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骨裂

    a国,雪山,极限运动俱乐部。

    启动仪式结束,各位高层聚在一起,庆功活动还要等到晚上。

    “韩总,您当年是国际军校毕业啊,想必这些极限项目,对您来说都算不了什么?”内里有人这样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韩承毅抬头看看外面苍茫的雪山,谦逊的一笑:“哪里,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现在久不活动早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您不用这么谦虚……刚好今天项目启动,您就给大家展现一下?您韩三少的本事,不用遮着掩着,我们也是知道的。怎么样,韩总,就给大家露一手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、是啊,今天这么好的日子,韩总也给我们做做广告!”

    起哄要看韩承毅本事的人越来越多,韩承毅一挑眉,都是有身份、有地位的合作商,拒绝也不太好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这些所谓的极限运动对他而言是不存在什么难度的。

    微一颔首,韩承毅同意了。“那,各位想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多,高空滑翔再加个直壁攀岩吧?”

    “来人,快把记者叫来,可得让他们好好捕捉好画面……有韩总做广告,还怕这个俱乐部不火吗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欢笑声中,韩承毅走向了更衣室。换好滑翔服,穿好装备,走到起点。

    下面地面上,乌压压站着一群人,赵梓彤也在其中,手里正握着相机,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韩承毅即将落下来的方向,她得好好看清楚了,这个传说这无所不能即使飞机引爆也能死里逃生的男人。

    冰冷的空气中,瓦蓝的天上,韩承毅像只翱翔的鹰一样飞速疾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哇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!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当年军校第一名成绩毕业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上次飞机引爆也没能把他怎么样?韩三少果然是比钢铁还要硬!”

    赵梓彤举着相机不断‘咔嚓’,生怕错过他的每一个精彩瞬间。耳边听着这些一声高过一声的赞叹声,暗自高兴,他实在是太让人瞩目了,她实在是找不出来不喜欢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韩承毅操控方向,稳稳的落在雪地上。众人纷纷迎上去,说着夸赞的话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的笑笑,“去攀岩室吧!——可说好了,只做这一项了,这广告也做的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韩总放心,记者都去提前等着了!刚才那个不好拍,取的都是远景,这次让他们好好拍拍!”

    一行人簇拥着韩承毅往攀岩室走,这个时候的攀岩室里,工作人员正在准备,赵梓彤比韩承毅先到了,她已经换好了衣服,工作人员在往她身上绑装备。

    “梓彤,你真要上去啊?还是换人吧!你又没有学过攀岩,这个不是像你看着那么容易的!”同事在一旁劝着赵梓彤。

    赵梓彤坚定的摇摇头,“不要紧的,这不是保护措施做得很好吗?我想拍两张清楚点、靠近点的照片,刚才那个太危险了,这个安全多了,不要紧的,放心吧!”

    韩承毅换好衣服走进场地里,看到在一旁的赵梓彤,微微讶异,这丫头会攀岩?

    “你……跟拍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梓彤笑着点点头,“承毅哥,我一定把你拍的很帅!”

    韩承毅不置可否的勾勾唇角,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由工作人员绑装备。

    这里的攀岩对一般人来说,可能比较困难,的确是属于刺激的了,可是对韩承毅来说,那绝对是手到擒来,他完全一只手就可以完成了。而对于赵梓彤而言,她是上去了才知道有多不容易。

    可是,既然已经上来了,就不能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赵梓彤一手拿着相机,一手握住攀岩绳,费力的一点点往上爬。除了她以外,也还有其他多家媒体的记者,都是跟拍的。她不甘示弱,坚持往上爬,抬头看看韩承毅,只觉得再怎么辛苦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然而,她毕竟是第一次攀岩,这么一闪神的功夫,脚下一滑,整个人迅速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“啊!”惊吓之中,手上的相机也掉了下去,“我的相机!”

    赵梓彤一慌乱,在半空中晃悠的更厉害了,直线往下坠落。引得下面一阵骚动,“那个记者……是个女孩!要掉下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韩承毅低头往下一看,眉峰一敛,那不是赵梓彤吗?她究竟会不会攀岩?为了工作这么卖命?这个想法只是在他脑子里一闪过,情况紧急,赵梓彤看着就要摔下去,韩承毅怎么能看着不管?

    他骤然松开手中的绳索,双腿在岩壁上一蹬借力让自己飞速下滑。

    “梓彤!”

    赵梓彤抬头看到了韩承毅,脱口而出:“承毅哥,救我!”

    韩承毅没说话,下滑的同时,拉住绑住赵紫彤的绳索,单臂用力往自己身边扯。深邃的双眸看向赵梓彤,“不用怕,抓牢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赵梓彤点点头,突然间恐惧都消散了,他说不用怕就一定没事的。

    韩承毅拉着绳索准备将赵梓彤拉过来,岂料赵梓彤体力不支,手上一松又往下坠落。没办法,韩承毅眸光一敛以比她还要快的速度往下坠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响,韩承毅跌落在地上,赵梓彤紧随其后趴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啊……”赵梓彤心有余悸,大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提醒她,“梓彤,你可以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噢。”赵梓彤这才发现,她是趴在了韩承毅身上,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。脸上腾地一下变得滚烫,手忙脚乱的从韩承毅身上爬起来,扶着韩承毅,“承毅哥,你怎么样?没事吧?”

    此时,在一旁围观的人也都纷纷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韩总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做事的?安全措施这么不周到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负责人不知道怎么解释,这其实和安全措施一点关系也没有啊!这个掉下来的女记者,一看就是没有过任何攀岩经验的,怎么会这么倒霉,让她给上去了?

    韩承毅无心理会这些,他的腿好像有些不对劲。刚才赵梓彤砸下来的时候,他就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。轻微挪动了一下下肢,糟了——右腿真的好像摔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梓彤扶着韩承毅,想要扶他起来,发现他神色不对劲。

    韩承毅摇摇头,推开赵梓彤,“梓彤,你扶不动我——惜音!”

    郝惜音从人群中走出来,半跪在韩承毅面前。她和倪俊一样,是韩承毅一手培养出来的,和一般的弱质女流是不一样的,“三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腿好像伤了,你扶我起来。”韩承毅把胳膊递给郝惜音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郝惜音把韩承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扶着他站了起来。冷静的吩咐手下,“去通知这里的医生,还有刚才的消息不要散播出去,只要刊登三少运动的部分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,慢点!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闹哄哄,本来一场好事成了这样,各合作方的也都很不好意思,纷纷上来道歉,陪着韩承毅看完医生,又送他回房。赵梓彤一路战战兢兢的跟在他身后,懊恼自己闯了祸。

    韩承毅的腿伤,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,骨裂的程度影响到他行走。在雪山上初步处理之后,郝惜音紧急联系了帝都那边,连夜乘坐飞机赶了回去,在圣慈接受了检查安顿好。

    忙完这一切,郝惜音看着韩承毅休息了,才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却突然发现,赵梓彤还在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郝惜音蹙眉,这个赵梓彤并没有多少让人讨厌的地方,相反的性格很好,也不是有心计的女人,可是,郝惜音并不喜欢她。“赵小姐,您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进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郝惜音眉毛皱的更紧了,“赵小姐,我觉得这个时候您进去不合适。三少已经睡下了,现在是深夜,人言可畏您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赵梓彤明显一怔,感受到这个韩承毅的心腹对她的不满,“我……我只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什么都不用想!”郝惜音抬手打断了她,“我这么跟您说话,也许三少知道了,会不高兴。可是,我还是要跟您说。三少是有太太的,韩三少奶是谁难道您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梓彤懵了,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接受到来自郝惜音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哼!”郝惜音勾唇一笑,“您不要以为有几分肖似三少奶奶就能让三少对您刮目相看!如果这么容易,三少就不会是三少了。我的话就说到这里,您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赵梓彤听的心堵,反驳道:“可是,他们现在分开了,两家的情况也不允许他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郝惜音轻笑:“所以,赵小姐是要乘虚而入吗?其实,赵小姐,您这么好的条件,可以遇到不错的人。您要是真对三少有好感,不如放手,喜欢一个人,并不是一定要得到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郝惜音交代好门口的保镖,自己则转身去忙了。赵梓彤看着她的背影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