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2章 隽早 失控

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602章 隽早 失控

    梁隽邦脊背一僵,微微侧过身子。轮廓略显落寞,“我管你?我要怎么管你?你家里可能让你放弃那么好的对象,跟着我这种‘暴发户’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付海怡浑身一震,不敢置信的看着梁隽邦,“你这话,是在怪我吗?你怪我放弃了你?”

    梁隽邦顿了顿,摇摇头,叹息道,“我没有资格怪你,也真的没有怪你的意思。海怡,不管怎么样,我知道你喜欢过我,那段时光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快乐。我会永远记住那段时光,祝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!”付海怡声泪俱下,上前两步猛的抱住梁隽邦,“隽邦,你不要这样,我求求你,我们再试一次吧!你带我走,我们离开帝都,凭你的本事,不关我们到了哪儿,都能生活的很好的!”

    梁隽邦沉默半晌,低头看着付海怡揽在他身前的胳膊,缓缓抬起手,将她拉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海怡……我不能离开帝都,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付海怡接受不了这种结果,仰望着梁隽邦质问到,“你不要告诉我什么光复梁家这种话!你们梁家早就败了!想要光复?这怎么可能?让你们梁家败的,是韩家啊!你就算再有本事,还能斗得过韩家吗?现在整个帝都,不、是整个c国,都是韩家的!”

    梁隽邦脸色铁青,眸光也变得锐利起来,他要紧牙关反驳道,“这你不要管,不管我做的到做不到,这就是我的使命,我是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隽邦!”

    付海怡不死心,苦苦哀求着他,“我求求你了,就当是为了我!我不想和别人订婚啊!我到现在,心里面还是只有你,隽邦,你知道的,我有多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深吸一口气,拒绝了付海怡,“海怡,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……我给不了你想要的,是我对不起你,你回去吧!你就快订婚了,我祝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付海怡心痛难挡,双眼哭的红肿,直摇着头,“你这样对我!梁隽邦,你想过没有?我心里惦记着你,无论我和谁在一起,以后都注定不会幸福的!”

    哭喊过后,付海怡深深的望了梁隽邦一眼,转身跑远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隽邦抬起手,想要抓住她,可终究晚了一步。付海怡跑的很快,迅速就不见了身影。梁隽邦眸底隐含着忧伤,口中喃喃,“海怡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付海怡是他的初恋,他们从十七岁就在一起,已经六年多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从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起,他就清楚他们是注定要分手的。

    付海怡是个富家女,也是梁骆给他定的‘练习对象’。为了达成目的,梁隽邦把付海怡当成了‘试验品’,在她身上,他学会了如何成功俘获一个名媛千金的芳心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为了将来,能够让早早遇见他之后,对他一见倾心、死心塌地!

    梁隽邦很清楚,他要娶的女人是早早,无论他是否喜欢,这是梁骆给他早就定好的计划——事关梁家的大业,绝对不能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对于付海怡,梁隽邦是有着愧疚的,但他停不下来、没法停下来……

    一周后,帝都酒店,a级宴厅。

    宴厅里张灯结彩,一派喜气,来了不少的宾客。今天,梅家和付家儿女的订婚宴就在这里举行。

    早早来的比较早,穿了件蔷薇色的短款礼服来参加订婚宴,为避免抢新娘的风头,她只化了淡妆,也没有戴珠宝首饰,找了个远远的不起眼的角落安安静静的坐下。

    订婚仪式很热闹,早早看过去,觉得新娘子很漂亮。付家的女儿付海怡,她和她并没有过多的接触,听人说好像一直在Y国她外祖母那边养大的,是最近才回的帝都。

    仪式结束之后,新郎和新娘便下来给大家敬酒。梅彦鹏傻乎乎的,被人灌了不少酒,也不知道推拒。

    早早看没什么意思了,站起来准备去趟洗手间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刚从洗手间出来,便看到梅彦鹏趴在水池边一阵狂吐。

    早早忙走过,抬起手轻拍着梅彦鹏的背,“哎呀,你没事吧?你也太实在了,人家敬酒你就都喝啊!你怎么这么实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要紧……”梅彦鹏吐的七荤八素,洗了把脸,一抬头看到了早早,涨红了脸,眼神却不对劲了,直勾勾的盯着早早,突然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梅彦鹏突然捧着脸掉眼泪,吓了早早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喂!你干什么啊?”早早茫然不知所以,“大喜的日子,你哭什么啊?高兴傻了?”

    “早早!”梅彦鹏一把拉住早早,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,“早早,我其实到现在还没有对你死心……我不想跟她订婚,我并不喜欢她,是我父母喜欢她而已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早早惊愕,奋力挣脱着,急的直跺脚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啊?你喝多了吧?快放开我啊!”

    梅彦鹏不但没有松开她,反而更加用力了,死拽着早早哭喊的越发厉害,早早手腕都被他抓疼了。挣扎间,梅彦鹏一个没站稳,朝着早早扑了过去,早早怕他摔倒,及时伸手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看上去就好像他们缠绵的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梅彦鹏,你快松……”早早想要推开他,奈何他太重了,一时推不开。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从男洗手间走出来个人,面色铁青、眸光含着不屑,正是梁隽邦!他也来参加订婚宴了,只不过刚才一直没注意到早早也在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故意疏远早早,结

    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.akxs6.com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