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4章 丹心如故 阴险未必不好

    第574章 丹心如故 阴险未必不好

    陈佳妤既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,试探着问道,“那个,阮小姐得了什么病?我大伯是脑外科专家,那么她是……脑子里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静默片刻,脸色很不好看,“是,丹丹脑子里有肿瘤。”

    “噢,是这样啊!”陈佳妤面上不动声色,却是暗自松了口气,那个丫头,竟然得了这种病!还真是运气不好。

    “佳妤,你能帮我吗?”杭安之看着陈佳妤,眸光急切。

    陈佳妤心念一动,点点头,“好……我进去说说,你要在这里等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杭安之面上露出了些微喜色,“我就在这里等,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陈佳妤答应着推开大门走了进去,一转身面上神色就变了。让她替那个阮丹宁求情?如果大伯真的救活了阮丹宁,她岂不是给自己制造麻烦?

    陈佳妤进去里面,见了威森博士,但是却只字没有提这件事。

    她从院子里出来,抱歉的朝杭安之摇摇头,“对不起啊,安之,我没有办法帮到你,你也知道,我大伯封刀很多年了,本来治病救人这种事也并不是离开他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沉默,难掩失望之色,勉强笑笑,“没关系,我还是要谢谢你,我会再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离开了威森博士家,杭安之空着手,没能把好消息带回总统府。

    内院书房里,杭泽镐和杭安之拧着眉,正为丹丹的事情着急。

    “义父,能请您出面吗?”杭安之这么多年,并不常常求杭泽镐,但因为阮丹宁,他什么都做了。

    杭泽镐摇头叹息,“这件事,还需要你说吗?我早先已经已经跟a国那边联系过了,可是威森博士以封刀、年事已高为理由,现在这个社会是讲人权的,不愿意强逼也没有办法啊!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杭安之眉头紧锁,一筹莫展,看来正常途径是不行了,“义父,希望你允许我做一些事,我一定要见一见威森博士才行!像现在这样见都见不到,丹丹真是一线生机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杭泽镐沉吟,“好,你想做什么就做吧!我相信你有分寸,你也不要太着急,好好照顾丹丹。”

    “谢义父。”杭安之躬身退出了书房,回到内院陪着丹丹。

    一进卧室的门,便听到浴室里传来丹丹的呕吐声。前两天开始,丹丹进行了第二轮放疗,虽然配合着宋国医的药吃着,情况好了很多,但呕吐还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杭安之没有急着进去,他心里清楚,丹丹不希望他看到她那样。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了,丹丹走了出来,杭安之才走进去,故作欢笑,上前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怎么样,等了我一天,想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丹宁老老实实的承认,在杭安之的吻落下来前,伸手挡住了,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杭安之不解,委屈的说到,“亲都不让亲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阮丹宁摇摇头,小声说到,“我做放疗、又吃药,嘴巴里一股味道,怕呛着你……唔……疼!”

    杭安之蛮横的堵住了她的嘴,轻轻咬了咬,抵着她的额头,低吼道,“还知道疼啊!知道疼就不要乱说话,你嘴里有什么味道?不管什么味道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丹宁微微一笑,扑进杭安之怀里。

    杭安之低头咬着她的耳朵,“洗澡了没有?我帮你洗吧!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阮丹宁犹豫了,她不是抗拒他,只是她身上瘦的,即使她看不见、可是却摸得到,一个女人的性感已经和她完全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,你什么样子在我眼里都是最漂亮的。”杭安之不等她再犹豫,便将她抱了起来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浴室里硕大的浴缸中,杭安之悉心照料着阮丹宁,她的假发已经换成了短发,每个女孩子都爱漂亮,杭安之便在假发外面套上浴帽,以免沾湿了。

    指尖掠过她的寸寸肌肤,杭安之的心口便阵阵抽痛。丹丹真是……瘦的太厉害了。他不敢用力,生怕一用力就会将她弄疼了。

    “安之,好了吗?”阮丹宁转过身面对着杭安之,手指扣住他的,抿嘴笑着,“我帮你吧?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杭安之把毛巾递到阮丹宁手里,“慢慢来,不着急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阮丹宁嗔到,手上的力道每一下都很轻,但其实对她而言已经很费力了。杭安之的感觉,和她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安之那么健康,指下每一寸都很精实。阮丹宁暗自叹息,安之未来还有很长的路,她却已经腐朽至此,这样的她还能陪他多久?忍不住又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安之……”阮丹宁把毛巾扔开,缓缓抱住杭安之,试探着吻住他。

    杭安之喉结一滚,“丹丹,你……”他能感觉到她想干什么,但是不可以,丹丹太虚弱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,你就顺从我行吗?我现在还可以,以后也许就……”阮丹宁几近哽咽,抱住杭安之不放,“我现在没有什么其他愿望了,只希望如果万一,如果万一……以后你能记得我更多!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丹丹,别……”杭安之反抱住丹丹,眼睛一闭点头答应,“好,只要你想要的,我都给你!”

    在杭安之怀里,丹丹好像一件易碎品,稍稍一用力就会碎了。杭安之压抑着,生怕弄疼了她……

    情潮过后,丹丹疲倦的靠在杭安之怀里,杭安之把丹丹放在了床上,安顿好她,出了卧室,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总理。

    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.akxs6.com首发,请勿转载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