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0章 承心承意 消散的味道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10章 承心承意 消散的味道

    “雪薇!”

    阮丹宁扑进乐雪薇怀里,失声恸哭。“我现在也弄不清楚,我等的究竟是什么?我喜欢的究竟是谁!头好疼,脑袋里一片空白……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傻的傻瓜!”

    乐雪薇一颗心不断往下沉,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想有些话,丹丹大概说不出口,那么,是不是应该她来说?

    “丹丹……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不管发生什么,这一点都不会变的。”乐雪薇捡起一旁的衣服,拿在手里,眼眶有些湿润,“这件衣服,难道……不是倪俊的,是——承毅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阮丹宁蓦地愣住了,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乐雪薇,有好几秒钟的时间,而后,突然捂住脸,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被这情形弄得稀里糊涂,丹丹这是怎么了?怎么又哭又笑的?

    阮丹宁笑的肚子疼,移开手捂着肚子,这下子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“哎哟,雪薇,你真是……人家这么伤心的时候,你非要说这种笑话来笑我!真是笑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讶然,她都要急死了,丹丹还笑的这么夸张。不过,看丹丹这样,那个和丹丹有关系的男人,应当不会是承毅,她松了口气,只要不是承毅就好,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阮丹宁还在笑,根本停不下来!

    “别笑了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说说到底怎么了呀!”乐雪薇嗔怪的打断她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笑了!”阮丹宁擦干眼泪,但脸上的哀伤依旧没有消散,她叹息着捡起地上那件衣服,“哎……八年了,我收着这件衣服八年了,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,只要看到它就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乐雪薇点点头,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的手臂上有个十字勋章纹身,虽然那天我很紧张、很害怕,光线很暗,我没有记住他的样子,可是,我记住了这个纹身……”阮丹宁顿了一下,白皙的脸上有种深切的向往,“雪薇,你知道吗?倪俊手上就有这个纹身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乐雪薇诧异,“可是,这个纹身,是国际军校优秀毕业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现在知道了。”阮丹宁难掩低落,“我刚才问过你家韩承毅了,我才知道,原来这个世上有这个纹身的人,有30多个那么多,我居然这样就认定是倪俊了,可笑不可笑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觉得可笑,她脱口问道:“那怎么肯定不是承毅?或者,又怎么肯定不是倪俊?就算有30几个,有些人一定也已经很老了,有些还很年轻,总有个范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我肯定,至少不是你们家韩承毅。”阮丹宁肯定的点头,眸光晶亮,“因为当时,他问过我多大了,我说18岁,他说,他比我大三岁,没想到我还是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乐雪薇蹙眉,“那也不一定不是倪俊啊!倪俊的年龄,很符合啊!”

    阮丹宁摇摇头,“不,我肯定不是他。以前,我以为手臂上的十字纹身是唯一的,所以,我才认定了是他,可是,其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,倪俊和那个人,感觉差的太远——

    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,原来那枚纹身,并不是唯一,所以,我真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乐雪薇无力的坐在地上,看着阮丹宁,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她。“丹丹……要不,让承毅帮你查一查,有这个纹身的人,年龄在29岁的,一定就那么几个,全都查出来了,你看看是哪一个?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,不必了。”阮丹宁摇了摇头,凄然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雪薇你看,这件衣服。我刚才问过你家韩承毅,他说,他的衣服都是订制的,这一点提醒了我——”她把那件衣服拿在手上递给乐雪薇看,“这件衣服,也是订制的,没有大小号。能够穿这种衣服的,家境会差吗?

    那么也就是说,如果他记得我,想回来找我,那么他一定早就来了,八年了……雪薇,我有几个这样的八年?我不想再等了,我要忘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丹丹……”乐雪薇语塞,只觉得这样的丹丹十分惹人心疼。却突然间,乐雪薇眉心一蹙,蓦地捧着衣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阮丹宁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乐雪薇蹙眉咂嘴,轻摇头,“啧……我不知道,这衣服上怎么有种奇怪的味道?你洗过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摇摇头,“没有啊,我从来没有洗过,他留下来是什么样子,我就是怎么保存的。”

    时隔八年,衣服上即使有味道,也都很淡了。乐雪薇把衣服贴近了,放在鼻子下仔细的闻,但是,她闻不出来是什么味道,味道太淡了。

    “啧,奇怪,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味道,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?就是想不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阮丹宁豁达的咧嘴一笑,扯过那件衣服,随手一扔,“哈哈……别闻了,能有什么味道?你的鼻子是狗鼻子吗?臭男人味!哼,什么狗屁的负心汉!姑奶奶我今天起就要忘了你,奔向新的人生,我要找第二春了!”

    她这样子,反而把乐雪薇逗乐了。

    丹丹就是这样,永远朝气蓬勃,这种感染力往往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巨大的希望,就像当初,她在最困难的时候,如果没有丹丹,她一个人怎么撑得下来?

    “哎呀,雪薇,你怎么坐在地上!”阮丹宁一惊一乍的,朝着乐雪薇大呼小叫起来,“快起来!你是跟我有仇吗?这样坐在地上,被你老公知道,还不要了我的命?快快快,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乐雪薇还是很担心她,手上拎着那件衣服不放。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