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1章 丹心如故 曾经是个盲女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21章 丹心如故 曾经是个盲女

    阮丹宁捧着一堆橘子回到的长夏,脸上的笑意还未消散。

    乐雪薇正从早早的房间出来,看她这样喜滋滋的抱着橘子的样子,笑着调侃道,“哟,这不是才下班呢吧?看你这样,是去约会去了?快把嘴巴闭一闭,下巴要掉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雪薇……”

    阮丹宁怨念的看着乐雪薇,乐雪薇扶着腰笑着摇头,“好啦好啦,我不开你玩笑了,看你这么高兴,我也替你高兴,快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丹宁点着头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乐雪薇歪着脑袋嘀咕,“啧!没看出师兄这么会哄人啊?从来没见丹丹笑的这么开心过,看来这次,丹丹是找对人了,真好。哎呀,药忘了拿给丹丹了!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,关上门的阮丹宁,把脸埋到了橘子堆里,使劲嗅着橘子皮上的清香。

    阮丹宁洗了澡出来,刚好房门被敲响,乐雪薇推开门走了进来,手上拿着一只药盒。

    阮丹宁知道那是什么,自觉的接过拿在手里,一边拆着药盒一边说,“你怎么还亲自送来?告诉我一声,我自己去取就行了。谢谢你了,闺蜜的老公是个大款就是好。

    要不然啊,这么贵又稀少的眼药水,我一来买不起,二来有钱也没地方买去,谢谢啊!要给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跟我说这些?”乐雪薇斜睨她一眼,佯装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阮丹宁拆开盒子,把桌上原来那瓶空了的扔了,笑道,“你要钱我也不给的,资本家还跟我们穷老百姓在乎这个?”

    乐雪薇眸光一暗,伸手拉住阮丹宁,“丹丹,我现在怀孕了,记性不好,家里事又多,你自己以后记得清楚点,不要像这次这样,药都用完了才告诉我。断了几天,你的眼睛会不会不舒服?”

    阮丹宁轻笑着摇摇头,拍拍乐雪薇的手,“没有……你放心好了,都这么多年的老毛病了,我已经好了,只要不是用眼、用脑过度,不会头晕眼花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还是要注意,体检要按时去,你父母不在身边,我就是你姐姐,姐姐要是忘了,你自己也不能忘,知道吗?”乐雪薇喋喋不休,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哎呀!雪薇,你现在真成了妈妈了……”阮丹宁苦着脸,连连点头,“我知道了!半个月一次,我哪一次没有去?你放心,我好的很,这不正忙着要结婚嫁人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乐雪薇抬手替阮丹宁理了理发鬓,盯着她此刻看起来毫无异常的一双大眼睛,很难想象,曾经的丹丹,是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盲女。

    “还会想他吗?”乐雪薇幽幽的问着。

    阮丹宁一怔,神色变得忧伤,既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,“不知道,但他毕竟是我能看见东西时,看见的第一个人,尽管我看的还不是很清楚。雪薇,我好恨我自己,为什么那时候,我没有看清楚?”

    “丹丹。”

    乐雪薇把阮丹宁抱进怀里,轻拍着她的背,“不怪你,怎么能怪你?”

    “雪薇。”阮丹宁靠在乐雪薇肩上,语气很是哀伤,“我会幸福吗?我害怕,我心里藏着这样一个人,会幸福吗?”

    “会的,你这么善良,这么坚强,一定会的。”乐雪薇抚摸着她的后脑勺,从心底里心疼这个闺蜜,“你想,你那么多年都看不见,可是,老天爷都帮了你了,他不会吝啬给你幸福的。你要相信自己,嗯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阮丹宁趴在乐雪薇肩头,突然破涕为笑,“我没事了,哎呀!这样伤春悲秋的,可不是我的风格!哈哈……请你吃橘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总统府,杭安之内院。

    书房里,杭安之对着墙壁,仔细端详着一张被放大了如同真人大小的巨幅照片。他怎么看,怎么觉得熟悉,可是……不可能,真的不可能啊!

    这张照片上的人,正是傍晚和他一起偷摘橘子的阮丹宁。

    杭安之蹙眉盯着她,不时闭上眼思索。蓦地,他睁开眼转过身拿起一本书走向照片,将照片上阮丹宁的眼睛遮住。这么一看,这种熟悉感就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多少年前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里浮现,可是……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认识她的时候,他就知道她是个瞎子,她是什么都看不见的。她空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,可是,却只是装饰,所以,她一直带着眼罩,她说过,没有用的眼睛,不值得被称赞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他很多次要求想看看她的眼睛,她都固执的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在杭安之的记忆里,只有女孩的嘴巴、鼻子。然而,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年,他们相处的时间又只有那么短暂的几天——仅凭这些,杭安之无法拼凑出完整的女孩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杭安之冷笑,把书从照片上移开,自嘲道,“杭安之,你在干什么?为自己的移情别恋找借口吗?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女孩,怎么可能是丹丹?”

    当时太年轻,发生了那样的事,他竟然都没有问过她叫什么名字。他以为她还会在原地等着他,可是,等到他再回去的时候,却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,连同她从不离身的导盲杖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杭安之长舒一口气,把阮丹宁的照片从墙上撕下来,卷起来收进了柜子里,转身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,阮丹宁睡得昏天黑地,却被乐雪薇掀开被子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干什么呀!让我好好睡一觉,困死了!昨天不是还说,像我这种人,就应该少用眼睛吗?让我的眼睛再闭一会儿吧!”阮丹宁把被子一卷,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