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丹心如故 告白与告别

    第525章 丹心如故 告白与告别

    站在餐馆门口,阮丹宁抬头看了看,这是一家‘药膳馆’,她疑惑的抬头看向杭安之,“怎么……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杭安之摸摸后脑勺轻笑,“进去吧!虽然是家药膳馆,但是,里面的东西,味道很不错,主要……这是我经常来的地方,所以,今天也想带你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噢。”

    阮丹宁木木的点点头,消化着他话语里的意思,他经常来的地方,所以,也想带她来……是有特别的意思吗?嘴角,不自觉的因为他的这句话,而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进了餐馆,立即有服务生上来接待,看到杭安之都是很熟稔的态度,“杭议员,您来了?正好,您常用的包厢今天还没有客人,您二位这边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带着阮丹宁往里走,阮丹宁心想,他果然是常来这里,和服务员都这么熟。

    “杭议员,这是菜单——”

    服务员把菜单递上来,杭安之看了眼阮丹宁,说到,“我来点吧!你也不知道什么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阮丹宁点点头,难得的顺从。

    因为杭安之的关系,菜上的很快,基本上没有怎么等。

    杭安之细心的拿着筷子替阮丹宁布菜,“来,你尝尝,不要以为药膳特别难吃……其实不是,药入了食物,是吃不出药味来的,很美味,还养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阮丹宁低低的答应着,柔顺的让杭安之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杭安之看着她,勾起唇角,苦涩的一笑,“小子……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女人了,你这样,我真有点不适应,你还是跟我吵架的时候,感觉真实点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阮丹宁猛的抬头看向他,鼓着腮帮子,“你什么意思啊?不是又想吵架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杭安之赶紧打住,摆摆手,“不是不是,我不想跟你吵了……你这样挺好。女人嘛,遇到喜欢的男人,就会变得有女人味了,这话果然是不假。

    看来,你的男朋友,对你影响很大。他这也算是造福人类了,这世上男人够多了,真不需要像男人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杭安之!”阮丹宁一瞪眼,又吼了起来,“你没完了是吧?我到底哪像男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顿住,凝望着生气就要暴走的阮丹宁,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她顶嘴,而是安静的看着他,眼神柔和的似两湾清泉。随即,他摇了摇头,“别生气,我错了,你不像,其实我从来没觉得你像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种态度,阮丹宁的火气便也消了,不自在的扶着碗,感觉到他的视线,脸上、身上都有点热。

    “吃吧!多吃点……”杭安之不停的给阮丹宁夹着菜,“我小时候啊,胃一直不太好,十四岁那年,家里出了点事,我突然就病了……不说话、也不吃东西,胃病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。

    后来虽然治好了,可是,一直比较脆弱,需要吃药。这里的药膳,对我的胃很有帮助,所以,我经常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阮丹宁很认真的听他说话,疑惑的问道,“你十四岁家里出了什么事?你怎么会突然病了呢?不说话、不吃东西,那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拿着筷子的手蓦地僵住,眼神和面色都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看他这样,阮丹宁心头一跳,她好像问错话了。“我……你不用说,我随口问的,不说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嘁……”

    许久,杭安之才轻笑一声,仿似回过神来,但眼底的忧伤丝毫不减。他舔了舔薄唇,轻声说道,“没什么,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,而且,对你,我没什么不好说的……那一年,我父亲,我是说,我的亲生父亲,被枪决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阮丹宁蓦地的顿住,惊愕的看着杭安之,他刚才说什么?她没有听错吧?堂堂总统府安少,总统的养子,原来背后有着这样的身世!是啊,如果不是家里父母出了事,他又怎么会被杭泽镐收养?

    只是,阮丹宁没有想到,也从来没想过,他的身世居然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张了张唇瓣,因为太过震惊,嘴巴里一阵干涸,想不出适当的话来安慰他。“那个……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对不起。”猜到她要说什么,杭安之轻笑着打断了她未出口的话,“呵呵……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,又不是你造成的。而且,这么多年了,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这么说,可是,阮丹宁看他偏过脸去,那样子分明是口是心非!她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揪痛,一直以来,他们只有争吵,她却忽略了他本身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静默下来,只听见碗筷碰撞发出的轻微的响声,杭安之若无其事的悉心照料着阮丹宁,面上始终是温和的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吗?吃饱了,我们到后面走走……这后面靠山,能看到不错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饭后,杭安之替阮丹宁拉开椅子,极为绅士的做派,阮丹宁还没从他的身世里缓过劲来,样子有点呆呆的,乖巧的跟在他身后,一起往餐馆后方走。

    这后方,果真是一片空旷的草坪,面对着山地,视野十分辽阔。

    阮丹宁走过去,看着墨兰的天空铺满了星星,兴奋张开双臂,笑道:“哇……没想到,这里还别有洞天呢!你看你看,这星星,好像在手里一样!我好像能摸到哎!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回头去看杭安之。

    杭安之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,满眼都是阮丹宁。他只看这一次,也只有这一次了。都说他是总统的义子,所以仕途才会如此坦荡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