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章 不回头

    回到乔家,阮丹宁正在玄关处等着她,拉着她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你可算回来了,倪俊都问了我好几次了,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究竟怎么样?”乐雪薇把早早放下,急切的问起父亲的境况,“吞了瓷片,那岂不是要做手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丹宁点点头,“做过手术了,手术当天,联系不上你,就是我和倪俊一起去的,胃切了一块,但是现在没事了。不过,我告诉你,这说不定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是好事?”乐雪薇不解。

    阮丹宁神秘兮兮的说到,“你爸爸现在身体是这样,狼山监狱那边条件太差了。倪俊说,或许可以借着这个机会,把你爸爸从那穷乡僻壤弄出来,虽然在帝都一样是关押,可是毕竟就在眼前是不是?”

    乐雪薇心上一喜,“真的吗?倪俊还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说不清,反正,听他的口气,这是件好事。”阮丹宁含混的摇摇头,“当他来了,你自己问他。有倪俊在真是好,多少事情都有他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,真是谢谢倪俊了。”乐雪薇双手抱拳,如果父亲不用关在狼山监狱,那真的是件好事,狼山监狱关的都是穷凶极恶的重犯,这次吞碎瓷片,说不定就是有人故意害他。

    乐雪薇又想起父亲那么意味不明的话,究竟是谁要害他?

    稍微睡了一会儿,一大早,倪俊便来了乔家。他昨晚接到阮丹宁的电话,知道乐雪薇回来了,便赶过来接她去探望杭泽镐。

    由于杭泽镐的伤情比较重,他就医的是帝都医院,和其他病房隔离开。倪俊上下疏通过,在狱警的监视下,带着乐雪薇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杭泽镐是醒着的,由于切了部分胃,插着胃管,身体很虚弱。乐雪薇上前握住父亲的手,弯下腰在父亲额头亲了亲,“爸,你很棒,没事了,我没及时来看你,你不要难过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欣慰的点点头:“没事,爸爸知道,你一定是有事。”

    见了杭泽镐,乐雪薇越发肯定,父亲不是自己轻生,一定是像倪俊和丹丹猜测的那样,有人要故意害他。

    “爸,他们说你吞瓷片,一定不是这样的,是不是?事情是怎么样的,你告诉爸爸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杭泽镐神色微变,却没有松口:“不是……没有人要害爸爸,是爸爸自己……自己想不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”乐雪薇摇头,不相信,“这怎么可能?我知道,你上次是真的受不了,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才刚开口叫你爸爸,你这么疼我,怎么可能扔下我?”

    杭泽镐蹙了眉,女儿怎么会这么聪明?

    “爸,究竟是什么人要害你,你快说吧!”乐雪薇发急。

    杭泽镐闭了闭眼,坚持不说: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乐雪薇拔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倪俊赶紧拉开她,“算了,雪薇,不要逼伯父……他刚动过手术,身体还很虚弱。”

    “探视时间到了,要做治疗了!”狱警领着护士走了进来,催他们出去。

    乐雪薇无可奈何,只好跟倪俊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爸根本就是知道怎么回事,可是,他就是不说……”乐雪薇出来了,也还是在抱怨。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,慢慢问,伯父在这里还得有一段时间,探视比较容易。”倪俊安抚着乐雪薇,“而且,以后的事情,我都做好打算了,经过这次的事情,可以提出申请,狼山监狱是不用进去了,关押在帝都,不管是那座监狱,都有盛家的兄弟,在里面也会保护好伯父,不会再出现今天这样情况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听,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倪俊。

    “倪俊,谢谢你,我爸的事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。”

    从医院出来,倪俊送乐雪薇回去,刚进院门口,就发现里面闹哄哄的。两人对视一眼,知道情况不好,立即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乱成了一团,阮丹宁扶着乐慈坐在沙发上,正替她顺着气。乔万东站在一旁,看着杭安之和韩承毅,很为难。

    乐雪薇在看到韩承毅时,便知道事情不妙,他怎么居然找上门来了?

    “小雪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转过身子,背对着他,“你来干什么?我不是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了?就说的很明白了?我一觉醒过来,什么都不知道,你和早早就不见了,手机上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,那算什么?”韩承毅上前一把拉住乐雪薇,满是控诉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就是那个意思,要分开的意思,还要说的怎么明白?”乐雪薇奋力挣扎,却怎么也挣不开。

    “小雪!”

    “小雪……”乐慈颤颤巍巍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不敢置信的看着女儿,刚才韩承毅来的时候说的那些话,她还不相信,可是现在,看来都是真的!“难道说,韩承毅说的都是真的?你这两天带着早早,就是跟他在一起?还骗我说,带早早去做什么全身检查?

    我就说了,早早身体好好的,要做什么检查?原来你是瞒着我去见他?!”

    乐雪薇低下头不敢看母亲,母亲这么激动,她说什么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哼!”杭安之却在一旁冷笑了,责备的口吻向着乐雪薇,“雪薇,不是做哥哥的不帮你,这回是你错了……你跟这个人,怎么还能牵扯在一起?你又不是不知道,义父现在的情况!他老人家躺在医院里,胃都切了半个,不都是拜他所赐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慈脸色骤变,像是没听懂一样,看着杭安之,“你说什么?什么切了半个胃?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脸惊讶,“义母,你还不知道吗?这件事……我还以为丹丹已经告诉你了?!义父在狼山监狱吞了瓷片,被紧急送到了帝都医院!胃部严重出血,被切了半个,才捡回一条命来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慈脚下一软,靠在阮丹宁身上。

    “杭安之……你!”阮丹宁狠狠瞪他一眼,“你要不要嘴巴这不严?!”

    杭安之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我说错了吗?这件事就不该瞒着义母!也让雪薇清醒清醒……知道吗?义父不是自己吞的瓷片,而是有人逼着他塞进去的!整个帝都都知道义父是怎么倒台的了?谁会比韩总更恨他?”

    “杭安之!”韩承毅蓦地靠近杭安之,收紧拳头,“说话要有证据!”

    “证据?哼!对我没有证据!”杭安之冷笑,“有没有证据又怎么样?只要有钱,证据这种东西还不是想有就有?韩承毅你是怎么扳倒我义父的?不要告诉我,你那些证据都是真的!

    明人不说暗话,如果证据真的管用,你给了我义父一张卡这件事,就不会瞒天过海!你说是不是?韩总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韩承毅气结,偏偏又无可反驳。

    他慌张的看向乐雪薇,只见乐雪薇正一脸怨念的看着他,“小雪,你信我……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雪薇,不会是三少!”倪俊也在一旁帮着韩承毅。

    乐雪薇疲惫了,这种事,已经搅得她透不过气来,她不想再纠缠不清了。她一言不发的转过身,拉开大门,“韩承毅,请你出去……你什么都不要说,只要出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雪……”韩承毅痛苦的看着她,脚步钉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出去吧!”乐雪薇固执的不去看他,只指着门外,淡淡说道,“请你走,以后也请你不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一步步走向乐雪薇,他不管了,他要疯了!不管今天谁说什么,他要带小雪走!

    然而,他的手还没抬起来,乐雪薇便朝着客厅里跑去一把扶住乐慈,惊叫道:“妈!”

    乐慈经不住一**的惊吓,又晕了过去。面对这骚乱的场景,韩承毅紧握着拳头,想要带走乐雪薇却无从下手。乐雪薇抬头来看向韩承毅,朝他吼道,“你走!快给我走啊!你还想怎么样?没有看到我妈这样了吗?你不要这么自私,我们家已经变成这样了!就让我们安安静静的生活吧!行吗?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韩承毅蓦然呆住,这是杭家出事以来,小雪头一次指责他!即使他以前真的对付杭泽镐,她也没有这样责备过他!可是现在,小雪怪他了!她相信了杭安之的话,觉得那是他做的?

    “小雪,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你走啊!”乐雪薇大喘着气,“不管是不是你,事情因为你而起,好了!现在好好的家已经变这样了,我们杭韩两家,从此互不相欠!我求你,从我的视线里消失!”

    韩承毅薄唇轻颤,挤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我走?”

    “是!走!再也不要来了!走啊!”乐雪薇咬牙,朝韩承毅怒吼着。

    韩承毅勾唇轻笑,感觉心口一块完全空了,他被小雪赶走了?赶走的不仅仅是乔家,而是她的世界!脚下步子凝滞,他极缓的转过身,朝着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三少!”倪俊不放心的跟上。

    韩承毅脚下一软,踩空了阶梯。“三少,小心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无力的摆摆手,推开倪俊,一个字也没说,出了院门,没有再回头……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BV6Y5J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