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承心承意 十六年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496章 承心承意 十六年

    “怎么,害怕我呀?”

    郝惜音眉目流转,声音不大,可是乔万东是真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乔万东下意识的就答应了,点了头之后,又后悔了。可是,来不及了,郝惜音脸色一变,阴恻恻的样子,让乔万东直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别这样啊!”乔万东的肩膀被郝惜音搭着,感觉那半个身子都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样了?”郝惜音越靠越近,仰起脸来,唇瓣几乎要贴上乔万东的。“说清楚点,要我不怎么样?你不说清楚,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乔万东才一张嘴,嘴巴就被堵上了。

    郝惜音适时抬起手,环住乔万东的脖颈,固定住他企图逃脱的脑袋,舌尖毫不迂回的深入他口中。乔万东不抽烟、不喝酒,嘴巴里只有一股淡淡的漱口水的薄荷草香。

    乔万东老实了一辈子,哪里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?情不自禁的,就伸手搭在了郝惜音背上,将人往自己跟前带了带。

    “嘁!”郝惜音感觉到了,结束了这个吻,好笑的看着乔万东,讥诮着说道,“就你这样,还敢相亲?乔万东,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啊!”

    乔万东如遭当头棒喝,快速推开了郝惜音,慌乱的别开视线。嘴里断续的说着,“对、对不起!”

    郝惜音没想到他翻脸不认账,当即恨的牙痒痒,“你……乔万东,你是不是男人?到这个时候了,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?”

    乔万东苦涩的笑笑,不管郝惜音说什么,他也不能和她怎么样。他是快要五十岁的人了,比郝惜音足足大了十六岁,都可以做她父亲了,忘年恋这种事情,他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她说他不是男人,那就不是吧!跟个小丫头,他计较什么?最重要的是,不能祸害了人家。郝惜音还年轻,以她的条件,可以找到不错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乔万东!我不许你去相亲,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郝惜音看他这样,只有来硬的,她的性格就是这样,自己想要的,就要争取。她一把拉住乔万东的领带,瘪嘴的样子很委屈。

    乔万东正急的没有办法,幸好,乐雪薇换好衣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,惜音姐,我好了,可以……走了。”乐雪薇拎着手袋走进来,看到郝惜音正在替父亲整理领带,觉得有些奇怪,刚才明明有替父亲打好领带啊!

    “爸,领带松了?”

    乔万东结结巴巴的回答,“是、是啊!”

    郝惜音怨恨的瞪着他,手上一用力,差点没掐的乔万东喘不过来气!她咬牙朝乔万东笑笑,“可以了,乔教授,您今天真英俊!”

    乐雪薇没太在意,上前来挽住父亲,笑嘻嘻的附和着,“是啊!惜音姐看我爸,哪儿像快要五十岁的人?林司长的妹妹一定能看上我爸的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郝惜音白了乔万东一眼,“走吧!别让林司长的妹妹久等了,这些名媛淑女,最拿架子了,要是迟到了,第一印象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赶到帝都酒店没多久,韩承毅和林司长以及他的妹妹也都到了。

    乔万东给对方的第一印象相当的好,林司长握住他手,直夸赞,“乔教授本人比电视、报纸上还要年轻,气质也更好,到底是做学问的人,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、过奖。”

    开场是相当的圆满,乐雪薇和韩承毅相视而笑,暗自握住手,韩承毅悄悄在她掌心划拉着,感觉这事是差不多了,都是有些年纪的人了,如果感觉还不错,那么办喜事就快了。

    除了乔万东和林司长的妹妹,其他人坐了一会儿就借口离开了,空间自然要留给两位主角。

    韩承毅和林司长在门口道了别,彼此心照不宣,这门亲戚是结定了。韩承毅看看时间还早,便决定带着乐雪薇出去逛逛,把郝惜音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惜音,你在这儿看着,有什么事帮着乔教授点,我和太太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郝惜音恭敬的答应了,“总裁、太太,你们放心去吧!”

    韩承毅和乐雪薇才一走,郝惜音的脸色就阴了下来,往里看看相对而坐的那两位,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刚巧,服务生过来上菜,郝惜音对着服务员笑道:“送菜吗?里面在说很重要的事,这样,给我吧,我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!麻烦您了。”服务员当然认得郝惜音,对她的态度很恭敬。

    郝惜音接过盘子,端着往里走,今天这里被清场了,只有乔万东他们两位客人。郝惜音端着菜放在桌上,笑着说,“这是帝都酒店的招牌菜,二位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打量着林司长的妹妹,心里越发生气。乔万东宁愿跟这样一位大妈相亲,也不接受她?

    林司长的妹妹瞥了郝惜音一眼,指指空了的杯子说,“你,去给我倒杯水来,我胃不好,不喝凉水,要滚烫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您稍等。”郝惜音面色不怎么好看了,在帝都,没有人不知道她是韩承毅的特助,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,敢这么直着使唤她的人,在帝都除了韩承毅还没有第二个!

    郝惜音瞄了乔万东一眼,暗自冷笑,这找的是个什么对象?

    郝惜音端着杯子按照要求倒了杯滚烫的水来,正递给林司长的妹妹。岂料,对方没接住,郝惜音却已经松开了手,杯子直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“呀!”林司长的妹妹一慌,将杯子一泼,热水全泼在了郝惜音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!嘶……”

    那可是刚烧开的滚烫的水,郝惜音被烫的连连往后退,脚上又穿着高跟鞋,踉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