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信任并依靠

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雪薇,雪薇?”

    摇摇晃晃中,乐雪薇脸颊被轻轻拍打着醒过来。入眼处,是梁斯文英俊的脸庞和关切的眼神。乐雪薇随即发现,自己是被他半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想要起来,奈何却用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停下,梁斯文抱着乐雪薇下了车。

    夜色浓黑如墨,乐雪薇蹙眉观察着周围的环境——很陌生,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。她甚至不清楚,此刻是不是身在a国。昏昏沉沉了好长时间,一路水路、陆路,说是离开了a国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梁斯文抱着乐雪薇进了雕花铁门,这是一处幽静的宅院,四周几乎听不到任何杂音。

    乐雪薇被安顿好,梁斯文给她倒了杯水,“喝点水,我马上要出去,这段时间不一定能过来……会让下人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本能的偏过脸,不去接水杯,这些日子以来,她就是被梁斯文用药物控制了,才会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梁斯文轻笑,这笑容透着精明与算计,再不是乐雪薇所熟悉的温暖与友善,“放心,我不会再对你用药了。这里已经安全了,没有人会知道你在这里,而且,我也舍不得再对你用药。”

    即使他这么说,乐雪薇也不再信任他了,乐雪薇瞪着梁斯文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梁斯文站起来,俯下身子,在她额上落下一吻,“知道你不高兴,没关系,我有的是时间,可以慢慢等。好了,你好好休息,我真的还有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松开乐雪薇,不舍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梁斯文一离开,乐雪薇便大大松了一口气——他的亲昵让她抗拒且很不舒服。体内的药效正在一点点消退,力气也在慢慢恢复。她现在要做的便是弄清楚这是在什么地方,又该如何和外界取得联系?

    手机已经被梁斯文拿走了,房间里也没有座机,不用想外面一定有很多人守着,乐雪薇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被困在这里的一周后,有人来了。正是夜晚,乐雪薇正在房间里休息,因为一直出于高度的警惕中,所以对一点动静都非常的敏感。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而且是高跟鞋的声音!

    乐雪薇拉开房门,想要看个究竟,没想到对方的反应那么快,迅速欺身上来,一把将她从门口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?噢——是你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也惊住了,是梁佳文!

    梁佳文唇边一抹狰狞的笑意,“你不是被韩承毅‘发配’走了吗?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没等乐雪薇开口,梁佳文便明白了,笑意更加肆虐张狂,“哈……没想到啊,斯文对你竟然还没死心?你都这样了,他还惦记着你!我说他最近鬼鬼祟祟的,原来就是煞费苦心的藏着你!

    乐雪薇,你别痴心妄想了,就你跟过韩承毅这一段,还妄想再勾搭斯文?天下的男人,都要围着你转吗?”

    梁佳文握住乐雪薇的手腕,蓦地的收紧,乐雪薇吃痛的瞪着她,抗争却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一声怒吼,梁斯文从楼梯口走了过来,疾步上前推开梁佳文,将乐雪薇护在怀里。“梁佳文,她是我的,你别伤她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梁佳文冷笑一声,拍拍手,阴森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,“好自为之!我才懒得管你们这档子破事!快进来,我没闲工夫跟你在这耗着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梁斯文低头看着乐雪薇,“雪薇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乐雪薇摇摇头,心里对梁佳文会出现在这里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房,我和我姐说点事,一会儿来陪你。”梁斯文揽着乐雪薇,将她送回了房里,自己则赶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乐雪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梁佳文怎么会在这里?她难道不是应该在帝都吗?还有,他们要商量什么事?这些疑惑,集聚在乐雪薇心头。强烈的刺激着她,促使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乐雪薇放缓脚步,慢慢靠近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把她弄这里来干什么?梁斯文,我不想管你的破事,但是,我提醒你,不要因为她,坏了我们的计划!”

    “她能坏什么计划?韩承毅已经不管她了,她都失踪这么多天了,韩承毅只忙着找那个赵梓彤,压根没过问过她……这是我的事,你别管!”

    梁佳文的口气很不好,梁斯文同样是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男人真是奇怪,韩承毅为了个赵梓彤,而你则是为了她!我再提醒你一次,梁家能不能取韩家而代之,成为帝都四大家之首,就看这一次了,你不要因小失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提醒,你只管守好‘水津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的乐雪薇只听到这几句话,便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来,她如遭雷击般,后背紧紧贴在墙壁上,瞪大了双眼、浑身僵直。虽然她听得不是很清楚,可是,却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来,梁家才是韩家真正的仇家,这么多年来一直妄图取韩家而代之!商场如战场,争夺四大家龙头无可厚非,可是,梁佳文——口口声声说着爱韩承毅,却是以什么样的嘴脸和心态守在他身边的?

    梁佳文以‘爱人’之名,其实行的是监视和卧底的行径?!韩承毅说的对,他的那个世界,果然是她无法想象和理解的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乐雪薇很快想到了一点,如果事实是这样的话,那么,赵梓彤的失踪会不会是梁家做的?想想梁佳文以前对她、对韩家做的一切,很有可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?慌张中,乐雪薇绊到了走道上的花架。‘嘭’的一声,不大不小。

    “谁?”梁斯文和梁佳文同时警觉的发问,迅疾出了书房门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梁佳文面露狠意,迅疾从腰间摸出了枪,冰冷而坚硬的枪口指着乐雪薇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姐,你干什么?”梁斯文一掌打开,抱过乐雪薇,蹙眉低吼,“别用它指着雪薇,她不是你……她没见过、经历过这些事,你这样会吓着她的!”

    “哼!吓着她?我不但要吓她,还要结束了她!”梁佳文单臂伸直,并没有退缩。“她刚才在偷听我们说话,你没看到吗?”

    梁斯文牢牢护住乐雪薇,“听到了又怎么样?她什么也做不了,何况她和韩承毅已经没有关系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梁佳文气结,勾唇剜了乐雪薇一眼冷笑,“哈……真是!到哪儿都有人护着你?你的命怎么这么好?”

    乐雪!薇害怕的瑟瑟发抖,她已经恐惧的说不话来。

    “姐!别说了!”梁斯文察觉到乐雪薇在发抖,心疼的皱了眉,“雪薇,别怕——有我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乐雪薇迟疑点着头,上下牙齿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梁斯文扶她回了房,看着她躺下,柔声安抚她:“不关你的事,你什么都别想,等到这件事结束了,我自然不会再关着你——时间不早了,睡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木然的点着头闭上眼。

    灯被关了,梁斯文出了房门,门锁落下。乐雪薇在暗夜中蓦地睁开了眼,惧意让她再也无法入睡,脑子里挤满了太多的东西。倏尔,‘水津’两个字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‘水津’?听上去像是个地名。刚才梁斯文对梁佳文说什么,让她守好‘水津’。为什么要守好‘水津’?难道那里有什么秘密吗?莫非——

    “啊!”乐雪薇捂住唇瓣,轻呼出声,难道说,赵梓彤就在‘水津’?从今晚的情况看来,并不排除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怎么办?该怎么办?乐雪薇焦躁不安的徘徊着,急的焦头烂额。如果赵梓彤因此而受到什么伤害、遭遇不测的话,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!

    突然,落地玻璃窗上,倒挂下来一个黑影,吓得乐雪薇当即张大了唇瓣,连连往后倒退,两鬓上冷汗成串往下滴落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在这样危机的时刻,乐雪薇却反而冷静起来。她迅速分析着,这个人应该不是梁斯文的人,如果是梁斯文的人,不需要爬窗户。

    在不确定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,乐雪薇迫使自己闭上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在她惊愕的目光中,那个黑影已经轻松的撬开了落地窗的锁,闪身进入房内。借着外面暗淡的路灯灯光和月光,乐雪薇看清了他的样子,是倪俊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所有的恐惧在这一刻消失殆尽,她什么也来不及多想,几个大步跑向倪俊,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,将他牢牢抱住,大喘着气,“你来了!你终于来了!我知道,你打不通我的电话,一定会找我的!”

    倪俊浑身僵硬,双手垂在身侧,他不敢伸手抱住她,只能任由乐雪薇靠在胸前——她在发抖,她一定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来了,对不起,花了很长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没事。”乐雪薇摇着头,睫毛潮湿、眼底湿润,她抬头看向倪俊,“我们现在就走吗?这里有很多人看着的。”

    倪俊点点头,“我进来的时候,梁斯文姐弟两刚离开,你跟着我,我能带你出去。这里守卫再森严,也不在我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点头,唇边有了笑意,“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握住倪俊的手,像以往遇到危险时一样,信任并依靠他。

    8Yfc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