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 好事将近

    司机将乐雪薇回到乔家,她才刚掏出钥匙,就见杭安之从里面冲了出来,面上表情很严肃,看起来有些不高兴,怒意莽撞。

    “哥,这么晚了,你怎么在这儿?”乐雪薇疑惑的看着杭安之,而且还是这么一副跟谁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杭安之不自在的扯了扯领带,生硬的笑笑:“跟义父说话,不知不觉就晚了,我现在要走了,你这么晚才回来?听丹丹说你去看大宝小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看了看她身后,没看到韩承毅的身影,诧异的问道:“这么晚了,韩承毅让你自己回来的?”

    乐雪薇本来心里梗了根刺,听了这话只有沉默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哼!”杭安之冷笑,“这个韩承毅够绝情,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!雪薇,以后不要再想着他了,世上好男人多的是,不在乎他一个!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,我进去了,哥你快回去吧!”乐雪薇避开这个话题,推开院门走了进去。身边所有人都在说韩承毅如何绝情,可是,只有她自己不死心,在这个世上最亲密的人,她没那么容易能在心底里放弃。

    进屋上了二楼,经过阮丹宁的房间,隐约听见里面一阵低低的哭声。乐雪薇蹲下脚步,走过去贴在门上仔细听了,确实没听错。秀眉一蹙,敲了敲门,“丹丹,我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以她和丹丹的关系,乐雪薇没有多想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迎面阮丹宁扑了过来,直扑到她怀里,将她一把抱住,乐雪薇吓了一跳——丹丹这是在……哭?天哪!阮丹宁这种生物,居然还会哭?在乐雪薇的印象里,丹丹简直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将她打败的。

    “丹丹,怎么了?我看看……”乐雪薇轻声安抚着她,想要看看她的脸。

    可是阮丹宁死死抱着她不放,哭哭啼啼的,“雪薇,他怎么这么坏?我又没有招惹他,我根本不想理他他,我说了很讨厌他了,他怎么这么讨厌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听不明白。这都是什么?什么他他他的?什么不理他,讨厌他的?

    “丹丹,你好好说,你这么说,我听不明白啊?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?谁欺负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阮丹宁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不说话,不过哭声倒是越来越小了,夹杂着骂声,“靠之,什么东西!他是我什么人啊!居然那样对我!”

    听她骂人了,乐雪薇反而放心了,笑道:“看你,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阮丹宁松开乐雪薇,抬起手胡乱在脸上擦了两把,嘴巴撅起,冷哼道:“哼!我当然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?别以为我会被小人打倒,我那是不想跟他计较!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一挑眉,心生疑惑,想起刚才在门口撞上的杭安之,犹豫着问到,“丹丹,你告诉我,你这么又哭又骂的,是不是因为我哥啊?”

    “?!”阮丹宁一惊,咬牙恨到,“我凭什么因为他啊!他以为他是谁啊!真是的,我到底是找他惹他了?为什么老是找我的不痛快?当官的了不起啊!他要是再骚扰我,那就是官逼民反!哼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噢。”乐雪薇看阮丹宁这咬牙切齿的样子,觉得杭安之前途堪忧啊!这两人都,是命里相克吗?从一见面就开始掐,这是要没完没了的节奏吗?

    伸手戳戳阮丹宁,乐雪薇八卦的问道:“这次又是为什么吵啊?他又在你洗澡的时候上厕所了?还是你大姨妈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雪薇!”阮丹宁一闭眼,怒吼道,“靠之,你这是站在哪一边?”

    “你!必须是你!”乐雪薇紧紧闭上嘴,认真的点着头,表情特严肃,阮丹宁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乐雪薇起得有点迟,照料好早早,下楼时大家都已经在餐厅里了。

    “靠之!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一大早的看到这种东西,现在的记者是没有东西可以写了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走到楼梯口便听到阮丹宁义愤填膺的声音,还有纸张被重重摔倒桌面上的动静。乐雪薇瘪嘴,看来一大早的,晨报上又登了什么了?

    “哎!这种东西还是不要让小雪看见的好,她要是看见了,还得难过。”这是乐慈叹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乐雪薇心头一跳,加快步伐走进了餐厅,大家一见到她都面露慌张,乐慈更是一把将报纸藏了起来。乐雪薇蹙眉走了过去,对着母亲伸出手,“什么?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雪,下来了?快吃东西。”乐慈讪讪的笑笑,拉着乐雪薇坐下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啊?”乐雪薇倔脾气上来了,最讨厌这种感觉了,所有人都知道就瞒着她一个人。“不给我看?我出门可以再买一份晨报,快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乐慈求助的看看丈夫,杭泽镐无奈的点点头,她只好把报纸递给了女儿。

    乐雪薇迫不及待的接过来一看,头版上登着一则新闻——D·s集团加大对文化司投资,集团总裁韩承毅与文化司长过往甚密,或韩赵两家好事将近。

    好事将近……

    乐雪薇垂下眼睑,将报纸合上。端起牛奶,举起三明治若无其事的往嘴里塞,还抬起腕表来看了看,“时间不早了,丹丹快点吃,不然一会儿出门人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阮丹宁没反应过来,雪薇这是……没事吧?

    “小雪啊,你没事吧?”乐慈担心女儿,韩承毅是怎么样她不知道,可是女儿一门心思显然还在对方身上。前段时间她确实因为丈夫的事情很恨韩承毅,忽略了女儿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没事啊!”乐雪薇嗓子眼梗的慌,可是她又怎么能让一家子需要依靠她的人担心?强忍住真实的情绪,保持面上的平静,三两口解决了早餐,拉着阮丹宁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出门,在阮丹宁面前就装不下去了,嗓子眼堵、心口堵,连胃也堵。乐雪薇不停敲打着心口,又捂着胃,“丹丹,有消化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啊!就知道你有事!”阮丹宁上来扶住乐雪薇,责骂道,“心里不高兴,吃不下就不要硬塞,你还吃的比平时都多!小区门口就有药店,可这会儿不知道开门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虚弱的摇摇头,轻笑:“没事,没有就算了,也不是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小区门口的药店,并没有开门。乐雪薇只好捂着胀的不太舒服的胃去了公司,本以为喝点水休息休息就好了,结果那一整天,胃都不怎么舒服,心里不畅快,身体又怎么能畅快?

    因为身体不舒服,乐雪薇提前打卡下班,想着早点回去。电梯门打开,却迎面遇上了赵梓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乍然撞上,彼此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下班了?”赵梓彤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应了一声,不打算再跟她多说什么,擦过赵梓彤的肩膀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雪薇!”赵梓彤看她转身走出两步,才将她叫住。

    乐雪薇停下脚步,修眉紧蹙。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赵梓彤背着双肩包,留着直长发,年纪上来说比她还要大,但举止却比她要显得青涩。

    乐雪薇苦涩的一勾唇,这就是区别,赵梓彤没经历过什么,可是她年纪轻轻的却已经历经沧桑。赵梓彤叫住她想说什么?向她炫耀吗?那还真是幼稚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赵梓彤轻咬着下唇,神态略羞赧,“我听说,你和承毅哥已经在办理签字离婚了,所以……你不会怪我的吧?以后,你们都会有各自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这话确实在道理上,乐雪薇是没法反驳的,可是,这话她不爱听。

    “哼!”乐雪薇冷笑,“赵小姐,这话你不要跟我说,我和韩承毅是在办理签字离婚,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情,我没有兴趣知道,请你以后不要问我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梓彤没想到乐雪薇看起来一副娇弱的样子,性子这么刚硬,倒让她措手不及了。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更好笑了,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?”乐雪薇蹙眉,胃里不舒服了一天,到了此刻,只觉得胃里塞了块冰,寒意直冒,和找梓彤的说了这么几句话,胃里突然一阵痉挛绞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!”乐雪薇捂住胃部,五官痛苦的纠结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雪薇,你怎么了?”赵梓彤吓坏了,好好的说着话,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总裁专用电梯突然打开,韩承毅从电梯里走了出来,一眼便看见了乐雪薇捂着肚子痛苦的模样。登时,他脑子里、眼睛里只看到乐雪薇,还管的了其他?

    “小雪?小雪你怎么了?”韩承毅疾步走上前,将赵梓彤一把推开,抱住乐雪薇,那副紧张、关切的样子,让赵梓彤一下子失了魂,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胃疼……”乐雪薇疼的脸色发白,没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怎么胃疼?”韩承毅心疼的把乐雪薇抱起来,一抬头看到赵梓彤,脱口吼道,“你跟她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97;R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