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9章 承心承意 喜欢错了人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09章 承心承意 喜欢错了人

    杭泽镐起复之后,乐雪薇陪着父母在总统府小住了一段时间才回到长夏,这期间韩承毅因为觉得每天进出总统府不太方便,所以仍旧回的长夏,说好了今天要去接小雪回来。

    韩承毅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换了衣服出了主卧。

    一出房门,便遇见了阮丹宁。韩承毅些微有些诧异,对于妻子的这个朋友,他的印象还不错,不过历来没什么太大的交集。像这样面对面、头碰头的情况是很少有的。

    “丹丹。”韩承毅礼貌的冲阮丹宁点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阮丹宁却没有离开的意思,她上前朝韩承毅走近了两步,“呃,那个……你现在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韩承毅错愕,顿了顿,疑惑着问道,“你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阮丹宁欲言又止,可是却不得不说了。心里藏着这个疑惑,已经让她很长时间吃不好、睡不好,不问清楚了,始终有根刺梗着难受。

    韩承毅轻笑,“没事,你是小雪的好朋友,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,你尽管说。她把你当妹妹,那你也就跟我的妹妹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丹宁咬了咬下唇,神色凝重,终于开口问道,“我,能看看你手臂上的十字纹身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韩承毅微怔,“你怎么知道我手上有个十字纹身?”印象中,他好像并没有在她面前暴露过这个位置吧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阮丹宁紧张的结巴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韩承毅看她紧张成这样,笑了笑,脱下外套,“我随便问问,你别这么紧张,是小雪告诉你的吧?不要紧,既然你要看,我就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他把外套拿在手里,卷起了衬衣袖子,那一枚十字纹身赫然出现在阮丹宁眼前。“看吧!不过,你为什么对这个纹身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丹宁已经说不出话来,这枚纹身,当真是和倪俊的那枚一模一样!位置、样式,无一不一致!她蓦地的抬头看向韩承毅,脑仁抽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韩承毅疑惑,把袖子一点点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丹宁看韩承毅的目光变得复杂,她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一片黑暗中,“这个纹身,它……你是在哪里纹的?”

    “噢!”韩承毅虽然觉得奇怪,可还是告诉她了,“这个啊,小雪没告诉过你吗?我是国际军校毕业的,凡是军校优秀毕业生,在毕业时都会在胳膊上纹上这个十字勋章纹身!这是一种奖励,刻在身上,永远铭记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阮丹宁惊愕,艰难的吞了吞口水,“那么,也就是说,这世上,有很多人都有这枚纹身?”

    韩承毅蹙眉咂嘴,“啧!也不能这么说,你以为国际军校的优秀毕业生那么容易拿吗?到目前为止,有过这纹身奖励的,应该在30几个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三十几个人!阮丹宁扶额,居然是这么一个庞大的数字!她怎么那么傻?光凭着一个纹身,就认定了倪俊是当年的那个人?!她甚至都没有开口问一问清楚,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一门心思栽倒在他身上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阮丹宁神色骤变,脚下虚浮,扶住墙壁摇摇欲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丹丹?”韩承毅惊慌,这是怎么回事?给她看个纹身,她还成了这样!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阮丹宁抬起头来,脸色煞白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,“我能再问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问吧!”韩承毅连连点头,他对待女人鲜少这么有耐心,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小雪的好朋友,他想他一定做不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丹宁晃了晃脑袋,神色复杂的看着韩承毅,“穿多大号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韩承毅挑眉,只觉得她的问题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,“这个问题,我还真没办法回答你,我的衣服,一向来都是订制的,没有多大号这种说法,换句话说,我的衣服,每件世上只有一件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面色一僵,松了口气,虚弱的点了点头,“是啊,我怎么问这种傻问题?谢谢你……耽误你时间了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韩承毅看她脸色不好,走路又摇摇晃晃的样子,有点不放心,抬起手来想扶她一下,可是又觉得这样不妥,“你行吧?要是不舒服,就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没事。”阮丹宁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了,韩承毅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疑惑并未消除。

    刚要转身下楼,却听见楼下传来小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啊,这肚子还没大起来呢!奶奶,您不用这么紧张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雪!”韩承毅又惊又喜,小雪怎么自己回来了?他加快脚步冲下了楼,果然看见乐雪薇被祖母和姑姑扶着正往楼上走,她的身形依旧窈窕,但看在他眼里,却是孕味十足。

    韩承毅一来,韩夫人和韩承韵便自觉让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雪,怎么不等我去接你?”韩承毅佯装不高兴,“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笑眯眯的抬头瞪着丈夫,“你说谁不听话呢?这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脑门直冒冷汗,不好意思的去看祖母和姑姑,才发现那两位都已经走开了。四下无人,韩承毅顿时也不用端着了,弯下腰来扶着乐雪薇,姿态放的极低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哪敢态度不好?我这不是担心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乐雪薇满意的忍着笑哼哼,“我想坐坐总统府的车子,所以,就让他们送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嘛!”韩承毅笑嘻嘻的低头看着妻子,心想,小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