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2章 承心承意 起复

    第502章 承心承意 起复

    郝惜音和乔万东结婚之后,韩承毅换了个特助,这人原先就是倪俊一手培养的,刚从军校毕业回来帝都,名叫司马昱。

    乐雪薇、郝惜音、阮丹宁几个见他的第一眼,就在背地里悄悄议论,真不愧是倪俊一手培养出来的,和倪俊那个面瘫脸一样,又是木头一块!

    不过,木头的特质便是,办起事来,能力和效率都是一流的。这一点,从韩承毅近来回家来的时间比较早,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郝惜音的身孕还不到三个月,肚子还看不出什么来,可是乔万东紧张的不得了,从学校回来,第一眼就要看到小娇妻。这不,她们三个坐在花厅里喝下午茶说着话,就听乔万东在外面问管家。

    “我太太呢?”

    “在花厅,和您女儿在一起呢!”

    乐雪薇朝郝惜音笑笑,“小妈,您快去吧!乔教授现在一刻见不到乔太太浑身不自在,哎哟——丹丹,我怎么觉得那么冷呢?”说着缩了缩脖子,搓搓手。

    阮丹宁白她一眼,哼道:“去!你冷什么?你家那一位,比乔爸好哪儿去了?这里面,只有我冷!我冷死了!你们这些饱汉不知饿汉饥,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嬉笑声中,郝惜音含笑走出花厅,从花厅里依稀听见她和乔万东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觉得怎么样?还吐得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,早上你走了之后没吐了,吃了点东西,刚才还吃了糕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很好。慢点走,地板滑——”

    日子,岂是安逸舒适顺心能形容?

    就在这风平浪静的生活下,韩承毅突然变得忙碌起来,回来之后,也是和司马昱待在书房,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。这个想法,终于在杭泽镐进入书房之后,成为了事实。

    乐雪薇看到杭泽镐进了书房,而且一进去就是好几个小时,不得不诧异了。父亲为什么会进去,他和承毅有什么话要说这么长时间?

    “妈,你知道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乐雪薇拉着乐慈问,直觉告诉她,这不是件小事。

    乐慈把女儿拉到角落,小声告诉她,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我猜,大概就是为了这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乐雪薇是真急了,究竟什么大事,需要这么神秘?

    乐慈压低了声音,朝女儿摇头,“你小点声,这事还不确定,家里人知道不算什么,可是长夏这么多下人,可保不准谁会泄露了风声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乐雪薇懵懂的点点头,等着母亲说下去。

    乐慈紧张兮兮的说到,“这是内部消息,对外还没有公开的,听说,咱们位上这个,已经重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大惊,位上这位重病?不是继任没多久吗?当初把父亲杭泽镐给挤下台,耗费了多少心血和财力,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,就重病了?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乐慈叹息,“这都是命,你看,当时你爸被陷害成那样,结果呢?现在安然无恙的挺过来了,身体也渐渐康复了,你爸还没老,委实没有就这样缩在长夏养老的道理!每次,我看见他一个人出神、发呆,叹气,我就知道,现在这样,不是他要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长大了唇瓣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母亲这话什么意思,她大概听出来了。杭家世代掌控c国,只在杭泽镐身上栽了跟头。前一阵,虽然被人钻了空隙,可是,乐雪薇知道,杭家的势力从来是不容小觑的。

    那些当局的要人,在风声过后,还是时不时回来拜访父亲杭泽镐。杭家祖祖辈辈打下的盘根错节的关系网,没那么容易在一夕之间被全部一网打尽!

    现在,位上的那位病重。乐雪薇虽然不懂这些事,可是也不难想象,现在总统府内部一定是蠢蠢欲动。如此看来,父亲这是要起复了吗?

    政坛风云如此变幻,乐雪薇难以消化。

    “妈,这消息……可靠吗?”

    乐慈点了点头,“这事虽然不敢对外面说,可是自家人,就不需要遮掩了。你多少叔叔伯伯都是站在你爸爸这边的,杭家世代总统传承,而且你爸的政绩一向都是有口碑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现在有了承毅这个女婿。哎……妈以前因为担心你爸爸,对承毅态度很不好,可是,他对你是真好,对你爸的事情也真上心。

    他们这会儿在书房,应当就是在商量你爸爸起复的事情。这事不能着急,可是也不能不未雨绸缪——我也不是很懂,那都是他们男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失神的坐着,好半天都没法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坦白说,父亲那时候被迫下台,她的确没有想到,堂堂一个帝国的总统就这么被整垮了?后来父亲更是被折磨的在生死一线间,她也就什么都不求了,只求父亲能够平平安安的,以后健健康康的。

    可是像今天这样,听说父亲要起复,对她来说更是像做梦一样!

    “妈,这事,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”乐雪薇不懂这种事,她只是受惊了,陌生的事情对她来说都是充满危险的。

    乐慈拍拍女儿的手,笑道:“不用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我以前啊,跟在你爸爸身边,看到总统府多来两个人,我都害怕,可是时间长了,就都习惯了。危险吗?可能吧!但这就是你爸爸的生活,杭家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的。只可惜,我没给他生个儿子,杭家这祖业不知道下一代该传给谁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奇道,“不是还有安之哥吗?”

    乐慈摇头轻笑,欲言又止,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安之那个孩子……哎,以后的事情,谁知道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