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1章 丹心如故 给个奖励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571章 丹心如故 给个奖励

    阮家门口,杭安之的人已经等着了。

    他的工作很忙,能够停留在a国的时间不多,第二天一早便和阮家父母商量了,要把丹丹接回帝都总统府,因为丹丹的病情,她的父母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天气已经转凉了,丹丹的体质更加虚弱,杭安之只是穿着外套,却把丹丹裹在了大衣里。

    “啧,不要……热。”丹丹噘着嘴抗议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杭安之垂眸替她扣着扣子,没说出口的话是——你现在体质这么弱,免疫力那么低,千万马虎不得。现在的丹丹,就是感冒了,也会比一般人来的凶险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知道了。”看他沉着脸,丹丹只好点了点头,被裹得严严实实的,出了门,一直到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看杭安之对丹丹照顾的无微不至,阮家父母都暗自感慨着,只盼望老天爷不要那么残忍,夺走丹丹来之不易的幸福时光。

    帝都总统府上下,乐慈已经准备好了。杭安之的院子足够大,丹丹的父母住进去也不会拥挤。

    可是,乐慈有乐慈的心思。她把阮丹宁的父母都安排在了自己的内院,这样可以让丹丹和安之单独的空间更大一些。反正阮家父母要来看丹丹,也就是几步路的时间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安排,阮家父母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。倒是阮丹宁,拉着杭安之小声嘀咕,“喂……这样好吗?我们,又不是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杭安之还来不及教训她,这话就被乐慈听见了。

    乐慈正带着阮家父母要走,回头看了丹丹,摇头笑道,“你们是什么关系啊?你现在啊,是和小雪一样,都要叫我一声妈妈的关系——呵呵,阮先生、阮太太,我们走吧!让他们小两口好好聚聚,安之明天就要开始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丹宁看不见,脸却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手上一紧,是被杭安之握住了。

    杭安之牵着她往里走,低沉的嗓音就在她耳边,“走吧!不要辜负义母的心意,现在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个……你累了吧?收拾好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丹宁点点头,抬头面对这杭安之,心头一阵暖意。现在的安之,又和当初相遇的时候一样了,那么温暖、那么温柔……

    阮丹宁在杭安之的院落里安顿下来,杭安之却不能成天陪着她,他的工作很忙,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就只有晚上,有的时候甚至连晚上也不行,回到内院阮丹宁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但是,阮丹宁从来没有抱怨过。每天早上和杭安之一起起来,帮他做出门的准备,白天就和乐慈、父母在一起,中午的时候,通常杭安之都会打电话给她,晚上她就在院子里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她刚走进院子,就听到院子里有喘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是杭安之早就回来了,没有见到她,在院子里做健身。

    她刻意放轻了脚步,朝着他走过去,杭安之正背对着她在做引体向上,因为出了太多汗,此刻他是光裸着上身。阮丹宁缓缓的绕过去,走到杭安之面前,正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杭安之从上面跳下来,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阮丹宁抿嘴笑着点点头,“嗯……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?义父不是还没有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等会儿!叫谁义父呢?”杭安之不回答,反而揪住了她言语里的‘重点’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阮丹宁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慌忙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却被杭安之从后一把抱住了,他光裸着上身,笑道,“往哪儿跑?叫的真好听……今天这么乖,一见面就让我听好听的?是不是我回来的早的奖励?”

    “别闹!”阮丹宁伸手推拒着他,这才发现他没穿衣服,脸又红了,“你……快把衣服穿上啊!”

    杭安之蹭着她的脖颈,摇摇头笑着,“不用,我身体好不冷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关心你冷不冷啊!”阮丹宁着急了,“你……怎么这么流氓?”

    杭安之低头捧住她的脸颊,轻啄了一口,笑道,“别急啊!我跟你流氓怎么了?犯法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阮丹宁噘嘴反驳,“谁敢跟你说法啊!你不就是帝都的王法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杭安之满意的点点她的鼻子,夸奖道,“真聪明,走……今天有时间,特意回来好好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!”

    “客厅,客厅有架钢琴!”

    杭安之握住阮丹宁的手,缓步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慢点,小心有阶梯……”杭安之小心嘱咐着,阮丹宁完全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杭安之,只因为这个人是安之。

    听到杭安之提起钢琴,心里隐约猜到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脚步突然停下,阮丹宁侧过脑袋问着杭安之,他微微笑着不说话。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杭安之轻笑,拉着阮丹宁坐下,握住阮丹宁的手打开琴盖。牵着她的手放在琴键上,低低的、柔柔的,说着,“那,这个长一点的、宽一点的,是白色琴键,那,这个短一点的、窄一点的,是黑色琴键……”

    “?!”阮丹宁眼眶一阵胀痛,她粉唇轻颤,呼吸急促,“你……”不是她一个人,他对当年的事情,也都记得一清二楚!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眼泪不断往下掉,杭安之始终笑着,握住阮丹宁的手,“你不会弹琴,我握住你的手,弹一曲吧?不要太复杂的,简单一点就好,《两只老虎》好不好?”

    记忆如潮水席卷而来,将他们包围,在今天的他们而言,这些都不再苦涩,而是沉淀下来的幸福和甜蜜。

    静静的听着杭安之弹奏曲子,阮丹宁慢慢露

    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.akxs6.com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