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再来一次会怎样

    第460章 再来一次会怎样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世上,谁最了解韩承毅,那么这个人,无疑是乐雪薇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起的时间,并不是很长,但是否了解一个人,从来和相处的时间长短无关。

    ‘隐湖’蜿蜒的山道上,乐雪薇凭着她对韩承毅的了解,准确的找到了他。没错,韩承毅拉着苏乐君来的位置,正是当年他们出事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手下拽着苏乐君,粗暴拖着她,直接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韩承毅长身而立,面对着高阔的山野,甚至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苏乐君惊恐的看着悬崖下,拼命摇着头,“不、不……不要!”难道说,韩承毅要把她从这里扔下去?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韩承毅长舒了口气,转身看着地上的苏乐君,问道,“说吧!你还有什么没对我说的?我劝你最好自己说,省的我的人,对你动手动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乐君面色惨白如灰,“你还要我说什么?我对你妈做的事,我都说过了!你就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韩承毅精明的一勾眼角,“是,那个是说的很清楚了,下面,我们来说说,当年我和韩承坚都已经逃到这里了,明明消息封锁的很好,他们是怎么追到这儿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!”苏乐君死到临头,更不敢承认,韩承毅已经够疯狂的了,要是她再说出什么来,她一定会粉身碎骨的!

    韩承毅懒得跟她兜圈子,“你不知道?行,来人,直接扔下去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!我说、我说!”苏乐君刚被人拎起来,又重重的放开,浑身骨架被折腾像是散了架。“是,是我告诉梁家的!梁家一直想取代韩家龙头老大的位置。他们答应我,只要他们成了龙头老大,会保证韩家的一切都属于我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!”

    韩承毅并没有多惊讶,只是鄙夷的摇着头,垂眼看着她,眼神厌弃到极点,“韩承坚那么精明的人,居然是栽在了你手里?我突然很好奇,像你这样的人,怎么能怀上他的孩子?色字头上一把刀,真是不假!”

    “承毅!”

    远处,传来乐雪薇软糯清亮的声音。韩承毅抬起头,看到乐雪薇挽着向莱的胳膊走了过来。他眉心一蹙,视线不自觉的绕过向莱,对于生母,他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,尽管在心底,他是那么心疼她。

    “妈,你慢点,这里石头多,路不平。”乐雪薇挽着向莱,细心的提醒着。

    韩承毅愕然,小雪……竟然已经这样称呼生母了?小雪,怎么能这么让他窝心?他想做的、不敢做的,她都替他做了。这么好的小雪,要他怎么能不爱?

    向莱点点头,视线一直落在韩承毅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雪,我自己可以。”向莱轻轻松开乐雪薇,缓步走向韩承毅。乐雪薇知道应该给他们母子一点时间和空间,乖乖的在身后站着,没有再靠近。

    向莱走近韩承毅,抬手就能够到他。可她没有这么做,只是很仔细的、很安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良久,才含笑说到:“像,非常像……不只是像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在你身上,根本找不到我的一点影子,从头到尾,你都像极了你父亲。高大、英俊,连这样低头不说话的样子,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蓦地抬起头,薄唇动了动,一声‘妈’卡在嗓子眼,怎么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向莱了然的笑笑,“不用勉强,你是我的孩子,我不舍得勉强你——我有两句话,憋了二十几年,想要亲口问一问苏乐君,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承毅没有说话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向莱转过神,走向苏乐君,在她面前蹲下,手下随即撕开了苏乐君嘴上的胶布。

    “向莱姐,求求你,让你儿子放了我吧!我知道错了!”苏乐君的嘴一得到解放,便立即哭喊着求饶。

    向莱拍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冷静下来,“你冷静点,我不是来救你的,可是,为了承毅,我不会让她对你怎么样——只是,有些话,我今天要问一问你,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,我一定说实话!”苏乐君点头如捣蒜,听到向莱的话觉得有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跑来告诉我,你和承坚相爱了,而且,还有了他的孩子——我想知道,除了孩子是真的,其他的你有没有骗我?”向莱问拔出了这个梗在她心头二十几年的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乐君顿住,旋即笑了,“呵呵……向莱姐,你还真是,傻!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最在意的竟然是这个问题?你和我果然是不一样的,难怪韩承坚心里都是你,看都不看我一眼。”

    向莱眉心微蹙,“这些话,你不要再说了,我不想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,你让我说吧!”苏乐君急急打断了向莱,“你只知道你憋了二十几年、痛苦了二十几年,那你知不知道,这些年,我的日子也一样不好过!

    我费尽心机、耍尽手段,才得到他。可是,他除了被我下药的那一晚,从来没有碰过我!他不但心里面没有我,眼里也看不到我!如果不是你不愿意,就算我有儿子,他也不会留我在韩家的!

    你不知道吧?韩承坚是因为生你的气,才答应娶我的!谁知道,到了最后,和我的婚事成了真,也没能让你回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向莱怔住,原来,事情的真相是这样?

    可是,那个人,从来没有解释过!现在她知道了,可是,那个人已经过世那么久了!其实,他有很多次都想要解释的,只是,她没有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每次,他从帝都赶过来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