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4章 丹心如故 下定决心

    第524章 丹心如故 下定决心

    开完会,回到总统府,已经快要十点。

    杭安之准备回自己的内院,但是警卫却告诉他,“安少爷,总统先生还没有休息,在等着您呢!让您一回来,就去见他,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要对您说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面上一顿,迟缓的点了点头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松着领带,一边往杭泽镐的院子里走,心里大概清楚杭泽镐找他为的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进了内院,杭安之直接上了二楼,敲了书房的门,推开门走进去。杭泽镐坐在书桌后面,鼻梁上带着眼睛,身前放着一本相册,杭安之进来了,他也不抬头看他,视线仍然落在相册上。

    杭安之瞟了一眼相册,知道那是什么,神色倏地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杭泽镐却叹息着,取下眼镜,抬头看向杭安之,嘴角带着一抹淡笑,很是慈爱的模样,“最近一直这么晚,很辛苦吧!虽然你还年轻,但到底要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。”杭安之点点头,简单的应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的杭泽镐显得分外的感性,他上下打量着杭安之,眼底有些湿润,直点头叹息,“好、好,你都长这么大了……还长的这么好,你父亲要是能看到,一定会很欣慰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杭安之垂眸,突兀的打断了杭泽镐,“义父,这么晚了,您叫安之来,是有什么事吗?要是没什么事,您就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泽镐顿了顿,眼底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安之啊,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,可是你知道,雪薇从小没有养在我身边,我和你义母,是把你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养大的……我们对你的感情,和雪薇是没有区别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杭安之背在身后的手不自觉的握紧,面上极力维持着微笑,“是,安之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杭泽镐长叹一声,转了话题,“你今年也不小了,你看雪薇都有了好几个孩子了,你这个做哥哥的,至今连个女朋友都没有。安之啊,工作和前途固然重要,个人问题也很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义父!”杭安之蹙眉,打断了杭泽镐,“这个问题,我还没有考虑过,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啧,你这孩子!”杭泽镐不悦的蹙眉咂嘴,“每次一说到这个问题,你就是这个态度!永远是没有考虑!那你告诉我,你要什么时候考虑?你今年是二十九,不是十九了!”

    杭安之眉心紧蹙,显然也有些不耐烦了,他现在和阮丹宁的情况弄成这样,正心烦的不行,听了这话只能更加烦躁。“义父,您别管了,这事我自己心里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数?你能有什么数?”杭泽镐不赞同的直摇头,“这事啊!你义母都给你安排好了,人是你义母精挑细选的,不管是模样还是家世,都配的上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义父!”杭安之没听完,就粗暴的打断了杭泽镐,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这种事情,请您二位不要再做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杭泽镐吓了一跳,随即站了起来,面上带着怒意,可是看着杭安之一副绝对不让步的架势,知道对他来硬的没用,只好改了策略。

    杭泽镐拍拍桌上的相册,神色凝重的看着杭安之,“你要这个样子吗?你父亲要是知道你这样,在下面也会不安心的!你就好好听一次话,你义母给你安排的人,绝对不会有错,对你将来的仕途也会有好处!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顿,听到杭泽镐提起父亲,刚才暴躁的怒火全都熄了下去,默然的咬紧牙关、握紧双手。

    见他沉默下来,杭泽镐知道他动摇了,叹息着朝他挥挥手,“这事就这么定了,你先回去休息吧!具体的时间,你义母安排好了,会告诉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沉默许久,终于是点头应了,“是,安之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背影难掩落寞。

    杭泽镐突然叫住了他,“安之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顿住,微侧过身子,“是,义父,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最近去过疗养院吗?你义母今天才从那儿回来,听说,你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。”杭泽镐的语调很是沉重,带着点无奈何惋惜,“义父能理解你的心情,有时间,你还是多去看看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觉得嗓子眼有些梗的慌,生硬的点头答应,“是,安之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没再停留,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看着房门合上,杭泽镐叹息着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,嘴里嘀咕着,“安之……可怜的孩子,要怎么样,你心中的这股怨气才能消?我和你义母,为你做再多,还是没能让你感到温暖,哎——”

    那一声叹息,寂寥绵长,夹杂着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答应了杭泽镐,要去见乐慈安排的对象,杭安之知道,除非是对方看不上自己,否则,这门婚事就基本上成了。所以,在这之前,他还有些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在基地见到阮丹宁,她正带着安全帽,和士兵们一起在基层做事。她永远那么活力四射,让人一看,就会想到阳光。不像他,无论表面笑的多灿烂,但其实,内里是阴郁的。

    杭安之看着阮丹宁,不自觉的勾起唇角,阮丹宁之所以吸引他,就是因为她身上这股热切、旺盛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“阮总……”士兵们发现杭安之在一旁站了很久,目光似乎是停留在阮丹宁身上,小声提醒她,“阮总,杭少将好像找您有事,盯着您看了老半天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阮丹宁疑惑的转过身抬头看向一旁,果然,杭安之一身笔挺的制服,今天甚至还带着帽子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