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章 最后的时光

    乐雪薇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,看到韩承毅弯腰忙碌的样子,刻意没出声,她想看看,韩承毅怎么给早早换尿布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头薄汗,倒是从包里把尿不湿找出来了,可是,这玩意,他是第一次拿在手上!怎么用?哪个是正面,哪个是反面?糟糕,刚才给早早扯下来的时候,也没注意到是哪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早早,要不我们光着小屁股,等妈妈出来给穿?”

    床上的小早早傲娇的瞥了韩承毅一眼,很不屑的样子。韩承毅黑线,好吧,早早不喜欢光着小屁股。“那爸爸给穿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步步走近,脚步放的很轻。韩承毅手上拿着尿不湿,比划了一下,果然没让乐雪薇失望--成功的弄反了方向。她也不支声,继续盯着这父女俩。

    韩承毅把早早的小屁股托了起来,迅速把尿不湿往下一塞,拉开胶贴往小屁股一贴,咧嘴轻笑:“大功告成!”

    他觉得是大功告成了,可是,早早不乐意了。这穿的是什么玩意啊!为什么觉得浑身不舒服?不舒服!还不如光着小屁股呢!小嘴一瘪,又哭了起来。“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早早,怎么又哭了?”

    “噗!”乐雪薇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哈哈……你弄得她不舒服,她当然要哭了,真是,爸爸这么笨!你真的是早早上辈子的情人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走上前来,把韩承毅一把推开,“让开,弄的一点都不对!我们早早生气啦!”

    弯下腰,把错乱的尿不湿解开,再好好的穿好。早早停住了哭声,还愉悦的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韩承毅看着乐雪薇,觉得她这一手简直是出神入化。从后一把将人抱住,牢牢塞进怀里,“小雪……你怎么什么都会?世上还有比你还贤惠的妻子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怔,背着他,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有的,这世上的妻子,大都是贤惠的,妈妈也都是天生会照顾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来趴在韩承毅胸膛上,暗自说到,以后,你还会有贤惠的妻子,那个时候,你大概就会知道,我并没有什么特别,我可以为你做的,这世上也有人能为你做到。

    抬起头,乐雪薇环住韩承毅的脖颈,主动吻了吻他。

    这次,韩承毅倒是不好意思了:“小雪……早早还在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乐雪薇轻笑,“你也长大了,有了早早是不是当父亲的感觉更真实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韩承毅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大宝小宝那两个臭小子,越大越不可爱,一肚子的坏水,尤其是小宝,别看他不说话,总感觉闷了一肚子坏心思。还是早早可爱,多招人疼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听着他说话,抚摸着他的脸颊,她要把这一刻的他永远刻在记忆深处,到死也不能忘了,他们曾怎样入骨的相爱过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带着早早,只能让你和我待在房间里,也不能出去。”乐雪薇很抱歉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我也很想和早早在一起,什么都不做,只是看着她睡觉也是好的。”韩承毅低头吻了吻妻子,两人一起看向床上的小家伙,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分别短短数月,像是过了好几年。在一起两天,快的像是一眨眼。

    周末的两天,韩承毅和乐雪薇什么也没做,只是安安静静的守在一起,陪着早早。早早醒来时,韩承毅会陪着她玩,跟她说一些她还听不懂的话。乐雪薇便拿着相机给父女俩拍照,这些都要留给以后早早看的。

    但早早还小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韩承毅便和乐雪薇靠在一起,什么也不做,低低的说着话,并不重要,却觉得怎么也说不够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你怎么会……挑了我呢?”韩承毅握住乐雪薇的手,一节一节揉着她的指节。

    乐雪薇歪着头,回想着那个时候的情形,眯着眼忍俊不禁,“呵呵……你不知道,我那时候在出口处已经站了很久了,一个个走出来的都没法看入眼,好容易走出来一个你,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――帅啊!还等什么?上啊!不吃亏啊!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就被韩承毅吻住了,“幸好你吻的是我,那要是吻了别人,现在岂不是躺在别人怀里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乐雪薇直摇头,“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?再说了……就算那个时候我吻的是别人,如果注定我们要相遇,我们还是会相遇的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韩承毅突然坐直了身子,严肃的看着乐雪薇,“这个假设怎么可以?你吻的,必须是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错愕,“你发什么神经?是我开始假设的吗?是你自己先开始的!”

    “我说行,你说不行!你必须从头到尾都是我的!”韩承毅真是急了,眼光里有火苗窜动。

    乐雪薇在怔愣中抱住了他,叹息着:“好,你放心,我都是你的……我永远都是你的。”不想要临分别前的最后时光这么悲伤,乐雪薇转了话题,“哎,你还记得我当时的那个初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韩承毅越听越来火,怎么又扯到她的初恋上去了?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乐雪薇大笑,“别着急,我就是一时想起来,却不记得他的名字了,想问问你,你还记得吗?那时候,你不是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心思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沉下脸,口气很硬,“不知道!我干嘛会记住那种人渣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‘啾’的一声,乐雪薇吻在了他薄唇上,湿润的一点,立即浇灭了他的怒火,却点燃了他的另一把火。但这里不合适,早早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乐雪薇拉住他的手,鼓励他,“我们到外面去,早早刚睡着,这会儿没事,你稍微快一点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韩承毅心花怒放,抱着乐雪薇往外走,不过,他并不是很满意,“什么让我快一点?这种事,怎么快的起来?我的速度和本事,你是不是太久没尝过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嘻嘻,有点儿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你好好回忆一下!”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,稍纵即逝。他们躲在偏安的一角,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因为他们而骚乱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乐雪薇给早早换完尿布,韩承毅在一旁沉睡着,一点也没察觉这动静,这两天他陪着早早辛苦了。乐雪薇摸出手机下了床,走到阳台上去。

    关了两天机,乐雪薇按动电源键,将手机打开了。意料之中的事,很多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。

    乐雪薇想了想,拨通了阮丹宁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丹丹。”

    “雪薇,你!你总算开机了!”阮丹宁的声音很清楚,一丝困顿的睡意也没有,听上去很焦急。

    乐雪薇心头一跳,“怎么了?是我妈妈出什么事了?她又晕倒了,还是精神又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什么啊!”阮丹宁急急否认,“都不是,是你爸爸!对了,不是乔校长,是你那个亲生爸爸!前天接到狼山监狱来报,你爸爸在监狱里吞了碎瓷片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雪薇脑子里一抽,“怎么会这样?上次我去看他,他还很好的,看着并不像是有那种念头啊!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什么情况!那种地方的事情,怎么说的好?据说,不一定是你爸爸自己吞的,搞不好是有人硬塞的!”阮丹宁的口气也很焦急,“总之,你快点回来吧!都还瞒着没敢让你妈妈知道,杭安之一来,就被我挡住了!他那张嘴,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也不知道,真是要命!现在这件事只有我和乔校长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说母亲还不知道,乐雪薇松了口气,“那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接到消息之后,我和倪俊去了一趟。”阮丹宁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,“你别太担心,总之快点回来,乘着你爸爸现在在帝都医院,能肩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是要回来了。”挂上电话,乐雪薇心情沉重的回了房。

    看看床上的韩承毅,她纵然有千般不舍,也不得不走了。她把带来东西收了收,再把早早包好,动作很小心,没有吵醒韩承毅。最后,她俯下身子在韩承毅额头上亲了一下,无声说到:再见,我的爱人。

    抱起早早,拎着行李,悄然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拜托度假村的工作人员给她叫了辆车,乐雪薇踏上了回市中心的路。早早在她怀里睡的香甜,浑然不知道大人们之间发生了什么。乐雪薇掏出手机来,给韩承毅发短信。

    明天一早,他开机的时候,就能看到了。――

    承毅,不要等我了,我对我们之间也不抱任何期待了。杭韩两家世仇是事实,我不怪你,但就这样算了吧!我希望,我们不要再继续纠缠下去,干干净净、果断的结束。这两天我很快乐,我相信早早也一样很快乐。再见!

    短信编好,乐雪薇看了一遍又一遍,终于按下了发送键。闭上眼,心口一沉,没法后悔了,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86eeLY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