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混入

    倪俊带着乐雪薇出来,上了车开出去很远,两人才敢松口气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里应该安全了,现在是晚上,他们没那么快发现你不见了。”倪俊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一脸凝重的乐雪薇,安慰道。

    乐雪薇点点头问到:“这是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“帝都,梁家的一处别墅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倒是没有多少惊讶,“噢,我猜的果然没错……原来他真的把我带回帝都了,哎,对了,倪俊你是帝都人,知不知道有个地方叫做‘水津’?”

    “‘水津’?”倪俊讶然,摇了摇头,“没有啊,我没听过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蹙眉不解,“难道不是地名?那究竟是什么?我亲耳听见梁斯文跟梁佳文说,让她守好‘水津’,不是个地名,难道是个物件?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,这些天还不够你害怕的?我先送你回家,回去之后,你暂时不要再出门了,待在家里会比较安全。”倪俊轻笑,“放心,我会弄明白这个‘水津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沉默了片刻,摇头说:“我是害怕,不过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赵梓彤,她现在要比我危险很多。倪俊,我不能回去!你跟承毅一定有联系的对不对?你们找到赵梓彤没有?我要跟你们在一起,如果有了赵梓彤的消息,我想,我还能救她!”

    倪俊大为诧异,“雪薇,你——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的是不是?”乐雪薇无奈的扯扯嘴角,“辛亏我知道了。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带着我吧,我要把赵梓彤换回来!你也清楚,赵梓彤有多无辜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倪俊蹙眉,她说的什么意思,他自然明白。三少如此煞费苦心,为的就是不让她受到一点危险,若是让她跟着,岂不是辜负了三少的心?

    “雪薇,你听我说,这真的很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危险,我才要去!”乐雪薇急切的打断了倪俊,“不是连你也和承毅一样吧?我不能这么做……倪俊,你帮帮我,这个时候,站在承毅身边的人,应该是我,而不应该是毫不相干的赵梓彤!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雪薇。”倪俊迟疑,她的善良和担当让他没法拒绝,心一横,点了点头,“好,我带你去,可是……你答应我,一步都不能离开我,赵梓彤无辜,你也不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乐雪薇微笑着答应了,倏尔从后视镜里看到倪俊的眼神——蓦地,心上一丝异样的感觉划过,她想起了梁斯文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其实不止是梁斯文,更早的是苏乐君,后来是梁佳文,就连韩承毅也有过类似的暗示。倪俊他……真的对她有那方面的意思吗?一直以来,她都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,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乐雪薇却稍稍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或许有些事,就是需要旁人的提醒,自己才会意识到。

    倪俊对她,真的是很好。仔细想来,普通朋友的确做不到这个程度。乐雪薇欣然接受了倪俊的帮助,因为在潜意识里,她还认为倪俊是承毅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倪俊对她好,不仅仅是因为她是‘三少奶奶’,而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,有什么‘心思’……乐雪薇心虚的闭了闭眼,那她这么依靠他,真的能心安理得吗?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乐雪薇盯着倪俊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雪薇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倪俊这块木头,疑惑的打断了她,问道,“怎么这么盯着我看?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回过神来,慌忙摇了摇头,“没有,没事……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赶去和惜音汇合,路程还远,你先睡一会儿。”倪俊浑然未觉的握着方向盘,车子开的很稳当。

    “噢,好。”乐雪薇靠在椅背上,闭上眼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。”倪俊单手伸过来,将座椅高度调整了下,让乐雪薇好舒适的躺下,而后又扯过车后座上的毛毯递给她,“这样躺着舒服点,毛毯盖好,容易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乐雪薇的神情木木的,直到此刻,她才隐隐约约的察觉到,倪俊对她的确是关心的有些‘过’。

    她可以毫无顾忌的拒绝韩天磊的告白,直截了当的对梁斯文说清楚道明白,可是……如果对象换成了倪俊,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倪俊和他们是不一样的——乐雪薇暗自叹息,闭上了眼,转过身背对着倪俊。

    按照郝惜音发来的地址,天快亮的时候,倪俊把车子开到了一处山脚下,乐雪薇还睡着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倪俊轻手轻脚的下了车,郝惜音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郝惜音一身劲装,长发也高高绾起,看来是避免不了一场恶战了。郝惜音随即看到了车内的乐雪薇,神色一变,拉过倪俊,压低了声音吼道,“搞什么?三少奶奶为什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惜音姐,我……雪薇她一定要来!”倪俊据实以告,“三少呢?”

    “三少在前面,放心,他让我来接你,暂时不会发现你们。”郝惜音扶额,一脸无奈,“现在怎么办?要是被三少知道了,我们谁都承担不了这个后果!”

    “惜音姐,我会保护好她的,不会让她有事。”倪俊恳求着郝惜音。

    郝惜音讶然,上下打量着倪俊,心里已经明白了,许久才叹息道:“傻小子……让姐姐说你什么好?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倪俊垂了垂眼睑,没有接话,走过去打开车门,轻声唤醒乐雪薇,“雪薇?醒醒,到了,你得换身衣服,不能让三少认出你来,你要听话一直跟在我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了点头,换上了手下的统一制服,戴上了墨镜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山上,古旧的宅子,门牌上正写着‘水津’两个字,原来梁斯文说的不是什么地名,而是住宅名。

    宽敞的客厅里,梁斯文接到了下人的现报,顿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废物!一个女孩子你们都看不住!”梁斯文勃然大怒,他只是走开了片刻的时间,雪薇就不见了?那里守卫森严,凭雪薇是没有办法逃走的,那么是谁带走了她?

    他还来不及多想,玄关处一阵邪肆的笑声便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梁公子,好兴致,跑到这荒郊野外的祖宅来,是觉得这里特别清雅吗?”韩承毅悠然的踱着步子,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,暗含嘲弄,讥诮道,“令姐的生日宴,如此大费周章,可不太符合梁家一贯的作风!”

    梁斯文收起怒意,同样换上一副笑脸,“三哥,你终于来了?斯文恭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,冷笑道:“是,等的够久的了,十几年,还有人能比你们梁家更有耐心吗?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梁斯文迎着韩承毅森然的目光,毫无惧意,“三哥十几年来都没有放弃过把梁家揪出来,小弟该不该说,这世上最有耐心的,便是韩三哥你?”

    “哼!”韩承毅蓦地一收笑容,眸光阴狠的一收,厉声问道,“赵梓彤呢?”

    “三哥,别急啊!好容易见一面,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好坐下来叙叙旧吗?”梁斯文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,手一扬,招呼韩承毅坐下。“请三哥来,是来参加我姐的生日宴的,三嫂她只不过提前来了,好着呢!”

    韩承毅不屑的一挑眉眼,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赵梓彤,没见到赵梓彤之前,我没什么心情跟你叙旧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梁斯文轻笑,“看来传言果然不假,三哥对这位新三嫂,还真是看重的很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微勾唇瓣,却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梁斯文故作叹息,“这么看来,我相信我们这次的叙旧会很愉快,三哥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并不这么认为。”韩承毅环顾四周,和梁斯文打着太极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来的太早了。你看,我姐姐生日,请了那么多客人,你是最早到的……要不这样,我让人先送你去休息?这客人陆陆续续的,要到明天才能到齐呢!”

    梁斯文没什么耐心了,他还要去弄清楚乐雪薇究竟怎么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有点累了。”韩承毅站了起来,做出一副疲倦的样子,心里却有着他的算计。

    “来人,带韩三少去客房——三哥请。”

    韩承毅冷眼扫了扫梁斯文,转身带着他的人往楼上走去。此刻的倪俊和乐雪薇正混在手下里,乐雪薇手心已经捏出了汗水。

    一到房间里安顿下来,乐雪薇便拉着倪俊急道:“倪俊,你看到了吗?‘水津’!这里就是‘水津’!赵梓彤会不会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‘这……”倪俊也有同样的疑惑,但却不敢肯定,“未必啊!惜音说,这次是梁佳文以生日宴的名义请来了众商贾名流为她恭贺,目的肯定是冲着三少的,赵梓彤不一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乐雪薇摇着头,“我有预感,赵梓彤她就在这里!你想啊,如果只是在这里举行什么生日宴,梁斯文为什么要梁佳文守好‘水津’?守好的意思——一定是这里有要看住的人!”

    被乐雪薇这么一说,倪俊也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在梁斯文为难承毅之前,先把赵梓彤找到!”乐雪薇乌黑的杏仁眼里闪耀着晶亮的光芒,因为自信和坚毅,显得分外夺目。

    8Yfc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