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4章 承心承意 总统府夜宴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14章 承心承意 总统府夜宴

    总统杭泽镐的生日,总统府内宅举行了内部家宴,除却杭韩两家的近亲之外,一些关系比较亲近的朋友也都来了,虽然是家宴,但规模还是挺大。

    乐雪薇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坐着,韩承毅正蹲在她跟前,替她把两只鞋子脱下,包住她的掌心轻柔的捏着,不时抬头问她,“这样可以吗?有没有好一点?让你别穿高跟鞋,看看,才走了几步路,受不了了吧?”

    乐雪薇不说话,只看着体贴的丈夫微微笑,但这笑容中始终有一丝忧愁。

    韩承毅知道妻子在想什么,他心里想的也是一样。他有节奏的替妻子按摩着,轻声说道,“你别着急,爸他不是说,小宝就算回不来,也会有信带来吗?老师管的严,不过允许他照相了,会有照片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乐雪薇抿嘴轻笑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‘咚咚’,休息室的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下人走进来,态度极为恭敬,“大小姐、姑爷,总统先生请二位去书房,说是少主的信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乐雪薇激动的一下子光脚站在地上,一把握住丈夫的手,立时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慢点!把鞋穿上!”韩承毅蹙眉拉住她,舍弃了那双高跟鞋,取了一旁的一双柔软的平底鞋给她穿好,这才揽着她一起往外走,还不安心的嘱咐着,“别着急,信来了就是来了,还能跑了吗?”

    韩承毅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也是焦急的,两人加快了步伐,齐齐赶往书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总统府宴厅里,却是热闹非凡,流光溢彩、衣香鬓影,觥筹交错。

    阮丹宁扯了扯身上的晚礼服,觉得有点不自在,她平时连裙子都很少穿,更别说这种晚礼服了,肩膀、胳膊全都露在外面。她这样扭扭捏捏的,惹的她的‘男伴’很不满意!

    ‘男伴’韩希朗先生蹙眉咂嘴,一本正紧的教训女伴,“啧!丹丹,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?你这样子,会让我很失面子的!”

    “哈?”阮丹宁瞪大了双眼,吃惊的看着韩希朗,顿了片刻,才伸手捏着他的小脸,‘怒道’,“靠之,你个小陈世美!居然说这种话?嫌弃我了?

    你现在觉得我是小土妞了?当初你靠在我怀里吃奶,哭着让我帮你换尿布的时候,可是叫人家‘小甜甜’!现在不得了了,你这个负心汉!哼!”

    韩希朗小脸憋的通红,低吼道,“你别瞎说!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?还有,不要把我小时候的事情拿出来说!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?”

    说着,拉住阮丹宁的手,改了口气,“丹丹,你别生气,我不嫌弃你——这里这么多男人,妈妈说让你好好挑,看上哪一个,让外公和爸爸帮你拿下!”

    阮丹宁被他逗笑了,环视了一圈周遭,叹息道,“哎……只可惜,这么多男人,我一个也看不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韩希朗犯愁了,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阮丹宁忍着笑,“就你这样的吧!”

    韩希朗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这……可不好找,要求太高了!”

    阮丹宁一愣,随即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哎哟喂!”

    “笑什么?”韩希朗板着脸教训她,“注意你的形象!一点都不淑女,怎么吸引男人?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阮丹宁憋住笑,配合他严肃的小表情。

    韩希朗直摇头,握住阮丹宁的手,叹息道,“算了,既然你谁也看不上,那么,暂时还是由我照顾你吧!要不,你等我长大了娶你?”

    “嗯嗯!好呀好呀!”阮丹宁直点头,直接要憋出内伤,跟在韩希朗身后,忍不住腹诽——小东西,还真把自己当大人了?姑奶奶是你的干妈,不是你的女伴!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注意到,一旁有人盯着阮丹宁,目光从来没有移开过。

    “杭议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蓦地的收回视线,举起手里的杯子,“抱歉,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说到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热热闹闹的环境中,没有人注意到,有个小小的身影正在长条餐桌下爬行着。桌布盖住灯光,餐桌下黑暗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,可是这个小身影的主人却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稚嫩的笑声,听着就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这个小东西,不是别人,正是帝都最娇贵的宠儿——韩承毅和乐雪薇的宝贝女儿,帝都名副其实的‘公主’,大名韩希瑶,小名早早。

    因为早早的身份特殊,所以,她虽然还这么小,却已经备受关注。帝都豪门贵胄家,凡有年幼的公子,都把早早当成了追逐的目标,这个范围从刚出生的小婴儿弟弟,一直到比早早大十岁大哥哥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早早被保姆抱着,没少招来这些公子们的骚扰。虽然他们都很疼爱自己的样子,可是丹丹说了,他们都是有目的的,所以不要理他们。

    早早可聪明,知道那些主动靠近自己的,都不是‘好人’。

    刚才保姆一个没看住,她就自己钻到桌子底下来了,黑乎乎的,真好玩!

    早早往前爬呀爬,一路‘咯咯’直笑。突然,‘嘭’,前面不通,小脑袋撞上了一堵墙,还把她撞疼了!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早早嘴巴一瘪,立马就要哭。

    岂料,‘那堵墙’突然转了过来,早早惊愕,还没开始的哭声卡在了嗓子眼,她瞪大双眼看着‘墙’,眼底铺满震惊,长大以后,她才知道那感觉叫做惊艳!

    那不是一堵墙,是个漂亮的哥哥!

    哥哥长的真漂亮呀,睫毛那么长,眼睛那么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