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章 好疼好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爸!你究竟知道什么?你不要让我着急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急切的问着父亲。

    可杭泽镐却还是那句话,拉着乐雪薇问一些家里的事情:“你养父还好吗?你妈妈呢?有你照顾你妈妈,爸爸是可以放心的。雪薇啊,答应爸爸一件事,你养父是个好人,等爸爸走了,让你妈妈还和你养父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乐雪薇一听这话,越发觉得不对劲,“你怎么说这种话?”

    “好好,爸爸不说了。”杭泽镐及时收住话题,又问她一些无关痛痒的琐事。

    乐雪薇心里发急,他这是成心的消耗时间!铁门‘哗啦’一声响,那些人来催了!他们见面的时间,就只有20分钟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,请出去吧!”

    杭泽镐握住女儿的手,最后看了她一眼,哽咽着说到:“雪薇,不要太相信身边的人……那些看起来最亲近的人,其实才能伤害你最深!爸爸最对不起你的,不是没有养育你,而是让你身上流着杭家人的血!我的乖女儿,爸爸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!”

    狱警上来催了,押着杭泽镐往里走。乐雪薇被生生隔开,可她脑子里还是一片糊涂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她看着杭泽镐远走的背影,心里疑窦丛生。父亲的话,不是心血来潮的感慨而发,显然是话中有话,最近亲的人,伤害你最深?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啊!”乐雪薇捂住唇瓣,难道父亲说的是韩承毅吗?她最亲近的人,不就是韩承毅吗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问,乐雪薇被带出了狼山监狱。

    “雪薇!”倪俊看她出来,便迎了上来,“怎么样?伯父怎么样?你们都说什么了?时间太短了,你们父女俩恐怕也没时间好好说话。不过,看到人了,总要放心点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蹙眉点着头:“他还好,虽然瘦了不少,可是精神看着还好。只是……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的话?”倪俊不解,“怎么样个奇怪?”

    乐雪薇摇摇头,“我也不懂,我爸说,要我小心最亲近的人,说最亲近的人,往往伤人最深……”

    倪俊低头不语,他和乐雪薇的第一想法是一样的。杭泽镐的话里,指的应该就是韩承毅,对于乐雪薇来说,还能有谁比韩承毅更亲近?想来杭泽镐还是坚持他弄成这样,都是韩承毅一手报复的结果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雪薇该更为难了吧!

    倪俊照旧蹲在她面前,“雪薇,别想了,先上来,天黑了,我们得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,明天一早再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乐雪薇爬上倪俊的肩膀,没有多做推辞,只是心里还在反反复复想着杭泽镐的话,还有他刚才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。到底是哪里不对劲?父亲指的人真的是韩承毅吗?

    倪俊背着她一路往前走,在这里唯一一家旅馆住下。条件自然是简陋到极点,唯一可取的是还算干净。

    乐雪薇坐在床沿上,脱下鞋子,袜子沾在脚上要取下来很困难,她只是有点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‘咚咚’,门被敲响了,倪俊端着一些东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倪俊?”乐雪薇疑惑的看着他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倪俊拉了板凳坐在她面前,腼腆的说到:“不好意思,我看一下你的脚……”说着,握住了她的脚踝放在自己腿上,为了怕弄脏她,还在裤子上铺了层干净的毛巾。

    倪俊把拿来的东西在床头柜上放好,掏出打火机,点燃里面的酒精灯,取了根针放在火上烤。而后,对准她脚上的血泡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嘶!”乐雪薇龇牙,“疼!”

    “忍着点。”倪俊垂着眼,手上丝毫不放松,指尖一用力,将血泡挤了出来,迅速拿棉签擦干、消毒。余下的血泡,他都是按照这个程序解决的。最后,他才拿起一只药膏,小心翼翼的涂在破处,又拿绷带一圈圈缠好。

    乐雪薇发现,他竟然还准备了干净的袜子,给她好好的穿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。”倪俊处理完这些,把乐雪薇的脚在床上放好。“休息吧!有问题明天回去再说,只是你这脚,还是不能走,还是我背你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看着倪俊,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。她受倪俊照顾有这么多年了,可是,没有一刻有今晚这样异常的感觉,怎么觉得倪俊那么……温柔呢?而且,是不是太细心了点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还是没有把倪俊的心思往别的方面上想,这在她看来根本是绝无可能的事,所以她当然不会那么想。只是,经过这件事,她觉得和倪俊似乎真的成了好朋友,可以相互信赖、相互依靠,就像丹丹那样的朋友。

    有这么个朋友,真是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倪俊不解的摸着脸。

    乐雪薇摇头轻笑,“不是……只是突然发现,倪俊你长的很英俊。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倪俊脸颊一热,腾地就红了。“雪、雪薇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没事,就事论事,夸夸你还不行啊?”乐雪薇倒是越发笑的开心了。

    倪俊看着她的笑容,只觉得这一天的辛苦都不值什么了。要是她能一直保持这种笑容,要她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那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晚安。”

    房门合上,乐雪薇收住了笑容,反反复复思考着杭泽镐的话。她并不相信杭泽镐指的是韩承毅。在这之前,杭泽镐就已经认定是韩承毅害的他,今天见面,他有什么必要再说一遍?而且,还是以这种迂回婉转的方式?

    而且,私心里,乐雪薇坚信韩承毅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,绝对不会出尔反尔。所以,父亲话里有话指的这个人,究竟会是谁呢?谁一定要置父亲于死地?

    这一宿,乐雪薇想着这个问题,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倪俊背着乐雪薇上了路,路上积雪化了很多,也没有再下了。两人一直走到昨天车子停下的地方,倪俊试着发动了车子,费了好半天功夫,终于发动了。

    以后来这种地方,还是要开好一点的车子,这人也太遭罪了。

    车子开入帝都,倪俊直接载着乐雪薇去了圣慈,她脚上的伤还是要正规看过医生比较放心一点。

    看过了医生,倪俊去取药,让乐雪薇一个人在大厅里坐着。

    乐雪薇等着的时候,便看到婆婆从大厅里穿过,这个方向是通往后面VIP住院部的捷径。乐雪薇发现,在婆婆的身边,还有位中年男子,年纪比婆婆小一些,对待婆婆的态度很恭敬。

    他们渐渐走的近了,乐雪薇能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承毅的伤没有什么,这就是来接他回去的,又没有骨折,在家里养着就是了,这样的话,梓彤来也方便些,还可以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您看,梓彤这丫头不懂事的很,怕她朝着您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说的什么话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只听了这么两句,他们就走远了。可是,乐雪薇的心跳却加速了——梓彤?不就是赵梓彤吗?那么,这个中年男子是谁?听他的口气,莫非是赵梓彤的父亲?

    心下一慌,乐雪薇站了起来,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上次报纸上的事真是抱歉,那些小媒体就喜欢登这些!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……承毅不也是受害者吗?”

    “他受什么害?倒是梓彤,一个女孩子的,这不知道该传些什么呢!不过你放心,我是绝对站在梓彤这边的,我很喜欢这个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大嫂过奖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乐雪薇没有再听了。就这几句,就足够把她打入万丈深渊的了!她死死捂住胸口,却遏制不住内里的疼痛!她竟然不知道,她都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韩家、赵家,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吗?听着两位长辈的对话,分明就是这个意思!难怪,那天赵梓彤在她面前是那么一副坦然的态度,原来已经得到了婆婆的认可!等于手里握了张王牌。

    那么,她算什么?她的身份变得何其尴尬?韩承毅分居的妻子,只差正式签字离婚?这些事情,究竟韩承毅知道不知道?他们如果要分手,是不是也应该彼此告知一声?

    他等不了了吗?他已经忘了那天,隔着院子,他在电话里对她做出的承诺了吗?脚上的破处此刻居然钻心的疼起来,乐雪薇抱着脑袋蹲在地上,觉得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“雪薇?”

    倪俊气喘吁吁的停在她面前,他取了药回来看不到她,知道他有多着急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蹲在这里?”

    乐雪薇仰起脸来,对着倪俊苦涩的一笑,那笑容比哭还难看。“没事,我以为没事了,就想起来走两步……可是,还是好疼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倪俊木讷的点点头,“那还是我背你去停车场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乐雪薇趴上倪俊的背,指尖嵌入掌心——承毅,我以为我可以把你让给别人,我以为我可以做到,可是……不行,好疼,好疼!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4eBQhh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