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6章 挡箭牌

关灯
护眼
    长夏,书房。

    韩承毅忙完了从书房出来,转身去母亲房间。

    赵梓彤刚好开门出来,看到韩承毅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“嘘……伯母刚睡着,你别进去了,她没事,晚饭吃的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承毅点点头,动了动薄唇,“谢谢你,你一直这么陪着我母亲,有你在,她很开心,身体也变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赵梓彤轻笑,“没什么,我也没做什么,主要是老人家太孤独了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默然,这个家本来是可以很热闹的,只是现在却变成了这么一副凄凉的景象,责任都在他身上。“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吗?你也忙了一整天了。”赵梓彤摆摆手,“让司机送吧!承毅哥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轻笑,“不要紧,我平时也没有这么早休息,送你回去的时间还是有的……走吧!”

    “那,谢谢承毅哥。”赵梓彤没再推辞。

    韩承毅从车库把车开出来,带着赵梓彤开出了长夏。车厢里有些烟味,赵梓彤闻不习惯,韩承毅便把车窗打开了,春天来了,晚上的风并不那么凉,吹在身上很舒服。

    到赵家,要经过一段闹市区。

    帝都是座不夜城,这个时间,闹市区还很热闹。

    街上人来人往,有不少卖花的人。赵梓彤记起来,一个月前是情人节,今天是白色情人节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。”赵梓彤看向韩承毅。

    他们这段时间相处的不错,韩承毅虽然对她还是不怎么热络,但终归没有再像以前一样莫名其妙的骂她了。赵梓彤也把心思都放在了陪伴韩夫人身上,想必韩承毅是感念她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韩承毅侧过头看了看赵梓彤,不解的问,“是饿了吗?想吃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赵梓彤摇摇头,把手伸给他,“承毅哥,能给我一百块钱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韩承毅一怔,随即点了点头,把车子停在路边,取出钱包,抽出一百块递给赵梓彤,“你要买什么?我去帮你买就是了,你告诉我,你在车上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买!”

    赵梓彤接过钱,下了车。走到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跟前,跟她买了几只玫瑰,笑嘻嘻的拿在手上。让韩承毅给她买,她是不敢的,但是这个一百块钱是韩承毅给的,那么就权当是他买来送给他的哄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闻了闻手里的花,不怎么香,可是她很喜欢。

    韩承毅看着赵梓彤捧着花走回车上,疑惑更甚,“你要一百块就是为了买这几支破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梓彤陷在自己的小幸福里,这是用承毅哥的钱买的,怎么能一样?“怎么是破花?很漂亮的花好不好?”

    韩承毅点点的头,没再说什么,发动了车子将赵梓彤送回家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他开的比较慢,仔细一看才发现今天满大街都是卖花的。韩承毅当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,他只是看着满大街的玫瑰花,想起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玫瑰,蔷薇……雪薇,小雪。

    蓦地停下车,韩承毅走进一家花店。

    店主热情的上来招呼他,“先生买花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要送给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不是,是我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那你们有孩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有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您太太很幸福啊!先生,买束大的吧?您太太为您生了三个孩子,多不容易啊!你们一定很相爱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照旧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从花店出来,韩承毅手上多了一大束火红的蔷薇,包装的很漂亮,他把那束花小心翼翼的放在车后座,发动了车子,驶向帝都大学后面的职工宿舍小区。

    熟门熟路的开到乔家门口,里面已经是一片黑暗。韩承毅下了车,取出那束玫瑰花,弯下腰放在院门口。而后,静默着望着院子里,良久才转过身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阮丹宁和乐雪薇出门上班,便看到了门口的这一大束蔷薇。

    “哇擦……”阮丹宁捡起那束花,咂嘴,“啧啧……怎么会有这么一大束花?谁送的?我看看,有没有卡片?”

    翻了一阵,什么也没找着。

    “奇怪,没有卡片,怎么放在这门口?”阮丹宁摸不着头脑,“昨天是白色情人节,是送给你的还是送给我的?”

    乐雪薇轻笑,“怎么会有人送给我?我身边跟着三个孩子呢!现在没有行情, 肯定是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也是。”阮丹宁毫不谦虚的点点头,“不过,究竟是谁暗恋姐啊!连个卡片也不写,谁知道是他送的啊?嘁……胆小鬼!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那个逮着你就亲的人!”乐雪薇凑到她耳边大笑,“哈哈……追上门了!”

    “去!”阮丹宁一阵恶寒,想想那个画面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手上一甩就要把花扔了,可是,却突然又觉得舍不得,“还是不扔了,多漂亮的花啊,别浪费了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在小区门口分开。

    这个周末,韩夫人请了赵梓彤和他父亲来长夏吃饭,这件事,韩承毅也是到了临时才知道,母亲让她早点回来,一回来却告诉他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赵梓彤到的比较早,赵司长临时有个会议要晚一点来。韩承毅觉得在赵司长来之前,有些话需要跟赵梓彤说一说。

    “梓彤,坐。”韩承毅领着赵梓彤进了书房,斟酌着用词。

    理智客观的分析,赵梓彤确实是个很好的女孩,她和以往他交往的过那些女孩不一样。她不止是外表和小雪相似,连性格、心地都是很像的,对这样的女孩,韩承毅选择好好的跟她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,你说。”赵梓彤提着心,大概猜到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妈她很喜欢你,我也很感谢你这么一直陪着她……家里这么冷清,我二姐又跟我妈不是很贴心,在家的时间不多。多亏了你,你是个很热心、心肠很好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先是道了谢,话锋慢慢转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说话太严厉了,可能伤害到你。我其实,一直是把你当妹妹看的,你确实很讨人喜欢,但是……也只是当做妹妹一样喜欢,你懂我的意思 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梓彤缓缓的点头,看着韩承毅,“我知道,承毅哥,我没有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听到这话,韩承毅松了口气,“那我就放心了。今天我妈请赵伯伯过来,恐怕要说些让你误会的话,我是不想伤害你,所以想现在跟你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赵梓彤蹙眉,“承毅哥,其实,我觉得,这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韩承毅讶然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,你想过吗?如果没有我,还会有别人。”赵梓彤分析的头头是道,“站在伯母的立场,她想要给你找个伴,这一点是没有错的。她现在看上的是我,不是件好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有点糊涂。

    赵梓彤咧嘴笑到:“我不介意当你的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懵了,她居然这么说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梓彤豁达的一笑,“其实,我也想要找个自己喜欢的、也喜欢我自己的。我知道承毅哥的意思,我不会要求你对我怎样的,有我挡在你面前,相信伯母以后就不会再给你制造各种相亲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小雪不在的那四年,母亲安排的一场又一场相亲,韩承毅真是不胜其扰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不行,这对你一个女孩子的名义,有多大的影响?”韩承毅摇摇头,这样不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影响?你放心,只是让伯母安心,我不会和你订婚,也不会和你结婚,更不会用下三滥的手段缠着你,难道你信不过我吗?”

    赵梓彤的话,让韩承毅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也不会说的,伯母怎么想是她的事,一会儿我爸来了,我会见机行事,不会让他们把话题乱扯开的!”赵梓彤站起来去拉韩承毅,“你要是心虚,就什么都不用管,看我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梓彤,这……”韩承毅还是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自愿的,又不是让你娶我,这么为难。”赵梓彤佯装恼怒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韩承毅讪讪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走吧,出去吧!总之一切看我的。”赵梓彤推着韩承毅往外走。

    下到楼下,赵司长已经来了,韩夫人正陪着说话。气氛很好,赵梓彤朝韩承毅使使眼色,“你别说话,看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顿晚餐,韩承毅果真就没说两句话,餐桌上热热闹闹的,赵梓彤的话很多。她很会说话,把韩夫人和赵司长都哄的很开心,这看上去就像是顿普通的家常便饭,话题也没有绕到韩承毅不想听的那方面。

    韩承毅注视着赵梓彤,赵梓彤默默的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子能哄母亲开心,那么能挡一阵,就挡一阵吧!虽然有些对不起赵梓彤,就把她当成妹妹一样好好疼爱就是了。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