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章 喜讯

    “爸爸,帮我救个人,救救杭泽镐。”赵梓彤极缓的说到。

    赵司长脸上那抹纵容的笑意霍然僵住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,板起脸来,口气很严厉,“胡说什么?杭泽镐这个名字,现在帝都哪个角落都是禁词!你小孩子家家的,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,不要随便乱讲。”

    就猜到父亲会是这个态度,赵梓彤倒也没有多少惊讶,继续缠着父亲磨洋工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听我说完,杭泽镐他是冤枉的。我虽然不是你们那个圈子的,可是,在这个家里长大,多少明白一点,杭泽镐这是遭了人陷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赵司长态度很强硬,“少胡说八道!你要是再说这些,爸爸真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赵梓彤看父亲脸色不对劲,心里也是有些害怕的,可是想想韩承毅,这件事又不能不管。“爸,你别生气,能听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说什么我都不想听!再说了,我也帮不了这个忙!杭泽镐惹的是多大的麻烦啊?你以为凭我的本事就能救的了他吗?”赵司长眼神一敛,看向女儿,“你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杭泽镐的事情来了?谁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赵梓彤坚持不懈的缠着父亲,“是承毅,他想要把杭泽镐捞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梓彤把韩承毅对她说的话,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给父亲听。赵司长一听这话,更是不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赵司长手臂一挥,“这个韩承毅打的什么主意?杭泽镐和他那个太太是什么关系,你不知道吗?他这害人是一出,救人又是一出,究竟是什么意思?反正我也不想管了,这件事,总之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接着一想,又觉得女儿非常傻。

    痛心的骂道:“彤彤,你傻啊!韩承毅现在要捞杭泽镐,什么意思?那不是明摆着要救老丈人吗?到时候,老丈人救出来了,你的位置往哪里放?你别被人给耍了啊!”

    赵梓彤急急摇头,“爸,承毅哥不会的!我和他已经分不开了!”

    赵司长蓦地顿住,满脸惊异的看着女儿,“你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赵梓彤低下头,“你不要问那么详细,总之,我和他已经分不开了!爸,你就答应我吧!你救了杭泽镐,承毅哥以后一定会好好对我的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他说的?”赵司长心下一凉,猜测着女儿话语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赵梓彤已经别无选择,她很了解自己的父亲,只有把自己豁出去,才能说得动他。

    赵梓彤咬牙,点了点头,“承毅哥觉得对不起雪薇,毕竟他们是夫妻一场,是不是?如果,杭家变成了这样,他还无动于衷,那爸爸,你觉得这样的男人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赵司长闭了闭眼,那些大道理,他不想去深究,他不死心的问了句女儿,“真的,分不开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梓彤心虚,强撑着点了点头,“是,分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司长颓然的往沙发上一坐,许久才点了点头,“爸爸知道了,爸爸会看着办的。”

    这,就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乔家的门铃,被急促的摁响。

    阮丹宁走过去开门,倪俊冲她点了点头,疾步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乔教授,雪薇呢?”倪俊四处没看乐雪薇,言辞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在这。”乐雪薇抱着早早从厨房出来了,手里拿着奶瓶。“我给早早冲奶粉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雪薇……”倪俊朝乐雪薇使使眼色。

    乐雪薇立即想到了上次倪俊跟她说的,能把杭泽镐弄出来的事情。于是,把早早塞到了丹丹手里,“早早乖,干妈喂奶喝,妈妈和叔叔有话说——倪俊,我们上楼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一起上了楼。

    弄得乔万东和阮丹宁面面相觑,“怎么回事?他们还有什么话我们不能听的?”

    阮丹宁瘪瘪嘴,低头喂早早喝奶:“那怎么不会有……没看出来倪俊对雪薇那意思吗?不要太明显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咦!”乔万东立即表示惊讶,摇头否认,“丹丹你不要什么话都敢乱说!怎么可能呢?雪薇是有丈夫的,而且连孩子都有了三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乐慈现在在房里休息,乔万东说话就无所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虽然暂时分开了,可是那两孩子感情好着呢!是绝对不会分手的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不赞同的瘪瘪嘴,“我看悬,您没看阿姨那一听到、一见到韩承毅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啊!”

    乔万东还是不相信:“那、那也不能是倪俊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倪俊哪儿不好了?我看他对雪薇很好……跟着韩承毅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,太累了,还是跟着倪俊好。”阮丹宁满嘴毫无顾忌的说着。

    突然,怀里的早早大哭起来,奶也不吃了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乔万东大叫:“看你,胡说八道把早早吓的!早早是要认爸爸的!”

    楼下两人正半玩笑、半正经的说着,此刻在乐雪薇的房间里,气氛却氛围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倪俊,怎么样了?是上次说的事情,有眉目了吗?”

    倪俊点点头:“是,如果不出意外,很快就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乐雪薇倏地捂住唇瓣,控制不住喜悦,眼泪噙在眼眶里,“真的吗?虽然你上次那么跟我说,但是,我没有想到这是真的!爸爸被关了这么久,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倪俊看着她哭,心里便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“雪薇,你别哭,是真的。不过事情有点奇怪……”倪俊犹豫了片刻,掏出手帕来递到乐雪薇跟前,“给……擦擦眼泪,别哭了,这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毫不介意的接过,擦了擦眼泪,“你说奇怪,怎么奇怪?”

    “啧!”倪俊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才说奇怪。虽然我是按照程序来,找了不少人,也托了很多关系,可是,总觉得比想象的要容易,至于为什么,我也说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听了,却不怎么在意,这个时候,她最在意的便是父亲能够回来了!他一身的病,怎么能再受什么折腾?

    “这件事,先不要告诉家里,我怕万一有变,妈妈会很失望,她现在已经很脆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,会等消息确切了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完了话,一同出了房门往楼下走,却听楼下热闹的很。

    “哟,杭少爷,您怎么来了啊?这么大好的休息天的!”阮丹宁一开门看到杭安之,就成了斗鸡。

    杭安之看她在家,哪也没去,很是满意,“没出去约会?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阮丹宁跟杭安之就是不能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义母呢?我是来找她的。”杭安之看见她心情很好,不想跟她斗嘴,最近都是这丫头气他,他可没主动惹过她。

    “睡觉没起呢!”阮丹宁哼哼。

    “哥,你来了啊!”乐雪薇和倪俊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雪薇。”杭安之一抬头,看到倪俊也在,立马冷下了脸。回头看看阮丹宁,原来不出去约会的理由在这儿呢!心上人在这待着呢,她还需要出去约会吗?

    “安之。”

    身后,乐慈拉开房门走了出来,她刚起来,还有些睡意。

    “义母。”杭安之上前扶住乐慈,“最近有没有好些啊?你身体本来不好,可要好好保重,宋国医开的药,你都有好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慈漫不经心答应着,“我没事,我这样算什么啊?主要是你义父,他还受罪呢!我也不能经常去看他,哎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挑眉一笑,“义母,今天安之来,就是给你带好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望向杭安之,这个家都鸡飞狗跳、四分五裂成这样了?还能有什么好消息?

    杭安之淡笑,“怎么都这么看着我?我说真的,义母,义父就快能放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将大家沉默的时间拉的更长了。

    “安之、安之,你说的是真的吗?这是怎么回事?”乐慈首先激动起来,抓住杭安之的手,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,“快说说、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这孩子,不要卖关子?”

    杭安之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,我这不是正说着的吗?义父这次关在里面,我也没闲着,上下找了很多人帮忙,当然了,义父能这么顺利出来,还要谢谢倪俊——倪俊是不是?”

    倪俊一怔,看了看乐雪薇。刚才他们想不通的疑惑似乎迎刃而解了,原来倪俊能这么顺利疏通的缘故,是因为杭安之。想想也是,杭安之在位,他要活动起来肯定是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哥你在做这些。”乐雪薇感激的看向杭安之,“我和妈妈都怕连累你,不敢让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摇头轻笑,“傻丫头,说什么傻话?那也是我父母,对我有养育之恩的,我真的能看着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和乐慈都忍不住掉眼泪。

    杭泽镐要出来了,苦难就要结束了。这个家,终于要平静了……

    阅饼兑换码:ePVmzN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