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 丹心如故 相对无言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19章 丹心如故 相对无言

    杭安之眉目轻微耸动,淡扫了一眼阮丹宁,朝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莫名的,阮丹宁觉得很紧张,不知不觉得抬起手捂住心口,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开口和他说话。可是——

    杭安之走过来了,但他并没有看她,甚至没有多停留一刻,仿佛不认识她,也没有看见她,就那么带着一群人,往前走远了,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啊?”阮丹宁失笑,什么臭毛病?不认识她?好,她还不稀罕认识他呢!

    领着她的士兵看她这样,问道:“阮总设计师,您认识杭少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阮丹宁没好气的否认。“我怎么会认识他这种人?!”

    “啧!”士兵没有听出她话语里的嘲讽,接着说道,“我刚才看您这样,还以为您认识呢?您那么看他……不过也难怪了,杭少将年轻有为,在他这个年纪,坐到现在这个位子上的,除了他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杭少将还是单身,在两界他现在都是炙手可热的,多少人等着他点头,想把女儿嫁给他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丹宁惊愕,这些话,她是第一次听说,原来,‘毒舌男’杭安之这么受欢迎吗?她还以为,不会有人看的上他呢?哼!真是小看他了,可是,现在心口酸溜溜的,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哎呀,不管了,不要胡思乱想了,不是已经决定要好好生活吗?现在的关键是,要好好工作,好好和顾铭琛相处。

    阮丹宁在基地安顿下来,她刚来,对于一切都不熟悉,头几天里光是熟悉情况,就忙的她晕头转向,焦头烂额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是太累了吗?几天下来,阮丹宁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头晕不说,还老想吐,今天一上午,洗手间已经跑了不下十次,肚子都要拉虚空了。

    这不,她刚从洗手间出来,正在盥洗池边洗手。掬了一把凉水拍了拍脸,镜子里,她的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突然,一旁的男洗手间门开了,里面出来的人身形高大,穿着笔挺的制服,肩膀上的肩章竟然是一花一星。阮丹宁不懂这些,思索着,这该是个什么级别?

    ‘一花一星’的主人,走到她身边,弯下腰洗手,自始至终没有看过阮丹宁一眼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阮丹宁暴脾气上来了,这个杭安之!真把她当空气啊?她一偏头,仰着脸瞪着他刚毅的侧脸,怒道,“喂!杭安之,你没长眼睛啊?”

    杭安之洗完手,拧上水龙头,不慌不忙的抽出纸巾擦干手,转身面对着她,眉目间一股似笑非笑之意。他的头发刚剪过,为了配合基地的规定,剪得很短,甚至能隐约看见头皮。

    这种非常给男生的形象减分的发型,落在他头上,却只越发显得他英气逼人,丝毫不觉得难看。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杭安之勾起一侧唇角,眼睑垂了垂,嗤笑道,“我干什么了?你说话这么恶毒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阮丹宁语塞,气的脸红脖子粗,可是,她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。是,他什么都没做,可是……他把她成空气一样,分明就是故意的!明明一见面就要掐架的人。

    看她哑口无言,又气咻咻的样子,杭安之的心情却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上前两步,靠近阮丹宁,低下头贴在她耳边轻轻吐气,“你这样生气,是因为我不理你吗?小子,我不理你,你就那么难受吗?”

    “?”阮丹宁瞪大了双眼,错愕的看着杭安之,一把把他推开,心慌的否认,“哈?别说笑话了!你不理我,我不知道多畅快!难受?你哪只眼睛看出我难受了?”

    她这么果断的否认,激怒了杭安之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这种若即若离的状态,他已经受够了!杭安之憋着气,咬牙点点头笑笑,“好,畅快,你放心,我会让你一直畅快的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可是,身后却传来阮丹宁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本来她的肠胃就不太好,被杭安之一气,内里又是一阵绞痛。阮丹宁捂着肚子,又想吐又想拉,可是胃已经空了,肠子里也已经空了,就只有空痉挛的份!疼的她眼冒金星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丹丹!”

    杭安之迅疾的转过身来,疾步迈向她,将她一把抱住,蹙眉责问道,“这是怎么了?你说你,一个小丫头片子,没事脾气那么坏干什么?”

    阮丹宁皱着五官推着他,“放开!不要你管!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杭安之莫可奈何,强硬的把她抱起来,叹息道,“你就不能像个女孩子点?你是女的吧?是女人偶尔温顺一下怎么了?能把你变成男的吗?”

    阮丹宁嘟着嘴,疼痛已经让她无力挣扎,心口却堵得慌,在杭安之眼里,她就那么不像个女的吗?

    看她疼成这样,杭安之也不再跟她怄气,抱着她去了医务室。

    “杭少将!”里面的人立即站了起来,态度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杭安之朝他微点下颌,小心翼翼的把阮丹宁放在检查床上,吩咐道,“给她看看——”接着又低头看着阮丹宁,“怎么不舒服,跟医生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阮丹宁应了,声音还带着颤音,显然是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医生给阮丹宁检查过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少将,我已经给她打过解痉的针了,一会儿疼痛会好一些。她这是水土不服,最近基地改建,水管断了,我们喝的水不是帝都市政供应,女孩子体质虚弱,难免会肠胃不舒服,需要多注意,我再开些药,回去吃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一边答应着,一边捂着肚子爬起来。

    杭安之听完医生的吩咐,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