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1章 隽早 马步

关灯
护眼
    

    第611章 隽早 马步

    一转身,早早就站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隽邦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微蹙了眉,朝早早点点头,“早早,海怡手伤了,我陪她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早早默然,看了看付海怡,她现在的情况的确是需要看医生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起,到了小岛上的医院。

    梁隽邦陪着付海怡在诊室里包扎伤口,早早则在外面的长椅上坐着。诊室的门是开着的,能看到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付海怡的伤口割开的有点大,需要缝两针,她紧张的靠在梁隽邦怀里,梁隽邦很有耐心的安慰着她,“别怕,一会儿就好了,不会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留疤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,医生不是说了用美容线吗?缝好之后最多会有一条淡淡的线。”

    看他们这样,早早觉得心中一阵憋闷,她没法再面对他们,于是站了起来走到外面长廊上站着。

    付海怡缝完针出来,梁隽邦才想起来要找早早,可是去不见了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早早呢?”梁隽邦慌了,早早不见了,是他刚才只顾着付海怡,所以她生气走了吗?“海怡,你已经没事了,你自己拦车回酒店吧!我去找早早。”

    付海怡却将他拉住了,“隽邦,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“海怡?”

    梁隽邦回头看着她,伸手想要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付海怡企盼的摇着头,“隽邦你别走。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,虽然你嘴上说没有了。要不然,刚才你也不会那么紧张,隽邦,我知道错了,我们重新开始吧!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蓦地顿住,眼底里有丝落寞,他凄然的摇摇头,叹息道,“来不及了……海怡,我照顾你,是念在曾经的情分上。但是我们,已经不能回头了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说完,松开了付海怡,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早早并没有走远,就在门口的阶梯上坐着,看到梁隽邦冲出来,抿嘴笑了,“你出来了?海怡姐姐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看她如此乖巧懂事,梁隽邦心上一阵揪痛,这么单纯而又善良的女孩……他真的要对她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吗?梁隽邦头一次觉得,自己那么肮脏罪恶,实在配不上这么美好的早早。

    “早早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走到早早身边蹲下,轻握住她的手,“对不起,我不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早早微笑着打断了他,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我虽然年纪小,可是不代表我不懂。海怡姐姐是你的前女友嘛,要是遇到那种情况都不管,那你该多冷酷薄情啊!你做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早早……”梁隽邦很是感慨,心底正在动摇,对这样的早早他真的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早早趁势抚摸上他的脸颊,含笑说着,“不过,隽邦……要是你发现,你在海怡姐姐之间,你还是更喜欢她,你要告诉我,我接受。但是,请你不要骗我,好吗?”

    梁隽邦垂下眼睑,将早早抱进怀里,“傻瓜,我现在喜欢的是你,不要胡思乱想,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早早点点头,将他反抱住,“我相信你,只要你说的,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在海岛上的第一晚,梁隽邦和早早是分房而睡,梁隽邦就睡在早早的隔壁……

    帝都,总统府。

    黑色劳斯莱斯驶入总统府内院,车门打开,韩希朗从车上走了下来,神色间有着焦虑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韩希茗正在内院门口等着他,看到他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韩希朗蹙眉,和韩希茗一起疾步往里走,“到底什么事这么严重啊?宁黛一向很乖的,怎么会让外公生这么大的气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韩希茗顿了顿,偷瞄着他哥,不太敢说。

    “嗯?”韩希朗挑眉,疑惑更甚,“怎么吞吞吐吐的,到底什么事?都把我叫来了,看来不是小事……很严重吗?宁黛该不会学那些千金小姐抽烟、喝酒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韩希茗干巴巴的笑笑,真吞了吞口水,真怕他哥会把他给撕了,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说到,“比那个还要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韩希朗惊愕,“还严重,究竟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——宁黛,给学长写情书!”

    韩希朗蓦地顿住了脚步,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敢置信的回头瞪着他弟,生硬的扯扯嘴角,“开玩笑吧?这……这不好笑啊!”

    韩希茗拍拍他哥的肩膀,“冷静、冷静,大嫂还小,你慢慢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靠之!”韩希朗一甩胳膊,低吼出声,“这孩子是要好好教训!让我来干什么?就该让外公好好教训!才多大一点,就开始给学长写情书?不好好念书,成天脑子里想什么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疾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韩希茗不由打了个冷颤,完了完了,他哥生气了,真的生气了!

    书房里,杭泽镐正在教训杭宁黛。

    杭宁黛两手平伸,双腿张开半蹲着,正在蹲马步。她父亲杭安之和祖父杭泽镐都是军人出身,一旦惩罚起来,和一般家庭的打手板不一样,而是罚蹲马步。

    “站好了!腰挺直!”

    杭泽镐手里拿着藤条,不时在杭宁黛身上靠一靠,并没有真的打。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杭宁黛皱着五官,已经站的腰酸背痛,心心念念着,大宝哥哥怎么还不到?爷爷最听大宝哥哥的话了,每次她犯了错,只要大宝哥哥一来求情,爷爷就会饶了她。

    “大宝哥哥,你再不来,我就要站成化石了。嗯哼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里正暗自嘀咕着,书房门便被敲响了。韩希朗和韩希茗双双走了进来,朝杭泽镐弯腰行礼,“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杭

    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.akxs6.com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