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 洗手间风波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冬去春来,帝都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乐雪薇从公司大门出来,抬手看了看腕表,这个时间,差不多了,不会迟到。

    在门口拦了车子,一路往‘东亭’而去。到了约定的包厢,阮丹宁已经到了,只有她一个人,男方还没到。阮丹宁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抱着水杯吐泡泡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无聊?男方怎么还没来?”乐雪薇脱下外套在阮丹宁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也许人家觉得第一次见面,要矜持点。”阮丹宁开着玩笑,反倒把自己惹笑了,“哈哈……弄得对方是大姑娘一样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敲了敲她的脑袋,嗔到:“你正经点吧!你这是干什么?为什么好好的想起来要相亲了?不是不愿意的吗?心里面藏的那个人呢?不等了啊?”

    “哎,等不到,先看看有没有和口味的。”阮丹宁拿了桌子上的点心吃了起来,“有点饿了,这是什么礼仪啊?也不知道守时间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摇摇头,从包里拿出平板来,打开图纸细细看着。

    和韩承毅分开有段日子了,正是应了韩夫人那句话――死去活来的分开,生活也还是会继续下去,这世上本没有谁离了谁活不下去的。看吧,她也还是一样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每天工作,回家带孩子,生活过的平静无波,虽然少了些什么,但人生就是这样,不可能十全十美。今天,她是陪着阮丹宁来相亲的,谁知道这丫头抽了什么风?逃婚出来的,现在却要相亲。

    “你别工作……”阮丹宁正伸手去拽她的平板,包厢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男主角来了,乐雪薇自觉的收好平板,客气的站起来和对方问好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对这男的第一印象可不怎么样。长的一般,这是其次,总感觉有点缺乏男子气概。依她对丹丹的了解,她也绝对不会喜欢这一款。一顿饭吃的倒是客客气气,可最后丹丹也没把手机号留给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拉起乐雪薇就往外走,简直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开溜!”阮丹宁脸不红心不跳。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啊,我看不上他!快走,不回去了!我去上洗手间,你去帮我把单买了,不占人家这便宜。”阮丹宁把包塞到了乐雪薇身上,自己转身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阮小姐!”

    谁知道,一到那门口,就刚好撞上了‘相亲男’,阮丹宁暗骂,真倒霉!

    “嘿嘿,好巧啊!”阮丹宁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比我先来吗?怎么还在我后面?”相亲男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走的慢!”阮丹宁暗骂,慢你妹!

    “噢,我已经好了,我在外面等你?”相亲男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客气,我自己会回去。一会见啊!”阮丹宁苦笑着推辞,真倒霉!怎么还这么缠人,这性格真是妥妥的不要不要的!

    “这样啊,好,我回去等你。”

    相亲男才走,阮丹宁这还没松口气呢,胳膊上猛的一紧,竟然被人大力拖拽着进了洗手间里!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发现艾玛,里面的人怎么都是站着撒尿的?

    哇擦……男厕所哈?

    抬头看向把她扼住的人,对上杭安之温润如玉无害的那张俊脸,阮丹宁气不打一处来,瞪着他低吼,“你干什么?有毛病啊?”

    “我俩谁有毛病?现在是你在男厕所,你还说我有毛病?小子,你该不会真是个小子吧?”杭安之笑的一脸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靠之!”阮丹宁咒骂,实在不好意思看着一屋子站着撒尿的人,闭上了眼,嘴巴依旧喋喋不休,“你想干嘛?我今天又没得罪你,你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男的,谁啊?”杭安之罩住她不放,状似不在意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谁?”阮丹宁闭着眼,没弄清什么情况,“噢……你说刚才跟我说话那男的?跟我相亲的那个?”

    杭安之脸上的笑容蓦地收住了,狠剜向阮丹宁,“你相亲?”语气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对啊?怎么了?”阮丹宁闭着眼,试图推开杭安之,“差不多行了啊!快放开我……我赶时间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杭安之冷笑,这丫头竟然敢相亲?他怎么听说她相亲,心里面就这么的不痛快呢?嘴巴不自觉就毒了起来,“相亲?就你这样的还相亲?那男的知道你浑身上下都被我看光了吗?”

    “靠之……”阮丹宁闭着眼,一听这话,破口大骂,“杭安之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,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要再胡说八道,我对你不客气!唔……”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阮丹宁眼前一片漆黑,耳朵里嗡嗡直响,嘴巴好像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给堵住了,还有点凉。等等……怎么还有东西钻进她嘴里来了?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杭安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听说她相亲,非常的烦躁,看她嘴巴一张一合的,就想要堵住它!于是,一低头,毫不犹豫的就给堵上了。

    男洗手间里,发生这么香艳的一幕,还不叫认起哄?

    “喂,两位,站在这门边不好吧?要不,那里面有隔间,您二位移步里面?也省的影响别人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通嘲笑,让阮丹宁幡然醒悟,睁开眼猛的推开了杭安之,她一张脸全都红了,气喘吁吁的瞪着杭安之,抬手用力的擦着嘴,“你干什么?你疯了?你同性恋啊?”

    “哈?”杭安之一头黑线,他亲的是个女的吧?怎么会被骂做是同性恋?“臭小子,你没病吧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才有病!你不是男的吗?你不是口口声声叫我臭小子吗?男人吻什么男人?”阮丹宁一边大骂,一边往地上吐口水,“呸呸呸,我不知道你还好这口!真是倒霉,以后理你三尺!死同性恋!”

    骂完转身就跑,杭安之岂能让她这么就跑了?

    立即追上去,将她压在过道的墙壁上,怕她再跑,张开双腿将她牢牢夹住,“丫头,你是女孩儿,我让着你,但有些话不能乱说!什么死同性恋?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阮丹宁懒得跟他废话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我一件事,我就放!”杭安之不松手。

    阮丹宁连连点头,“知道了,我是绝对不会把你是同性恋是事情说出去的,所以你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不许相亲!”杭安之头疼,这丫头正常吗?他吻了女孩,怎么还能被她歪曲成这样?

    “哈?”阮丹宁愣住了,受惊不小,“我没听错吧?我相亲关你屁事啊?我爱相亲相亲,爱跟谁相亲就跟谁相亲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许!”杭安之轻捏住她的下颌。“看着我,答应我!”

    “噢!天哪!”阮丹宁抓狂,“这位官爷,求求你了……放了老百姓吧!你还不带人家失恋了,寻找下一站幸福用来疗伤吗?”

    失恋?杭安之一听,心里更不痛快。“你还跟谁恋了一场?跟谁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阮丹宁要晕倒了,“这位官爷,这是**。谈恋爱不犯法吧?您就饶了我吧!反正是失恋了,要找下家,要疗伤!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不行……”杭安之蛮横的说着,突然身后有人叫他。

    “杭议员,是这样……大家都在里面等着,看您这么久还没有回来,所以,让我出来看看,您这是……这位小姐是?要不一起来?”

    杭安之蹙眉,松开了阮丹宁。“回去吧!记着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嘁!有病!”阮丹宁一旦脱离了桎梏,便是有恃无恐,生龙活虎,“鬼才理你!”吐了吐舌头,转身跑远了。

    杭安之看着她跑远的身影,扶额摇了摇头,这丫头,才多少日子不见,就又是失恋,又是相亲的?平时看不出来,就跟男孩子一样,还以为她不会这么早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为什么……好像特别在意?刚才他甚至还强吻了她?

    这么冲动的行为,太不像他了!他从小被严苛训练,情绪、心思都控制的很好,年纪轻轻却已经圆滑有余,怎么遇到这个丫头就变得方寸大乱?难道是……杭安之摇了摇头,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阮丹宁一路跑出‘东亭’大门,乐雪薇已经等了好半天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久?”

    阮丹宁哭丧着脸,捂着肚子,“快别说了,尿急,赶快叫车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啊?尿急?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?”乐雪薇讶然。

    一辆出租车开过来,阮丹宁急急拦下,报了地址。在车上才像乐雪薇解释到,“你不知道啊,刚才遇见一个变态啊,上来逮着我就亲啊!我是费了多大的功夫才逃离魔掌啊!”

    “噢?”乐雪薇看她夸张的样子,并不是太相信,而且,她这个样子,看来强吻她的一定是个帅哥!丹丹这样子,怎么都是很享受嘛!

    出租车内,广播播放着——D·s集团总裁韩承毅,投资100个亿,助力文化司,看来,D·s集团将来除了在实业领域以外,将要拓展更宽的业务……

    阮丹宁粗心大意,没听见,可是乐雪薇却是听到清清楚楚。韩承毅、100个亿、文化司……他离她已经这么远了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