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7章 丹心如故 黑马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17章 丹心如故 黑马

    靠在杭安之怀里,阮丹宁没出息的脸红、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没事吧?”杭安之低头看她,说话时很不自在,真是太久没有见她了,突然这么一见面,感觉生疏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。”阮丹宁不自在的伸手抵在他胸前,轻轻推开他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没有大吼大叫,杭安之不自觉的抿起唇角,心头轻飘飘的,其实这丫头不发脾气的时候,还是很可爱的,尤其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有些尴尬,阮丹宁别开视线,继续打车。

    杭安之看她这样,问道:“等车?”

    “嗯?嗯。”阮丹宁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觉得有点心虚。他们之间那种微妙的感觉,彼此早已心照不宣。可是,奇怪的很,总是差了点什么——于是,就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雨下这么大,我送你吧!我的车停在下面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说完,不等阮丹宁回答,立即转身去取车子了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阮丹宁想说不用了,可是没来得及。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她长舒口气,苦涩的一笑,杭安之要是知道她是去相亲的,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?话说回来,她又希望他有什么反应?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她不过是他妹妹的好朋友,他们之间确切的说,连朋友都算不上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蓝色迈巴赫停在阮丹宁跟前,阮丹宁想要推辞也不太合适,她把包往头顶上一遮,准备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等等!”杭安之却打开车门,冲她直摇头,“别过来,雨大,我过去!”

    杭安之下了车,手上撑着把伞朝阮丹宁跑过来,“好了,走吧!”

    阮丹宁微怔,今天的他,怎么感觉和以往不太一样,这么体贴细致。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声道谢,杭安之心情越发好了,强忍着笑意,扶着阮丹宁上了车。外面下着雨,车窗玻璃紧闭着,车厢里氤氲丛生,杭安之从后视镜看着阮丹宁,觉得她今天看起来有种温婉宁静的味道。

    细看之下,她今天竟然穿了身长裙,肩上斜挎着只精致的坤包,这一身装扮,竟是细致婉约了。

    杭安之发动了车子,慢慢往前开,“送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garden西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杭安之应了一声,没细想,“你今天——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丹宁怔住,不敢相信他刚才是夸了她。在他眼里,她也会有漂亮的一天吗?他不是一直觉得,她就跟个男人一样吗?一天到晚‘小子’、‘小子’的叫她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阮丹宁吸了吸鼻子,低下头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心都酥了,今天的丹丹实在是太迷人了。他有些得意忘形,脱口问道,“去garden做什么?这都快晚上了,约了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丹宁心头一跳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噢,约了雪薇?啧,怎么我那个总裁妹夫没空陪她吗?你约了雪薇,那岂不是大宝小宝、早早都会去?到时候,你又要照顾孩子,能好好吃吗?”

    杭安之手握在方向盘上,自顾自的说着。

    阮丹宁的神色却越来越不自然,终于打断了他,“那个……我不是约了雪薇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杭安之一顿,些微诧异,不是约了雪薇,那她能约谁?她又不是帝都人,在帝都,她还有别的朋友吗?“噢……那是约了同事?”

    阮丹宁从后视镜里看着杭安之,摇摇头,嘴巴微微抿了抿,“不是,我是去相亲的。”

    ‘吱嘎’一声响,杭安之手上方向盘一打,脚下刹车一踩,车子往路边倒过去紧急刹住。阮丹宁吓的紧捂住胸口,身子在座椅上弹开又落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阮丹宁瞪向他,她跟这个人就是犯冲,才和平相处了多久?

    杭安之脸色蓦地沉下来,好笑的看着她,眼皮半遮半垂,“我干什么?我倒是要问问你,你干什么?相亲?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没等阮丹宁开口,杭安之便又阴恻恻的笑着,“哼……我说呢!今天穿成这样,还跑到‘秀’来做头发?原来,都是为了去勾引男人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丹宁瞠目,气血上涌,他嘴巴里就不能有一刻不羞辱她吗?“杭安之,你特么嘴巴放干净点!我怎么勾引男人了?我难道连找对象的权利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杭安之面色冷硬如常,“就你这样的,哪个正常男人能看上你?你不照镜子吗?假小子、男人婆、女汉子这些词所有的加在你身上都不够!还相亲,别自取其辱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阮丹宁恨的牙根痒痒,拳头握的紧紧的,“我知道!我在你眼里就不是个女人!可是,这世上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你一样的!你放心,我今年一定会把自己嫁出去的!用不着你咸吃萝卜淡操心!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就去开车门。

    扭了几次,没扭开,杭安之把车门锁上了。

    “开门!我要下车!”阮丹宁朝杭安之嘶吼着,眼眶一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发什么疯?没看见外面下这么大雨吗?”杭安之伸手拦住她,他现在气的不得了!他就差把心掏出来送到她手上了,这丫头还跟她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!

    “开门!”阮丹宁根本不听,坚持要下车,倔强的嘟着嘴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杭安之的暴脾气也上来了,她要走就让她走!没道理她去跟别的男人相亲,他还亲自给送去是不是?都绿云罩顶了,他还上杆子吗?

    车门解锁,阮丹宁急急下了车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秒都没停顿,杭安之发动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