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8章 承心承意 有外遇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488章 承心承意 有外遇了

    最近韩承毅似乎特别的忙,平时就算了,连公众休息日,他也不常在家。

    乐雪薇不是多疑的人,可是也察觉出异常了。天磊现在基本上跟承毅同进同出,没有道理天磊在家,丈夫却还在公司忙啊?这样的情况多了之后,乐雪薇便忍不住问韩天磊了。

    “天磊,你们高层很忙吗?最近高层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韩天磊一脸的不解,“没有啊!挺好的啊,大哥回来之后,就都挺好的,没什么可忙的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大哥呢?”乐雪薇疑惑更甚,直觉是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韩天磊看看乐雪薇的神色,自觉好像说错了话,“大嫂,你……你别胡思乱想啊!大哥他,大概有别的安排呢?他也不是什么事都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显然没法让乐雪薇安心,她留了个心眼,对韩承毅的观察也比以往细致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韩承毅照旧很晚回来,乐雪薇刻意靠近他闻了闻,身上倒是没有什么酒味,那么也就是说,他没有去喝酒。她一边接过他的外套,一边问他,“回来这么晚,去哪儿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韩承毅眸光闪烁,随口说道,“和几个朋友喝了几杯,约了很长时间了,最近一直没空,今晚好容易聚了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乐雪薇更加不安了,她本来还想问问清楚,可是,他这明显是谎言,让她不知道该从何问起。“承毅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乐雪薇走过来,抱住韩承毅,仰起头吻住他,舌尖探进他的口中,这一次,她更加肯定了,他的嘴巴里清清淡淡的,根本没有酒味。他到底是去了哪儿?还要跟她撒谎?

    心一沉,伸手推开韩承毅。

    韩承毅的火却是被她勾上来了,抱住她不撒手,“别走啊!你怎么老爱干这样的事?主动招惹了我,又撂下不管?”

    “你去洗澡吧!洗澡水放好了。”乐雪薇蹙眉,企图挣脱他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再洗,反正完事了还是要洗。”韩承毅越发黏腻的厉害,顺着她的耳侧一路往下吻。

    乐雪薇心头扎着根刺,满心的不舒服,他怎么撩拨她她也没那兴致,搪塞到:“别这样,我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韩承毅蓦地停住,眸底隐隐有些失望,“那个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乐雪薇胡乱的点点头,就算是吧!反正现在是没有心情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韩承毅叹息,“那看来,这次又没怀上,不要紧,休息好了,我们继续。”说着吻了吻妻子,“看你不怎么高兴,是因为这事吗?傻丫头,这有什么啊?我是希望你再怀孕,不过没有也不着急,日子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乐雪薇苦涩的笑笑,他还看出来自己不高兴了?那他究竟为什么骗她啊?韩承毅转身去了浴室,乐雪薇拿着他的外套挂到衣帽间,突然间,她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咦,这味道?”乐雪薇凑近了闻,好像是承毅的外套上散发出来的——是香水的味道!

    这个味道,她今天上午才闻过。今天上午,她和丹丹一起逛街的时候,刚好经过opium专柜,营业员正在推销他们新出的一款香水,她和丹丹试了试,觉得味道有些浓烈,所以她们并没有买。

    可是,承毅的衣服上怎么会有这种味道?难道……乐雪薇晃晃脑袋,不敢往下细想。她不住的否定自己,不会的不会的,她和承毅经历了那么多,好容易才能在一起,承毅不会对不起她的。

    但这香水味,究竟是怎么来的啊?还有,他为什么要骗她啊!

    满肚子的疑惑,乐雪薇既烦躁又失落,拉上被子连头一起蒙住。韩承毅洗了澡出来,从后将她搂住,轻吻着她的脖颈,“老婆,头发是湿的,不给吹吹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理他,拨开他的手,“别闹,自己吹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韩承毅揉揉脑袋,有点摸不着头脑,小雪这是怎么了?没怀孕这么不开心?是他给她压力太大了吗?

    他是想多要个孩子,想和她完完整整一起陪着孩子从怀孕到出生,那些没为她做过的事情,他都想陪她做一次,这才是他要孩子的初衷,他并不是要她这么为难自己啊!

    吹完头发回来,韩承毅还想再劝劝她。

    “小雪,小雪?”

    韩承毅轻声叫了她两句,乐雪薇闭着眼没什么反应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韩承毅摇头轻笑,在她唇上轻啄了下,低低说到,“晚安,大宝贝。”

    怀里,乐雪薇悄然睁开眼,满心不是滋味。他明明对她这么好,究竟为什么要撒谎啊!

    一晚上,乐雪薇都没睡好,第二天一早,韩承毅又早早的出了门。乐雪薇手里切着煎蛋,都要切成渣渣了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韩太太,您高抬贵手,放过那个蛋吧!”阮丹宁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,直言道,“你这么着,是想切谁啊?这一股杀气,阴森森的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放下刀叉,怨念的看着阮丹宁,“丹丹……”嘴巴一瘪,委屈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阮丹宁愕然,赶紧站起来,坐到她身边,“这是怎么了?看着是要哭啊!出什么事了?你看你,丈夫是帝都最好的,儿子、女儿都有了,又没有恶婆婆、刁蛮小姑,生活简直不能更如意啊!”

    “丹丹……”乐雪薇一张嘴,嗓子都哑了,“承毅衣服上有女人的香水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阮丹宁怔住,随即大笑,“哈哈……那不正常吗?你不是女人吗?你不喷香水啊!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,阮丹宁顿住了,收住笑容,干涩的问道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