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章 麻烦

关灯
护眼
    杭泽镐回家的那天,是乐雪薇和倪俊一起去接的,杭安之因为身份怕带来不便只好在家里等,乐慈本来也要去,可是乐雪薇怕她太激动,坚持没让。

    杭泽镐的身体还很虚弱,倪俊要抱他起来,杭泽镐不好意思,开始并不愿意。还是乐雪薇说话管用,“爸爸,让他抱吧!你这样走下去,我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听女儿这么说,杭泽镐才顺从了。

    倪俊抱着杭泽镐从病房出来,外面阳光让杭泽镐瞬时闭上了眼,眼底控制不住的潮湿。乐雪薇体贴的上前握住父亲的手,靠在他耳边低语,“爸爸,好了、都好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医院行政楼,最高层的院长办公室里,韩承毅手拿望远镜低头看着,倪俊把杭泽镐抱上了车,车子徐徐开出医院大门——他把望远镜放下,嘴角一抹淡淡的笑意,小雪今天一定很开心。

    乔家,满屋子的人都在等着了,倪俊将杭泽镐直接抱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泽镐!”乐慈坐在丈夫身边,夫妻俩分开的这段时间,都苍老憔悴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阿慈。”杭泽镐感慨万千,此刻的感觉还不太真实,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出来。“怎么感觉像做梦一样?”

    “爸爸,这不是做梦,是真的,是安之哥和倪俊帮的忙。”乐雪薇细心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杭泽镐怔忪,看向倪俊点了点头,轻笑: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倪俊客气的报以一笑。“我也没做什么,只是尽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的目光往后停留在杭安之身上,“安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义父。”杭安之上前握住杭泽镐的手,“您现在回来了,义母和雪薇都可以放心了,好好养好身体。”

    杭泽镐看着杭安之,欲言又止,“……安之,你一个人,要……记得与人为善,你的本家也是世代官绅,这些道理相信你小时候就知道,义父现在帮不了你了,以后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,安之知道。”杭安之静默片刻,沉声应了。

    有乐慈陪着杭泽镐,其他人都退了出去。乐雪薇这才注意到,刚才一直没见到乔万东,今天是周末,他怎么会不在?猛然意识到养父的处境,乐雪薇敲响了养父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推开门走进去,乔万东正在书桌边装模作样的翻着教案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乐雪薇走过去,在乔万东脚边蹲下,脸颊迈进他膝盖里,乔万东抬起手来抚摸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只听乐雪薇闷声说到:“爸爸,你不要难过,雪薇是你的女儿……雪薇谢谢你,谢谢你为雪薇做了这么多,你不会失去我的,爸爸你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乔万东叹息般应了一声,“爸爸知道,爸爸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抱住养父,克制住眼泪。走过这些年,她才知道,她的善良并非遗传自父母,而是来自于养父的言传身教,这世上最仁厚的人莫过于他。

    杭泽镐在乔家安顿了下来,乐雪薇随即找来了宋国医。

    “宋伯伯。”乐雪薇把宋国医拉到一边,悄悄的跟他说起杭泽镐的病情,“这件事,我还没有告诉其他人……只有我和倪俊知道。宋伯伯,您医术这么高明,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宋国医一听,顿时很诧异,“什么?脑子里有肿瘤?这怎么可能?这绝对是误诊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又不是什么急性病,这怎么可能?”宋国医坚持自己观点,“你爸爸的健康一直是我负责的,我很有把握。这样吧,抽个时间,带你爸爸到我那里去,做个检查,看了报告再说,好吗?”

    听宋国医这么说,乐雪薇心里又燃起了希望。抽了个时间,和倪俊一起带着杭泽镐去了趟宋国医那里做了检查。结果出来,肯定了杭泽镐脑子里的肿瘤的确是误诊。

    “没事,太好了!”乐雪薇激动的握住倪俊的手,“倪俊你听到了吗?是误诊!爸爸根本没事!”

    “是,听到了。”倪俊被她这么握着手,只觉得口舌干燥,手脚、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雪薇,这件事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”倪俊提醒乐雪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乐雪薇不解。

    “伯父是以这个为借口保出来的,你忘记了?医院误诊的事情必须给瞒着,还麻烦宋国医继续给伯父做治疗……宋国医在帝都的威望,相信不会有人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倪俊清清楚楚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噢,对对。”乐雪薇恍然大悟,连连点头。“宋伯伯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宋国医欣然接受,笑道:“放心,这么点事情,以我和你爸爸的关系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有关杭泽镐脑子里的肿瘤,就这样被当成了一纸误诊,却不知道,这是韩承毅花了多少心血和财力才办到的。

    帝都酒店,宴厅,这里正在举行文化司的活动。

    作为这一次100个亿的项目投资方,韩承毅自然被应邀出席。不过,他并没有具体出面,公司自然有负责这方面的高层,他今天来,只是为了给赵梓彤面子,同时也为了当面谢谢赵司长。

    “承毅哥,你来啦!”

    赵梓彤一身绛色礼物,发髻侧绾,成熟中透着俏皮。

    韩承毅点头笑笑,“看起来很热闹,不知道赵伯伯有没有空?他要是很忙,我改天见他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嘁!”赵梓彤不屑的冷笑,“省省吧!我爸爸再忙,还能比你更忙吗?别说这些场面话,快跟我过来。”说完拉起韩承毅就去找赵司长。

    赵司长正在接待来宾,赵梓彤隔着人群朝父亲招手,指指身边的韩承毅。

    赵司长撇开来宾,朝着韩承毅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赵伯伯。”韩承毅微一颔首。

    赵司长看了一眼女儿,“梓彤,你去和同事在一起,爸爸和承毅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赵梓彤不解,“你要跟承毅哥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你去就去。”赵司长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韩承毅朝赵梓彤勾唇一笑,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听韩承毅这么说,赵梓彤才答应着走了,临走还嘱咐赵司长,“爸,你不要把你工作上那一套用在承毅哥身上啊,不要那么严肃,说什么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赵司长蹙眉,女儿这么向着韩承毅,他还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“赵伯伯,这次的事情,承毅真心谢谢您,要不是您帮忙,一定是办不成的。”韩承毅诚心道谢,没有提杭泽镐的名字,怕人多嘴杂,彼此明白就行。

    赵司长看了看人群里的赵梓彤,笑说:“梓彤啊,从小心思就很单纯。”他没有接韩承毅的话题说,却直接转到了女儿身上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怔,轻笑着附和:“是,赵伯伯把梓彤培养的很好,名门千金里,梓彤是很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,我是看在梓彤的面子上,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出手的,你知道吗?”赵司长把话题转到了重点上,“我一辈子没有介入过纷争,只希望,我这么做能让女儿得到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怔住,脸色蓦地变了,赵司长这话什么意思?他出手救杭泽镐,和赵梓彤的幸福有什么关系?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赵梓彤究竟是用什么办法,让自己的父亲同意的?

    摸不清具体情况,韩承毅只好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承毅,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,既然我救了你要救的人,梓彤也说了和你已经分不开了,那么,希望你以后一心一意对她。你这么重情重义,赵伯伯可以相信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赵司长一边说,一边朝着韩承毅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赵伯伯。”韩承毅顿住,他现在是完全陷入了谜团中,什么他和梓彤已经分不开了?什么叫他以后要一心一意对待赵梓彤?这些可不是能开玩笑的!“我想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司长,仪式要开始了,上边等着你发言。”赵司长的秘书走了过来,在赵司长身后催促着。

    赵司长打断了韩承毅,“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看着赵司长离去的背影,韩承毅愕然,迅速在人群里搜寻着赵梓彤的身影。找到赵梓彤,疾步走过去,扼住她的手腕拉着她走到角落里,沉声质问:“梓彤,你跟你爸爸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梓彤一怔,突然心虚的别开了视线,“哎呀……爸爸真是,怎么什么都说!”

    韩承毅一看她这样,心里更没底了,“究竟怎么回事?为什么赵伯伯会说出,要我一心一意对你这种话来?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赵梓彤干脆闭上了眼睛,真是太丢人了,这叫她怎么说?“承毅哥,你别问了,你不用把我爸爸的话放在心上,这些我会看着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说了什么?什么叫我们分不开了?!”韩承毅见她执意不肯说,隐隐有些不耐,嗓门也提高了。

    赵梓彤心一横,说到:“就是那个意思!一定要我说的那么明白吗?我爸爸那么固执中庸的人,如果我不那么说,他怎么可能答应帮忙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哈?”韩承毅怔忪,反应过来赵梓彤指的是什么,条件反射的扬起了拳头砸在她身后的墙壁上,低吼道,“赵梓彤,我对你一直以礼相待,可并没有碰过你一下!也没有说过任何会让你误会的话!”

    3:aF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