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章 是我不好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倪俊点了点头,答应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喜,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倪俊蹙眉,摁住有些兴奋的乐雪薇,摇头说道:“是我,不是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乐雪薇疑惑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——”倪俊又肯定的说了一遍,“这件事我会和惜音商量,赵梓彤我会去找,但是你,必须好好的在房里待着,我答应带你来这里,已经是我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乐雪薇唇瓣动了动,虽然不甘愿,但知道倪俊说的在情理中,她跟着他,只会成为他的负担。

    倪俊离开前,千叮咛、万嘱咐乐雪薇,一定不要离开房间,乐雪薇乖巧的答应了,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,敢拿自己的性命和韩承毅的事情来冒险。

    就在倪俊出门时,房门被敲响了,乐雪薇紧张的拽住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——”倪俊朝乐雪薇摇摇头,“你去里面躲着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倪俊开开门,站在门外的却是梁斯文。

    梁斯文浅笑,“盛少,刚才才知道,你和三哥是一起来的,刚光顾着招呼三哥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怎么能委屈盛少住在这里?我马上让人给盛少换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倪俊客气的拒绝了梁斯文,“我本来就是三少的属下,这里很好,就不麻烦梁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梁斯文一愣,眸光里闪过一丝恨意。倪俊的话听着是客气,其实是摆明了自己的态度——临章盛门是站在韩家那一边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梁某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梁斯文,倪俊去找韩承毅,乐雪薇则单独留在房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赵梓彤很可能就被关在这里?”韩承毅听了倪俊的话,蹙眉沉思,“据你所说,倒不是不可能。哼!梁斯文真是可笑,以为联合了那些人,再拿出赵梓彤就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三少,现在怎么办?”倪俊和郝惜音齐声请示。

    “梁斯文要玩,我虽然懒得奉陪,可是……还是要敷衍一下,找!找给他看!不找怎么能显得我紧张是不是?”韩承毅讥诮的勾着唇角,转而问倪俊,“小雪已经安全到家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倪俊低下头,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幸而韩承毅对他是极度信任的,当下并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梁斯文不会等到宴会开始才下手,依我看今天晚上重头戏就该开始了……都打起精神来!陪梁公子好好玩玩!”

    韩承毅眉宇间很是散漫,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暮色降临,倪俊和郝惜音带着人开始活动。

    杭安之是在晚饭的点上到的,和他同行的还有阮丹宁。阮丹宁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下了车一路上还嘟嘟囔囔的,“有钱人真有毛病,过个生日还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,你来就来了,还带着我干什么?我是缺这一口吃的吗?”

    杭安之被她吵得头疼,一转身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阮丹宁蓦地觉得心虚,摸了摸脖子,“看什么?我说的不对吗?你别瞪我啊!要不是你求我,我能跟你来这种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吵!你这张嘴,一刻都不能停吗?你要是再这么吵下去,我不介意在这里就封住你的嘴!”杭安之蹙眉,对阮丹宁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唔!”阮丹宁被他这么一吓,赶紧捂住了嘴。开什么玩笑,杭安之是个流氓,说得出做得到的,她可不想招来轻薄。

    看着她紧张害怕的样子,杭安之忍不住抿嘴轻笑,她吵人不假,可是相比起来,还是可爱的地方更多。要不,他也不会成天都想着她,恨不能把人揣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杭议员……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!”

    进了玄关,梁斯文便笑着上来迎接杭安之。看到杭安之身边的阮丹宁,微微有些诧异,“这……丹丹?”

    阮丹宁见到梁斯文也是一惊,大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是你啊!我还说哪个有钱人这么摆阔,真没想到是你!要早知道是你,我应该给你准备份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,你来了,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梁斯文和阮丹宁的熟络的样子,很快引来某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杭安之蹙眉,口气暗含不悦,来之前,丹丹分明还很不高兴,可是一见到梁斯文态度就全变了,“你们……认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阮丹宁笑着点头,她的性子本来就大大咧咧的,当即便搭住了梁斯文的肩膀,“我们岂止是认识,这么多年了,怎么也算的上老朋友了吧?不过,你过生日不请我,显然没把我当做朋友!”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说这话,我哪儿知道你在帝都啊!”梁斯文熟稔的说笑,“我要是知道,一定亲自去接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杭安之生硬打断了两人,瞪了阮丹宁一眼,一把将她从梁斯文身边拽过来,低吼道,“不累吗?刚才谁一路上叫着又累又饿?”

    阮丹宁脸上的笑立马收住了,“吼什么吼?我说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杭安之气结,这丫头总有办法将他弄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梁斯文见状,心里明白了七七八八,笑道:“既然累了,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,现在就让下人带二位上去休息……只不过,杭议员,一开始没料到你会带着女朋友来,委屈你女朋友先在你房里休息一下,我这就让下人准备房间?”

    杭安之横了他一眼,“不用了,她胆小,这房子阴森森的,她不敢一个人住,跟我一起就行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拉住阮丹宁便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阮丹宁抗议,“谁胆小?你特么才胆小!还阴森森?你才阴森森,全世界都没你阴森森!谁要跟你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杭安之难得没有说她吵,反而心情颇好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:“嗯……对,是我胆小,我阴森森,我要跟你在一起,不过——丹丹,你怎么没否认第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阮丹宁疑惑,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杭安之低下头,靠在阮丹宁耳边低语,“梁公子说的是杭议员的女朋友,你是吗?”

    “!”阮丹宁蓦地反应过来,糟了,怎么会忽略了这么重要的问题?怎么办?现在反驳还来得及吗?抬头看看杭安之,他笑的就像只千年狐狸!靠之,她跟一个政客玩什么手段啊?

    “走吧!乖!”杭安之揽住气呼呼的阮丹宁回了房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楼上的某处角落里,韩承毅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。一开始他还只是怀疑,但就今天的情况看来,杭安之对阮丹宁是错不了了——还真是个很好的发现啊!

    韩承毅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,倏尔扬起手来,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手机在口袋里震动,韩承毅摸出来,接了,“喂?找到了?很好——我马上来,在我到之前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挂上电话,韩承毅转身往房里走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客房里,原本开了一条缝的门被轻轻关上。

    乐雪薇背靠在门上,将刚才听到的韩承毅的话在脑子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确定自己没有理解错。找到了——一定是找到赵梓彤了!她等不到倪俊回来了,多耽误一秒,赵梓彤的危险就多一分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的问题是,她跟还是不跟韩承毅?尽管心里紧张的不行,可是,她别无选择了,只有跟!

    穿好衣服,戴好假发和墨镜,乐雪薇深吸一口气拉开房门,看到另一头的上房里,韩承毅出来了。她不敢立即就跟上去,看着韩承毅下了楼,她才战战兢兢的跟上。

    跟在韩承毅身后,一直出了玄关,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走了没多久,乐雪薇赫然发现,他们怎么好像在兜圈子?因为走来走去好像又回来了。正在她疑惑不解之际,突然发现韩承毅不见了,乐雪薇一惊,跟丢了?!

    她还来不及四处观望,突然腰后一紧,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抵住了。随后,双手便被一股大力轻而易举的钳制住,乐雪薇紧张的都不敢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头顶却响起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嗓音。

    韩承毅低头打量着身前的人,“你身上穿的,是韩家的制服?为什么跟着我?胆子不小啊,连韩家的人也敢冒充?还想跟踪我?不过,就你这点本事,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动了动,想要转过身,岂料韩承毅手上的劲更大了,“别动!说,你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“承毅……”乐雪薇吃痛的轻呼,“呃……是我,你弄疼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蓦地怔住,顿了顿,迅速意识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,慌忙收回枪、松开手,改而将人抱在怀里,借着路灯和月光,看清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雪?”韩承毅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生气,他虽然是很想见到她,可是绝对不是在这种地方!

    “承毅!”乐雪薇踮起脚,环住他的脖颈,挂在他身上,“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韩承毅托住她的身子,亲吻着她的脸颊,柔声安抚她,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你穿成这样,我没认出来,吓着你了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8Yfc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