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 久违的电话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乐雪薇无言以对,心里最害怕的事情,现在被婆婆这样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,我……”乐雪薇说不出口,她舍不得承毅啊!

    韩夫人理解的点点头,“你不用说,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你们现在是被迫分开,当然会舍不得,可是,这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,承毅的父亲过世的时候,我也以为过不去了,可是你看,我到现在也活的好好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不一样,怎么能一样呢?乐雪薇不赞同,却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和承毅之间,他是不可能先放弃的……承毅是我的孩子,我最了解他,除非别人背叛他,他认定的人,他是绝对不会先放手的!”韩夫人祈求的看着乐雪薇,“雪薇,我和韩家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乐雪薇还能说什么?婆婆虽然自私绝情,可是站在母亲的角度,乐雪薇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乐雪薇松开韩夫人的手,转过身要下车。

    “雪薇!”韩夫人叫住她,“你放心,大宝小宝早早,是韩家的孩子,不管承毅以后有没有孩子,大宝小宝早早都是韩家的孩子,该是他们的一样都不会少!”

    乐雪薇微顿,抬起头轻笑,眼眶里一片干涩,有点痒,这些难道是她在乎的吗?

    “谢谢妈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想解释,推开车门下了车。韩夫人隔着车窗,看着她跑远的背影呆愣了许久……

    当韩承毅接到乐雪薇的电话,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,他简直不敢相信,等了这么久,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,反而让他有种不真实感。接电话的手指,有些抖动。

    滑下接听键,韩承毅感觉他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喂?小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乐雪薇的声音一如往常,低低的、柔柔的。

    “小雪,我……”韩承毅紧张的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“你有空吗?我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!当然有!”韩承毅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小雪要见他,他怎么可能没有空?

    “那,这个周末,我会带早早去打预防针,早上你来接我,就在小区门口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韩承毅像是坏了的机器,只会一味的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挂了啊!”乐雪薇顿了会,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小雪。”韩承毅舍不得,都这么久了,才接到小雪的电话,她就没什么要跟自己说的吗?就这么就要挂电话了?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小雪这么问,韩承毅简直要疯了!她怎么这么问?他还能有什么事?除了想她,还是想她!

    “我好想你,你呢?你有没有想我?”韩承毅像个初恋的小子,问着傻问题。

    “嘁!”乐雪薇发出一声轻笑,“嗯,想你--早早在哭了,我去看看,不要忘了这个周末小区门口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,韩承毅怔住,这是早早,早早的哭声这么洪亮了!他还想再听一听,可是电话已经挂了,他想要再打过去,可是一想那边说不定乐慈也在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不要紧,再忍一忍,到了周末,小雪就会带着早早和他见面了。

    这一周的时间,过的分外漫长。韩承毅总是不在状态上,不自觉的总会去看看日历,到周末怎么就那么远呢?一日一日的挨过去,总算是到了周末,和乐雪薇约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早就出了门,天也没怎么大亮,那天小雪没有跟他说具体的时间,他总不能让小雪抱着早早等他。他右腿上的伤,带着支具慢慢走路已经没有问题,可是,他不想让小雪看见担心,所以把支具取下了,他想在她面前、在早早面前呈现最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从五六点钟,一直等到八点多,太阳穿透薄雾,暖暖的覆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乐雪薇抱着早早站在了小区门口,肩膀上还背着两只大包,里面大都是早早的东西。乐雪薇低头看着包被里的早早,小家伙闭着眼睡的很香甜。“早早啊,马上要见到爸爸啦!”

    抬起头,看到对面那辆劳斯莱斯,会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推开车门,缓步走走过去,他的腿有伤,还走不快。就那么几步路,却像是跋山涉水一样,走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来啦?等很久了?”乐雪薇看着韩承毅,抿嘴笑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,刚来一会儿。”韩承毅低头,深邃的双眸闪烁着无措,“这……早早,我……我能抱抱吗?”

    看他这么一副呆样子,乐雪薇忍不住笑出声,“呵呵……当然可以,你是爸爸啊!今天是早早第一次被爸爸抱,早早也一定很开心。你小心点啊,要轻点,早早很软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面说,一面把早早递到韩承毅手上。

    “噢,可是,怎么办?怎么抱啊?”韩承毅头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,因为是自己的女儿,更紧张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这只手放在这里,这只手这样……”乐雪薇耐心的一点点教着他。

    韩承毅小心翼翼很珍视的把早早抱在怀里,盯着她仔仔细细的看,忽而笑到:“真的是越来越像我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捂着嘴笑,“你还没看她睁眼的时候,眼睛特别像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快上车!”韩承毅慌张的抱起早早转身,“这外面冷,别冻着早早了。”一时间也忘了腿不方便,步子都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了车,韩承毅才发现,乐雪薇带了两只大包,疑惑着问到:“怎么带这么多东西?不是打预防针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抱着早早,迟疑了片刻,看向韩承毅,“我……这两天没事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没反应过来,“具体的安排,还要看惜音,我今天还没见过她,不是很清楚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乐雪薇嗔怪的瞪了他一眼,“这两天,你什么都别安排--我的包里,是我和早早的东西,我想带早早在外面过两天,你给安排个地方,安静一点的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?”韩承毅愣住,花了两秒消化她话语里的意思。小雪的意思,是这两天他们要一起过吗?“小雪……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?我们,我和你、早早,我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乐雪薇斜睨他一眼,“怎么,你不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韩承毅高兴的都要疯了,怎么会不愿意?“不是,是!我……我!我现在就安排,你等我一下啊!”一边说,一边掏出手机要给郝惜音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先把车开走,一会儿我爸要陪我妈出来散步,被我妈看见了就不好了。”乐雪薇摁住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是是,先开走!”韩承毅迅速转动方向盘,将车子远远开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在路上便打电话给郝惜音,让她空出今明两天的时间来,什么事也不要安排,任何事情也不要联系他,他会把手机关了。昨晚这一切,他又不安的看向乐雪薇,“小雪,你这么出来不要紧吗?你妈她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抱着早早摇摇头:“我只想跟你在一起,没事的,你别担心,家里有我爸还有丹丹,他们会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承毅不再问了,一想到这两天能和小雪在一起,他就什么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把手机关了,这两天他们只想好好的在一起,还有他们的小早早,别的事情,都不去想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直把车子开到了帝都远郊的度假村,吩咐人开了房间,不让消息散出去,确保不受到任何人都打扰。刚回到房里,乐雪薇便把早早交给韩承毅了,“你抱一下早早,我去上个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韩承毅答应着接过早早,那动作还是很生疏,可是疼爱的架势一点没减。

    乐雪薇没出来,他抱着早早动也不敢动,突然怀里的小东西‘哇哇’两声,扯开嗓子哭了起来,眼睛还是闭着的。吓的韩承毅当即就慌了,这是什么情况?为什么早早睡着了还会哭?

    “乖啊,早早,早早不哭……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韩承毅抱着早早,完全乱了章法。“早早啊!早早……怎么了啊?不哭不哭,妈妈马上出来了!”

    他怎么哄,也没有用,早早哭的越来越大声,看的他也是心疼不已,抱着早早进了浴室,浴室门却是锁着的。“小雪?你好了没有?早早一直哭、一直哭……你快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你看看她是不是要换尿布了?如果不是尿不湿了,那就是饿了,你先看看是不是要换尿不湿了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人没出来,隔着门指挥韩承毅,“包里面有干净的尿不湿,你给她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啊?噢。”韩承毅大惊,要他给早早换尿不湿啊?他没干过这事啊!

    没办法,宝贝早早哭的撕心裂肺的,韩承毅只好硬着头皮上,把早早放在床上,一点点解开包被,露出早早肉嘟嘟的身子,撕开尿不湿一看,果然已经涨的很满了。

    尿不湿才一解开,早早便不哭了,没那么闷了,舒服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也笑了,“早早真乖,爸爸去给你找个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g7Dhe8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