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9章 丹心如故 头条

    第559章 丹心如故 头条

    green Island酒吧里,杭安之和宋夕倩喝的都有些晕乎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宋夕倩打了个嗝,眼睛红彤彤的,伸手搭住杭安之的胳膊,嘴巴里吐着酒气,“那个……安之哥哥,你不要难过了!他们不要我们,我们还不是好好的?从此以后不要理会他们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杭安之仰起脖子,把一杯Vodka尽数灌下,微红着脸颊,笑道,“谁难过了?谁不要谁了?我看,难过的是你吧?我可没有。我好的很,你听着,是我不要她!她都跟老子表白了!

    她说喜欢我啊!可是,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宋夕倩打了个嗝,瞪着眼睛,不明所以,“为什么啊?你傻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怔忪,伸手捂住眼睛,许久才叹息道,“你不明白,你一个小屁孩明白什么?她不是真的喜欢我……她是同情我,可怜我。

    她要是真喜欢我,不会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宋夕倩沉默了,仿佛在思索着杭安之的话。

    杭安之眯起眼,醉意朦胧,“倩倩,你知道吗?喜欢一个人,应该是一刻也等不了的!你不会在乎她是什么样子、叫什么名字,或者究竟相互是否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宋夕倩抱着酒瓶若有所思,点点头,“懂。不过,安之哥哥,你说的这个人,是她吗?怎么好像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杭安之仰头大笑,眼角沁出泪水来,“我随便说说的,你还当真了?像我这样聪明的人,怎么可能做这么白痴低能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宋夕倩一勾胳膊,把脸颊对着杭安之,晕乎乎的说到,“安之哥哥,既然我们都这么白痴,不如……我们就顺从长辈们的意思,凑成一对得了!”

    杭安之眼角一挑,晕拓着红晕,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“好啊!我还怕了你不成?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两个人相互搀扶着从吧台起身往里走,杭安之朝服务生甩下一句话,“开个房间!快点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在门口开房门,杭安之已经等不及了,抬起脚将门一脚踹开,拖着宋夕倩直接进了房里。房门‘嘭’的一声关上,杭安之将宋夕倩摁在门上。

    宋夕倩非常主动的环住杭安之的脖颈,杭安之低下头托住她的下颌,彼此之间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呼吸已经贴的那么近,杭安之却突然顿住了。虽然胃里全是酒精,可是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,不是不可以,而是不愿意。宋夕倩也是同样的感觉,抬起手默默抵在杭安之的胸前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浑身松懈下来,一起靠着门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安之哥哥。”宋夕倩靠在杭安之肩膀上,吸吸鼻子,“虽然木头一点也不知道疼惜我,可是……我还是很喜欢他,非常非常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杭安之应了一声,想着,虽然丹丹对他那么狠心,可是他也一样很喜欢很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安之哥哥……”宋夕倩酒劲上来了,开始止不住的哭鼻子。杭安之感同身受,抬起胳膊将她抱进怀里,安慰她,“好了,想哭就哭吧!我们还真是可怜的被舍弃的另一半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包厢门口,有人正在议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拍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拍到了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确实是总统义子和宋家千金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这还能有假的吗?观察他们好几天了,连续几天他们都泡在一起,今晚总算是来了个头条!明天就看我们报社怎么火吧!”

    “快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哎,是是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两名娱记,专盯这些豪门、明星的八卦绯闻,总统义子和宋家千金这么好的料,他们怎么可能放过?两个人拿到了这第一手资料,兴奋的出了酒吧,而当事人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杭安之和宋夕倩两人在酒吧里过了一夜,当然是各睡各的,他们从小一起长大,像亲兄妹一样,又加上昨晚喝醉了酒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,反正他们又没有真的做了什么,总之是问心无愧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心无芥蒂,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想。

    杭安之和宋夕倩各自回了家,杭安之一进院门,就见杭泽镐和乐慈都在。

    “……总统,义母。”杭安之微怔,脸色很不自然,他现在已经不开口叫义父了,觉得虚伪、叫不出口。

    杭泽镐脸色阴沉,哼了一声,“哼……你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杭安之一怔,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?是看到他不顺眼吗?那他可以马上就走,反正他也并不想留在这里。“好,既然总统不想看见我,我现在马上收拾东西回东岭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!”乐慈着急了,上前拉住杭安之,低喝道,“你这孩子,脾气怎么这么倔?——你也是,别一上来就教训孩子,不能好好问吗?”

    “问?还用问吗?看他到现在才回来,就知道这些都是事实!”杭泽镐拿起桌上的报纸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掷,喘气也跟着粗了起来,显然是动怒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做出来事情越来越没边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少说两句!”乐慈瞪着丈夫,挡在他们之间很是为难。

    杭安之听的一头雾水,反驳道,“我做什么了?您现在是想除了我,所以看我什么都不顺眼吧?您也不用费劲,您就直接掏出枪来,像当年枪决我父亲一样一枪崩了我就什么事都解决了!”

    “安之!”乐慈急急拉住杭安之,低喝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杭泽镐气的不轻,脸

    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.akxs6.com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