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6章 丹心如故 醋劲这么大

    第516章 丹心如故 醋劲这么大

    从长夏出来,天色有些阴阴的。

    阮丹宁抬手看了看腕表,时间还早,做头发、化妆,时间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她皱着眉,瘪了瘪嘴,重重的叹了口气,没想到她还是沦落到这个地步。正唉声叹气,包里手机响了。阮丹宁看都没看,拿起来接了。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果然是她母亲。

    阮丹宁神色越发不耐,连声答应,“我知道了、知道了,一定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现在正要出门做头发呢!不就是相亲吗?我又不是头一次,有经验了……行了行了,别啰嗦了!”

    说不上两句,她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母亲说来说去,无非是那几句话。年纪不小了,不要再挑了,有合适的就嫁了吧!阮丹宁叹气,是啊,快二十六了,已经是剩女了。雪薇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而她还是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这次相亲,不单单是为了敷衍母亲,阮丹宁其实自己也是有这样的想法的。

    出了长夏,阮丹宁直接去了美容院。

    ‘秀’美容院里,客人很多,即使天气不好也完全影响不了这里的生意。

    阮丹宁推开门走进去,立即有小学徒迎上来,朝她微笑着,“小姐,里边请,有固定的老师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想了想,上次给她做头的那个发型师叫做什么来着?好像叫做Leo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笑道:“请问,Leo在吗?我想找他帮我,上次就是他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小学徒楞了一会儿,随即笑道,“这个,Leo现在在忙,恐怕没有时间,要不帮您选别的老师?我们店里的老师都是很棒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啊!谢谢。”阮丹宁倒是没有坚持,只是做头发而已,谁做还不是一样?

    “那……小姐这边请,请您出示一下我们的会员卡,我们前台需要登记一下。”学徒一边说,一边领着阮丹宁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不过,阮丹宁的步子却停下了,疑惑的看着小学徒,“会员卡?我没有那个东西的,我直接付现金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子,换学徒停下了,脸上的诧异在此刻更甚,“小姐,您是第一次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阮丹宁不解,摇摇头,“不是啊,上次和朋友一起来的,觉得这里做的不错,所以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学徒恍然,“那是这样的,我跟您解释一下,我们这家店是会员制度,只接受会员服务,不是会员的话,我们是不接受的,也就是说,您有现金也没有用。这……真是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阮丹宁愕然,做个头发而已,要不要这么讲究啊!而且上次——等等,上次……是杭安之带她来的,那么也就是说杭安之有会员卡。

    早知道是这样,她今天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换一家吧!”

    阮丹宁点点头,转身往外走。一转身,看向门外,已经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阮丹宁懊恼,早知道出门时不应该偷懒的,雪薇都提醒了自己好几次要带伞,可是她偷懒还是没有带。这下好了,这么大的雨,她怎么走?

    阮丹宁回头想向店里借把伞,可还没开口,就看到他们放伞的地方,是上了密码锁的,不用问,这伞一定也是提供给会员的。没办法,她只好坐在门口的长椅上,想着等雨小一点了再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‘秀’的楼上。

    杭安之正平躺在床上,一名长相中性的男子站在他头侧替他敷脸刮胡子。

    ‘咚咚’,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位接待阮丹宁的小学徒走了进来,手上端着两杯咖啡,送到茶几上。“Leo、杭议员,咖啡送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放那儿吧!”

    小学徒犹豫了会儿,说到,“Leo,刚才有位小姐来做头发,点名了要你做,可是,她没有会员卡,她还说上次就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Leo中性的眉毛一挑,魅惑的一笑,“我做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直躺着闭着眼的杭安之也睁开了眼。要知道,Leo可不是一般的美容师,‘秀’作为帝都首屈一指的美容连锁店,Leo是‘秀’的金牌美容师。

    说句不夸张的话,可以让Leo亲自动手的,在整个帝都也没有几位。

    “女孩?”Leo再次问了小学徒。

    小学徒觉得奇怪,点了点头,“是啊,是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Leo别有深意的一笑,眸光瞥向杭安之。

    杭安之眉心紧蹙,掏出手机来,翻出阮丹宁的照片,递到小学徒跟前,“是她吗?”

    小学徒看了,忙不迭的点头,“是是,是她!”

    “噢——”Leo抱着胳膊看好戏一样看着杭安之,嘴角的笑意里净是戏谑,“我就说嘛,我都多久没给雌性生物服务过了?原来是你的老婆!”

    “去!”杭安之一脸的不悦,低吼着反驳,“少胡说八道,谁是我老婆?我单身,单身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懂!别激动!”Leo故作害怕,“吓死我了,单身有什么可骄傲的?”

    杭安之懒得理会Leo,问着小学徒,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要走的,不过,现在不是下大雨吗?我刚上来的时候,看到她在门口的椅子上坐着,想是要等雨小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听,视线重新回到Leo身上,他也不说话,只是一味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Leo叹口气,耸耸肩膀,无奈的样子,“知道了!杭议员,您有话说话,我又不是您的下属,哪能每次都猜透您的心思?我这就让人把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