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 错觉

    韩承毅仿佛没有感受到乐雪薇诧异的眼神,继续解着扣子,看乐雪薇呆愣着,抬眼扫向她,淡淡说到,“后面有件备用衬衣,帮我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张大了嘴巴,眼睛圆圆的、嘴巴圆圆的,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“嘁!”韩承毅轻笑,催促道,“快!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?外面一群人都在等着呢!你不是要我穿着这个沾着口水的衬衣出去吧?我是无所谓,可是,你从我的车上下去,他们会怎么想,我可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!”乐雪薇迟钝的答应着,解开安全带下到车后座去取备用的干净衬衣。等到她拿来衬衣,打开车门,韩承毅已经脱了衬衣,敞着上身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乐雪薇脸上一热,虽然他这样子,她已经看过无数次,可是,现在他们的关系,是即将签字离婚的夫妻,她再这么看,就有些不合适了吧?

    “给你……”乐雪薇把衬衣往韩承毅手上一塞,人就准备往外去,然而手腕上一紧,身子被一股大力拉进了车里,失去重心一下子扑到了韩承毅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趴在韩承毅胸膛上,双手抵在他蜜色的精实肌肤上,立即像触电般想要挪开,嘴里结结巴巴的说着,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着急了,动作就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越是慌乱,就显得越是笨拙,两只小手似乎是有意在韩承毅胸膛上游走一样,她明明是要起来的,可是怎么起不来呢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韩承毅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在他怀里打滚,心情异常的好,勾唇轻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乐雪薇抬起头来看着他,感受到他眼里戏谑的意味,当即恼羞成怒,“笑什么?还不是你拉我进来的?你换衣服,拉我进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韩承毅好心情的伸出胳膊揽住她的腰,低下头在她耳边低语,“你弄脏的,你不帮我换吗?”

    这个……她弄脏的?好吧,是她弄脏的,可是,他要不要用这种别有深意的口吻说?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什么意思呢!乐雪薇气鼓鼓的坐起来,取出备用衬衣扔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赶紧换上吧!不是说,大家都等着呢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无辜的眨着桃花眼,眼底一片澄澈,指指胸口潮湿的地方,“这儿还没擦干呢!就这么穿上吗?那不又弄脏了?”

    乐雪薇气结,“你自己不会擦啊!”

    “你弄脏的。”韩承毅斩钉截铁、理直气壮。“快点,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:“……”她跟这个人,究竟有什么道理可说?气闷的扯过纸巾,闭着眼往他胸前凑,想着胡乱擦一擦就是了,反正就是那么一块地方嘛!

    倏尔手上一紧,却是被韩承毅握住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乐雪薇受惊,猛的睁开眼,看着韩承毅握着她的手,质问到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啊!”韩承毅依旧一脸无辜,“你闭着眼怎么擦?位置不对,我就是想拉拉你,别白擦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是这么回事吗?怎么感觉他今天怪怪的呢?可具体的,她又说不出来他哪里奇怪,他一直都是这么霸道、**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擦干净。”趁着乐雪薇发呆,韩承毅握住她的手游走在自己胸膛上,指尖有意无意略过他的肌肤,如此磨蹭了半天,韩总才算是勉强满意了。

    乐雪薇木然,他怎么这么温柔?

    就在乐雪薇心猿意马的时刻,韩承毅却松开了她,抻开干净的衬衣,利索的换上,扯过领带往脖颈间一套,扭过脖子看向乐雪薇,“帮我系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刚想说,“你自己不会啊!”

    可是,韩承毅已经拿起了手机,“我打个电话给惜音,时间来不及了——喂,惜音,是我,告诉大家我马上过去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他一边给郝惜音打电话,一边用眼神示意乐雪薇,乐雪薇鼓着腮帮子、圆睁着眼睛,迟疑了片刻,老老实实的伸手绕到他脖颈上,翻过衬衣领子,替他打领带。

    彼此靠的那么近,韩承毅在讲电话,乐雪薇就凑在他跟前,他的气息尽数喷在她脸上。韩承毅一心两用,看着是在打电话,其实是在垂眼看着乐雪薇。

    小雪好紧张啊,是太久没有跟他亲热了吗?只是让她系个领带,她就紧张的鼻子上都冒汗了。孩子都跟他生了个三个了,还这么害羞,世上还有比小雪更羞涩的女人吗?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乐雪薇松开手,领带系好了,韩承毅的电话也打完了。

    一个抬头、一个低头,唇瓣就那么堪堪擦过,彼此都是一惊,却是不同的心态。乐雪薇迅速坐回位子上,感觉心脏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。而韩承毅则是懊恼的很,刚才怎么没一口咬住?!

    车门被敲响,郝惜音走了过来,打破了这诡异的暧昧。

    “三少、三少奶奶,大家都等着呢!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,郝惜音真不希望自己这个时候出现,可是,工作总还要做,工地上大家也都等了很久了,几位董事更是一催再催,她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乐雪薇心虚,急忙推开车门下了车。韩承毅耸耸肩,跟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三少、三少奶奶,请。”

    郝惜音在前面引路,韩承毅紧随其后,乐雪薇跟在最后面。往前到了工地上,韩承毅一眼望过去,竟然在人群里看到了梁佳文的身影,顿时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在这里?不是不让她跟进了吗?”韩承毅不悦的责问郝惜音。

    “回三少,是这样的,因为之前一直是梁协理在负责,所以交接工作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,对于这个理由显然不是很满意。顿了顿步子,眼角余光瞥向乐雪薇——小雪在这里,梁佳文也在这里,他是不是得做点什么?

    “总裁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走过去,一众等了半天的下属都有些按捺不住了,总裁一向来都是很守时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韩承毅点点头,示意郝惜音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本来跟在韩承毅身后,但渐渐也被人群冲开,不知道什么时候,梁佳文站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哼,看你这情况,跟他一起来的?”梁佳文不指名道姓,乐雪薇也知道是在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,一起去的律师楼,所以一起来了。”乐雪薇蹙眉,对梁佳文现在是一点好感也没有,以前觉得她是个能力很强、很独立的女性,但经过乔雨薇的事,只觉得她太心狠手辣了。

    “噢,律师楼?”梁佳文一听,心情颇好,得意洋洋的勾唇笑起来,“哈哈……怎么,终于走到这一步了?被抛弃的滋味如何?现在你也尝到了?乐雪薇,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,还没有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,就算你给他生了三个孩子又怎么样?最后还不是跟我一样,什么也得不到?”

    乐雪薇侧头看着梁佳文,很是诧异,她不能理解梁佳文的思维方式,也懒得跟她沟通,不同种人,价值观差的太大。

    前面突然停了下来,往前一看,是韩承毅掏出了手机,在接电话。韩承毅抬起手,示意大家不要说话,于是众人便都停止了交谈,等着他。

    安静的工地上,只有韩承毅一个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,梓彤。是,今天会晚一点,你跟我妈说一声晚饭我就不回去了,要和各位视察的高层一起,对……辛苦你了。”语气很和缓,细细的交代着,不似他平日里的形象。

    而这个形象,乐雪薇却是熟悉的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梁佳文讥诮的一笑,嘲讽着说道,“看见了吗?没了你,他还是可以换一个人,赵梓彤多好啊!没有你这么麻烦,皆大欢喜了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颗心不断往下沉,听到这话,她还是会难过的。

    梁佳文变本加厉,嗤笑道:“乐雪薇,你已经成了过去式了,真没意思,没想到你就这么点本事,枉我当初还花了那么大的精力对付你!”

    梁佳文蓦地的收紧拳头,恨恨的盯着韩承毅的方向,眼里的狠绝那么显然易见,这让乐雪薇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,总觉得梁佳文是个威胁,她不会做什么对承毅不利的事情吧?

    怀着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,乐雪薇一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乐总!”

    前面郝惜音在叫她,乐雪薇回过神来,“哎,是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您过来说一下工程的进度和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乐雪薇答应了一声,擦过梁佳文的肩膀走上前,心里想着一定要把梁佳文的事情告诉韩承毅,当初在韩承毅失踪的那段时间,梁佳文也曾有过为难韩家的行为。

    下午的视察总算结束,众人又被拉着去聚餐,乐雪薇本来是想走的,可是,心里又惦记着有话要告诉韩承毅,便也跟着去了。不过一整个晚上,韩承毅都忙着跟人推杯换盏,乐雪薇根本没找到机会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乐雪薇无奈托着下颌叹息,看来是白来了,要不还是改天再说吧!打电话也可以的。

    在乐雪薇准备放弃的时候,韩承毅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“大家继续,我去上个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看,机会来了,这些话,还是当着他的面说比较合适,于是放下碗筷,擦了擦嘴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97;R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