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章 丹心如故 安之往事

    第535章 丹心如故 安之往事

    赶到疗养院,陈佳妤正在门口等着杭安之。

    “佳妤,我妈怎么样?”杭安之一脸担忧,夹杂着焦躁。

    陈佳妤陪着他往里走,边走边说着,“刚才情况不太好,阿姨她好像记起来了什么,总是一个劲的在那儿说不要、不要!缩在角落里,捂着脑袋,又是哭又是叫的……

    现在好多了,打过一针,睡了有一会儿了,你进去看看吧!她刚才还叫着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点点头,看向陈佳妤,“好,谢谢你佳妤。”

    推开房门,杭安之走了进去,里面很安静,杭安之的母亲申秀琴在床上安静的躺着,闭着双眼、呼吸平稳。杭安之屏住呼吸走过去,默然在床沿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抖动唇瓣欲言又止,眸光里藏匿着无边的哀伤。他轻握住母亲的手,口中喃喃,“妈……妈……我是安之,我来看你了,你,还好吗?”

    申秀琴合眼躺着,头发梳理的很整齐,可是才五十出头的人,头发已经花白了,面容也比这个年纪的女人显得要憔悴许多。

    杭安之握住母亲的手,眼里又露出那种复杂的、既忧伤又含恨的神色来。他的母亲……如果父亲还活着,那么,她也应该是个雍容华贵的夫人,可是现在!

    她却只能这样缩在疗养院里,被人照料着,见不到外面的阳光、看不到外面的世界!

    “妈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昂起头,他的眼里有些潮湿,所以他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,申秀琴缓缓睁开了眼,看向杭安之,但眼神却是陌生的。

    “妈,你醒了?”杭安之眨眨眼,吸吸鼻子,扶着申秀琴坐起来,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身后,“妈,现在觉得好点了吗?头还痛不痛?”

    申秀琴一脸茫然的看着杭安之,嘴角含笑,握住杭安之的手,轻声说道,“你这个孩子,真是个好孩子,你来看我吗?不过,你是谁家的孩子啊?长的可真好看,咦,这头发怎么剪得这么短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怔住,母亲又……不认识他了!

    杭安之扶住母亲的肩膀,祈求的看着她,“妈,你看看清楚,我是安之啊!我是你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申秀琴听不懂杭安之在说什么,思考了半晌,才摇头笑道,“你这孩子,别胡说,我们安之才14岁,他哪儿有你这么高的个子啊!

    而且,他现在军校呢!他爸爸对他期望很高。我们安之是个好孩子,成绩一直很好,他每次写信回来都说,又在学校里被授了荣誉呢!他爸爸总是把他的信翻来覆去的看。

    你是不是认识我们安之啊?你是我们安之的……朋友?前辈,还是老师?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听不下去了,眼里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很少来看母亲,就是不想面对母亲这个样子!面对着母亲,可是,她却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认不出来——她本人是没有什么感觉,可是对杭安之来说,却如同刀刃插在了他胸口上!

    “孩子,你怎么了?怎么哭了?”申秀琴抬起手,伸向杭安之的脸颊,想帮他擦眼泪。

    蓦地,杭安之握住了母亲的手,下了一点劲,带着点恨意盯着母亲,咬牙低喝道,“妈!你看清楚了!你醒醒啊!我是安之,我就是安之!

    我求你了,你要什么时候才醒?十几年过去了,我早就长大了!你不要说我爸了!你还惦记着他?他是怎么对你的?要不是他,你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申秀琴怔住,神色很是恐慌,她的手腕被杭安之捏痛了,皱着眉挣扎,“你放开我!痛!你这个人好奇怪,为什么总是说是安之?还有,你不要说安之爸爸的坏话,他是个好丈夫、好父亲!”

    “好?”

    杭安之眼里闪耀着疯狂的光芒,厉声质问,“他如果好,就不会和苏乐君那个贱人搞在一起,不会为了美色和利益置家庭于不顾!!妈,你醒醒吧!

    他做了太多的错事!他对不起你,也对不起这个家!他自毁前程,已经被杭泽镐亲手枪决了!他死了!啊——”

    杭安之吼完,痛苦的捂住眼睛,那些惨痛的往事,他实在是不愿意想起,更加不愿意在母亲面前提起,可是母亲的现状,着实让他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申秀琴神色恍惚,听了杭安之的话,突然捂住了耳朵,浑身瑟瑟发抖,“不,不是这样的!你不要这样胡说八道!我的丈夫,很疼爱我的、很疼爱安之的……他没有乱来,没有!啊——”

    申秀琴一边否认着,却又一边发出了凄厉的惨叫。疯狂的摇着头,朝杭安之怒吼着,扬起手给了杭安之一巴掌,“你给我滚!你是个什么东西?为什么来说我丈夫的坏话?我知道了,你是苏乐君那个贱人派来的,想要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!”

    杭安之偏过脸,脸颊上重重挨了一巴掌,痛感却直达心底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和母亲一样,他同样是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“你滚,滚啊!”申秀琴压根认不出杭安之,朝着他拳打脚踢着,杭安之不还手,也不能还手!

    听到里面的动静,陈佳妤推开门冲了进来,看到这情形,赶紧上前拉开申秀琴,护住杭安之,“阿姨、阿姨你怎么了?他是安之啊!你怎么能打他呢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他不是安之,我们安之只有14岁!他是坏人,快把他赶走!”申秀琴歇斯底里的尖叫着。

    陈佳妤无法,只好叫来医生,给申秀琴又打了一针,才让她安静下来,

    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.akxs6.com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