事情,她是看在眼里的,她也知道儿子儿媳感情非常好,站在她的角度,是绝对不愿意分开他们的。可是,他们不愿意有什么用?杭家不愿意啊!

    杭泽镐落得这个下场,不把女儿给韩家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看这情况,杭泽镐是出不来了。杭泽镐要是出不来,儿子儿媳这关系怎么缓和?就算杭泽镐能出来,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。儿媳妇还年轻,等得起。可是,她的儿子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人了。

    难道就要这么一直干等下去?

    说她自私也罢,说她绝情也罢。韩夫人心里打定主意,要让儿子结束这种孤苦的生活。而且现在苏乐君也不在韩家了,儿子要想再生孩子,也不会早有阻碍了。

    以往有过那么多相亲失败的例子,韩夫人心里明白,儿子死心眼的很,不能跟他来硬的,也不能妄图一下子就成功,得一点点的慢慢来。只有让儿子自己心甘情愿,这事才能成。

    “梓彤啊,伯母一个人在家里很闷,你要是有空,经常过来陪我说说话好不好?”韩夫人握住赵紫彤的手,一脸慈爱的看着她。“当然,你要是觉得我这个老太婆闷,拒绝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赵梓彤心头一跳,看着韩夫人点了点头:“不会,怎么会呢?只要伯母不嫌我聒噪,我以后常来。”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