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 弱点

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大宝小宝被保镖抱在手上,却在不停的挣扎,“放开!放我和小宝弟弟下来!一群下人,居然敢这么以下犯上?!”大宝这口吻,已经很有父亲的架势,人小口气却是不小。

    乐雪薇此时也顾不得儿子这桀骜的口吻,她不明白的是韩承毅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啊?”乐雪薇手心紧握、一阵抽痛,蹙眉可怜兮兮的问着韩承毅。他是知道的,她不能和孩子分开的,即使他们分开了,可他对她仍然是很纵容的,他对她的好,她都能感觉到,可是现在怎么开始和她抢孩子了?

    韩承毅面上十分淡漠,眸光波澜不惊,说出来的话也是理所当然,“他们是我的孩子,我接回家是理所当然,这还有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杭泽镐和杭安之面面相觑,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阮丹宁却是忍不了的,卷起袖子上前找韩承毅理论,“笑话!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!你凭什么啊?大宝小宝长这么大,你做过什么啊?现在居然来抢孩子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韩承毅一记眼刀扫向阮丹宁,“凭他们是我韩承毅的骨血!阮小姐,你还是不要管的太多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阮丹宁听不了这些话,冲向保镖就要把大宝小宝抱过来,还招呼乐雪薇,“雪薇,不用理他,快,把孩子抱过来!生抢?哼,有钱人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盯着韩承毅,试图从他脸上揣测出些什么来,可是,没有……他太难懂了,此刻的他,就完完全全是个绝情绝义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身后传来阮丹宁惊呼的声音,她才一靠近,就被保镖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丹丹!”杭安之快步冲过去,堪堪扶住阮丹宁,阮丹宁一个趔趄正好倒在他怀里,“你怎么样了?要你出什么头?说你是假小子,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汉子了啊?”

    杭安之蹙眉责备了阮丹宁两句,猛的回过头看向韩承毅,哼道:“韩承毅,看好你的人!不要以为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“杭议员,哟,刚才没注意,你也在啊!”韩承毅装腔作势,眼神分外犀利,“我作为孩子的父亲,要把我的孩子带走,不是什么违法行为吧?触犯了帝国哪条法律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……”阮丹宁在杭安之怀里挣扎,急的跳脚,“好你个韩承毅,翻脸翻的真快!亏雪薇还惦记着你!你就是这么对她的?雪薇,你看好了,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说这个人有多好、多好!我看他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!赵司长的女儿不错啊!又年轻又漂亮,家世又好,你就直说了吧!现在是要抛弃雪薇,和那个狐狸精好,儿子你还想抢占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杭安之眼角一勾,低头看着阮丹宁,疑惑着问,“赵司长的女儿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阮丹宁冷笑:“哼,什么意思?韩三少,你看你要不要当着这些人的面解释解释清楚啊!说说你跟那个狐狸精是怎么你侬我侬的!呸,恶心死我了!”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,狠剜向阮丹宁,“阮小姐,看在你全家对大宝小宝有恩的情况下,我今天忍你,可是不要让我再听见你嘴里胡说八道!惜音——快把大少爷、小少爷带走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乐雪薇挡在韩承毅跟前,无论丹丹怎么闹,她都不要听,她只希望从韩承毅这里得到答案,“你告诉我,真的要把大宝小宝带走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垂下眼睑,万分不忍看小雪这个样子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肩膀一下子垮下来,双手无力的垂在身侧,他既然这么说了,那就是一定不可挽回了。

    韩承毅不敢再在这里多留,朝郝惜音一挥手,带着大宝小宝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韩三少。”一直没开口的杭泽镐这时候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韩承毅微微侧过身子,态度倨傲冷漠,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杭泽镐摇头叹息,“你和我杭家有仇,可我女儿是无辜的,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她?”

    韩承毅顿了片刻,轻笑:“杭先生,不是我残忍,杭韩两家势不两立,是你们把她害成这样!况且,我并不算绝情,小雪若是想孩子了,长夏的门永远为她开着,不过事先必须征得我的同意!”

    “韩承毅!”乐雪薇听不下去了,眼眶里噙着泪水,低吼道,“你不是要签字离婚吗?我什么都不要,你把孩子给我!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妈妈、妈妈!”大宝小宝配合的在保镖身上大叫,外带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韩承毅微蹙了眉,看向乐雪薇,那目光里有太多她看不懂的东西,“这件事,不用说了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,唯独孩子不能给你,他们姓韩,就该在韩家好好长大!惜音——磨蹭什么?赶紧带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郝惜音手一挥,保镖迅速抱着大宝小宝出了大门。韩承毅也没有多停留,紧随其后往玄关外走。

    “承毅!”乐雪薇急急追上去,跟着韩承毅到了院门口,一把握住他的手。韩承毅手上蓦地一紧,缓缓回过身来,眼帘上是她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不行吗?大宝小宝没有妈妈会闹的,孩子一闹就会不舒服,他们是双生子,一个不舒服另一个也会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拼了命才能忍住将她抱进怀里的冲动,看了看里面大门口,杭安之正摁住要追上来的阮丹宁。韩承毅压低了声音,对着乐雪薇说到,“小雪,你可以来看孩子,随时给我电话,你是孩子的妈妈,你记住,永远都是!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?你这么聪明,一定记得,小雪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抬起手拨开了乐雪薇的手,转身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乐雪薇呆愣着站在原地,眼睁睁的看着韩承毅上了车,这是什么意思?究竟要她相信他什么?

    “妈妈、妈妈!”大宝小宝趴在车窗玻璃上,小手不停的拍打着玻璃,嘴里不停叫着乐雪薇。

    “大宝、小宝!”

    孩子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,乐雪薇来不及多想,朝着徐徐开出的车子就追了上去,一边哭一边喊着孩子的小名。然而,车子越开越远,渐渐驶出小区,上了大路。

    “哈啊……”乐雪薇扶着膝盖停下来,脸上泪水交织着汗水。

    阮丹宁和杭安之这时候也追了出来,停在乐雪薇身边。

    阮丹宁的火气是压不下去了,破口大骂:“什么东西!看出来了吧?韩承毅这种人,就是极端自私冷酷无情,别看他以前对你怎么怎么好,现在呢?一旦有了新欢,发妻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少说两句。”杭安之捂住阮丹宁的嘴,低吼道,“还嫌不够乱吗?没看雪薇很难过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阮丹宁气闷,无奈的敲敲脑袋,“我这不是着急吗?——雪薇,你别哭,我们还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的,就算他再有钱,也要**律的,安之,你能帮忙的吧?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怔,随即点了点头:“放心,我一定会帮忙的。只是真的没想到,韩承毅居然绝情到这种地步,刚才你一直说的赵司长的女儿,指的是赵梓彤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一听赵梓彤的名字,又来火了,不耐烦的一挥手,“别跟我提那女的!人家这夫妻还没有正式离婚签字呢,她就迫不及待的倒贴上去了,真是缺男人缺疯了!正好,跟韩承毅这种无情无义的绝配!”

    杭安之蹙眉,不是太相信,“不会的吧?我看韩承毅对雪薇,还是很在意的,他们之间的误会不一直是因为义母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了,现在不一样了,赵梓彤多能耐啊!也是,有几个男人能守得住?”阮丹宁斜睨杭安之一眼,哼道,“你也是男人,怎么不了解男人吗?你们男人是什么样,你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说罢,抬起手来给了杭安之一肘子,“走开!”

    他们这里吵吵嚷嚷的,乐雪薇无心去听,失神的转过身往回走,本来好好的周末,她都很久没有带孩子出去玩了,怎么会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“雪薇……”

    “雪薇,你没事吧?”阮丹宁看乐雪薇不对劲,上前去轻轻搭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乐雪薇却猛地转过了身子,抱住阮丹宁不放,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,低低的呜咽,“丹丹……他是真的不要我了,他连大宝小宝都抢走了,他是真的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丹宁一听,刚才的火气全没了,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哄她,“不难过,他不要你是他瞎了眼,像他这种人,不值得啊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乐雪薇一个劲的摇头,“不是的,你不知道,他只会对自己在意的人好,他现在对我不好了,他真的不在意我了!他不要我了!”

    阮丹宁静默下来,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她,只能让她好好的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而这时驶出小区没多远的劳斯莱斯车上,韩承毅正捏着下颌,回忆着刚才杭安之和阮丹宁在一起的场景,唇边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,心里又有了算计。

    97;R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