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 守护她

关灯
护眼
    韩承毅睡的迷迷糊糊,费力的睁开眼,看到身边坐着的人——赵梓彤趴在床沿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刚刚醒过来,韩承毅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,只觉得这个人影很熟悉,这——不是小雪吗?怎么会看到小雪?一定是做梦。他不禁抬起了手,喃喃道:“小雪……小雪?”心口更是急速跳动起来,生怕扰了梦。

    手掌落在赵梓彤柔软的头发上,韩承毅大叹了口气,触感怎么会这么真实?难道不是做梦?不是做梦的话?小雪真的来看他了?

    “小雪!”

    韩承毅手上一用力,扼住赵梓彤的肩膀。这么一来,赵梓彤被惊醒了,抬起头看向韩承毅,“承毅哥?醒了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眼底的失望如海潮一般涌上来,幽深不见底。原来不是做梦,只是,这个人却不是小雪!

    韩承毅闭上眼,脸色阴沉下来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冷冰冰的两个字,砸向赵梓彤,让她一时尴尬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进退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出去!”韩承毅蓦地睁开眼,两眼狠狠剜向赵梓彤,吼道,“没听懂吗?出去!”

    “承毅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韩承毅扬起拳头砸在床面上,微点着下颌,冷笑,“听不懂是吧?好——惜音,惜音!”

    郝惜音立即推门而入,“是,三少!”

    “把她给我拉出去!”韩承毅烦躁不已,见不到小雪已经够烦躁的了,这个有些像小雪的赵梓彤为什么成天在他跟前晃悠?此刻,他是恼羞成怒的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赵小姐,请吧?”郝惜音扼住赵梓彤的胳膊,强硬的拉着她。

    赵梓彤哪里受过这种委屈,当即脸色一白、眼眶一红,一跺脚,“不用你赶,我这就走,现在就走行了吗?”说完,冲出了内室,抓起包,疾步跑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郝惜音悄悄看向韩承毅,三少的心情怎么好像很不好?

    刚才听保镖说,三少明明来过了啊?这是怎么回事?三少见过三少奶奶心情不应该会变好吗?这其中发生了什么?难道说,三少奶奶和三少根本没见上面?

    郝惜音冷笑,只怕又是因为那个赵梓彤。

    深夜,乔家。

    因为带着早早,乐雪薇总是每隔两个小时要醒来一次的,看看早早是不是要换尿布了,或者是不是应该要喂奶了。当乐雪薇这次起来,给早早喂奶的时候,早早一开始还是吃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,才刚吃完,突然就吐了!刚才吃进去的奶全部吐了出来,吐了乐雪薇一身。

    “早早?”乐雪薇吓坏了,赶紧把早早放回床上,一摸早早的额头,掌心一片滚烫!早早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烧了!乐雪薇急的火烧眉毛,怎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前两个小时还什么事都没有,怎么突然就发烧了,还吐得这么厉害?

    已经有过两个孩子的乐雪薇,立即解开早早的尿布。这么一看,眼泪控制不住掉下来了,早早拉肚子了!

    “早早,早早……妈妈对不起你!”乐雪薇赶紧将早早换好尿布抱了起来,出了房门去敲阮丹宁的门,“丹丹、丹丹,快起来!快啊!早早发烧,上吐下泻!”

    乐雪薇急的眼泪簌簌直掉,阮丹宁一开房门,听说这话,吓得睡意全无,立马跑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别着急,马上送急诊啊!”

    两个人穿戴好,急匆匆往楼下走,乔万东和乐慈也被惊醒了,“这是怎么了?这么晚了——早早怎么了?哎哟,早早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去休息,我和丹丹带早早去看医生!”乐雪薇来不及多说,抱着早早和阮丹宁着急忙慌的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连辆出租车都不好拦。乐雪薇急的眼泪直掉,阮丹宁急的破口大骂,“靠之……都死哪儿去了?”不行,他们能等,早早可等不了!

    阮丹宁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机,给倪俊拨了过去。“喂?是我!早早病了,也打不到车,你快来!你不是厉害的很吗?盛总,能往家里调个医生过来吗?”

    倪俊一听,睡在半梦半醒之间,也全醒了,一口答应到:“好,我知道了,你们快回去,我马上让医生过去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乐雪薇两眼含泪的看着阮丹宁,“怎么了?你给谁打的电话?”

    阮丹宁推着她往回走,搭着她的肩膀安慰她,“好了,别担心了,医生一会儿就上门了——打给盛总的,有这么高大上的朋友,这时候不用,什么时候用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乐雪薇感觉怪不好意思的,这么大半夜的,惊动人家,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早早的病要紧。

    两人才回到家没多久,门铃就被摁响了,医生赶在倪俊前面来了,还带着个护士。

    “您好,是盛总让我们来的,宝宝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!”

    乐雪薇领着医生上了楼,赶紧给早早看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这么小的孩子,平时要特别注意,腹泻——孩子是早产儿吧?体质比一般孩子就弱,还发烧,会脱水,需要输液,另外口服药也要吃,还会拉的厉害,妈妈要辛苦一点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早早的包被里‘噗嗤’一声,听上去又拉了。

    乐雪薇抱起早早,心疼的不得了。“早早、早早,对不起,妈妈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正闹闹哄哄的,倪俊推开门进来了,看乐雪薇这样,紧张的上前扶住她,“雪薇,你先别哭,医生都来了,让医生好好看,该做治疗就做治疗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点头,倪俊的出现确实让她安心不少。这个家里现在都是依靠她的,只有倪俊每次都是帮助他的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阵,早早也输上液了,药也吃了,乐雪薇拿着小毛巾不停给早早换着。

    “倪俊,又麻烦你了。”乐雪薇感激的看着倪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是说过吗?有任何事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倪俊心疼的看着她,脸色很不好看,显然刚才是吓得不轻。“没事了,不是说发现的及时,没有大碍吗?总要有个过程,你不要自责,你是个好妈妈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扶额,感觉有点晕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倪俊抬起手,想要扶住她,却又拼命忍住了。

    乐雪薇勉强撑着,笑了笑:“我没事,刚才紧张过度,现在头有点疼,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躺下吧!”倪俊推开房门,让她进去,“我去叫阮小姐来陪你,我就在楼下守着,今晚不走了,有什么事,你都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点头,放心的躺下。

    阮丹宁送完医生上楼来一推开门,看到两人这样,心口一阵发紧,随即又开解自己——没什么,这很好,韩承毅既然靠不住了,那至少还有这个木头守着雪薇,比起她,雪薇更需要这块木头。

    乐雪薇把早早围在怀里,心疼的低语:“早早,很不舒服是不是?怎么突然病了呢?千万要好好的啊!爸爸还没有来看早早呢!要长的壮壮的。”又想到韩承毅,心里更苦涩。他的腿伤了,她不能陪在身边,女儿病了,他也不能来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直折腾到天亮。早早的烧已经退了,还有点拉肚子,但并不那么严重了。乐雪薇一晚上没合眼,现在才松了一口气。床上,早早和阮丹宁并排躺在一起,睡的都很香。

    乐雪薇摇头轻笑,拉开房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楼下客厅,倪俊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乐雪薇蹙眉,昨天晚上那一阵慌乱,没顾及倪俊,他就这么穿着衬衣西服躺在了沙发上,连床毯子都没有盖?她真是太粗心了,倪俊帮了这么大的忙。

    赶紧回房,抱了床毯子下来,轻轻的盖在倪俊身上。乐雪薇看他鞋子没脱,又走过去帮他把鞋子脱下,把人扶好。倪俊个子高,幸好沙发也不小,够睡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才进了厨房,倒了杯水喝,开始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倪俊其实在她第二次抱着毯子下楼时就已经醒了,只是没睁开眼,后来她过来给他盖毯子,他是舍不得睁眼,到了最后,她竟然帮他脱鞋,他那就是不好意思睁眼了。

    此刻,听着厨房里悉悉索索的细微响动,倪俊缓缓睁开眼,有种梦境般的不真实感。这个女孩,怎么会这么温暖?跟在三少身边这么多年,他现在才知道,三少被她迷住的原因。

    倪俊嘴角微微下陷,他什么也没有想过,只是本能的想要这么温暖的女孩子受到呵护。他也知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