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2章 隽早 下药

关灯
护眼
    在岛上的第三天,梁隽邦还是没有对早早下手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梁隽邦带着早早去了海边的露天酒吧。两个人打扮的都很普通,早早只穿着件吊带长裙,清爽可人。

    “快点!不然找不到好位子了。”

    早早在拥挤的人群里穿梭,梁隽邦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护着她。“慢点,没有好位子不要紧,小心点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我没事。”早早雀跃不已,压根不把梁隽邦的话放在心上。梁隽邦无奈的摇摇头,只好紧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到了露天酒吧,早早远远的看见个位子,笑着冲了过去,朝梁隽邦招招手,“隽邦我们坐那儿!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梁隽邦点点头,往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途中,却被服务生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先生,需要酒吗?”

    梁隽邦正要拒绝,可是抬头一看眼前的人,惊住了……是骆叔!梁隽邦紧张的朝早早方向看了看,早早毫无察觉,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台上的乐队表演。

    “骆叔!”梁隽邦敛眉,压低了声音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梁骆勾唇冷笑,“哼,少爷,您要是能让属下省点心,那属下也不用费心跟到这里了。这都几天了?少爷您带这丫头上岛上来,就是来看海景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梁隽邦语顿,神色焦急,对着梁骆他没法撒谎,梁骆既然敢这么说,就肯定知道他和早早什么也没发生。“再给我点时间?”

    梁骆丝毫不为所动,“时间?您还嫌这么多年的时间不够长吗?今晚,就在今晚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焦躁的蹙眉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梁骆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透明的玻璃瓶塞进梁隽邦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梁隽邦脊背上涌上一股凉意,直觉这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果然,梁骆阴狠的勾唇一笑,“没什么,属下怕少爷您又心软错失了良机。这个东西,可以帮您下决心!您只要找机会让那丫头喝了,就算少爷您狠不下心,相信那丫头也会缠着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梁隽邦怔住,竟然是这么下三滥的东西!

    梁骆抬眼看了看早早的方向,靠近梁隽邦轻声说道,“少爷,您还考虑什么?您千万别玩爱上自己仇人的女儿这一套!太俗,不适合您,记住您的目的!去吧,别让她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隽邦咬牙看着梁骆消失在人群里,却感觉他的视线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“隽邦!”

    早早看他半天都不过来,站起来朝他挥手,梁隽邦稳稳心神,朝早早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才过来?跟谁说话呢?”一过去,早早就拉住他的手不放,半靠在他怀里,兴奋的看着台上,“隽邦你看,那个女的,舞是不是跳的很好?人长得也漂亮!”

    梁隽邦哪有什么心思看台上的表演?他一味注意着早早,手心里捏着梁骆刚才给他的药瓶,心绪复杂难平。

    “早早,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拿起食物递到早早嘴边,早早兴致勃勃的看着台上,乖顺的张开嘴,一丝疑心也没有。梁隽邦心头一沉,罪恶感越发沉重……这么单纯、又这么信任他的早早。

    终于,梁隽邦从口袋里掏出梁骆刚才给的药瓶,趁着早早不注意,倒进了饮料里。

    “早早,口渴没?喝点果汁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把杯子送到早早嘴边,早早回过头来对着梁隽邦甜甜一笑,“好啊!你真好!”说着,低下头,就着梁隽邦的手喝了一大口,而且还没有停下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早早!”梁隽邦看着她纯真无邪的脸,突然出声想要阻止她。

    “嗯?”早早不解的抬眼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梁隽邦艰涩的摇摇头,这个时候阻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早早对不起。

    一整个晚上,早早玩的很开心,是趴在梁隽邦身上,由梁隽邦背着她回的酒店。

    梁隽邦要拦车子,早早不让,“就这么背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着她软糯的声音,梁隽邦心下酸涩不已,几近哽咽的点头答应,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早早毫无察觉,开心的笑着,双手环在梁隽邦身前,低低的说着,“隽邦,你的肩膀好宽啊!和我爸爸的一样。我爸爸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梁隽邦点点头,韩承毅这个名字,在帝都有谁不知道?男人所有的优点堆在他身上也不夸张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跟你说过,在我心里,有个和我爸爸一样英雄的人存在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早早把脸颊贴在他颈窝里,气息轻轻打在他侧脸上。

    梁隽邦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早早轻笑着,“给你说个故事听啊!我小时候,有一次被人绑架了。那些人可坏了,不给我饭吃,还要打我。那时候,有个小哥哥,是他总是护着我,最后还把我救了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梁隽邦蓦地怔住,早早竟然……真的还记得这件事!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早早侧着脸,在梁隽邦脸上轻吻了一下,“你不记得了?那个小哥哥就是你啊!在我心里,爸爸是第一,你就是第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隽邦停下脚步,一股热流从眼底涌上来。很多年前的事情,他当然记得清清楚楚!他那时已经比早早要大不少了。当时,他也以为是自己救了早早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,他才知道,那一切只不过是梁骆的一个计策,目的就是要让早早永远记住他!处心积虑,对付一个三岁多的孩子,梁骆够狠!关键的是,早早真的就记住了他,把他当成她的英雄!

    早早趴在他背上,闷闷的说着,“小哥哥,你不记得不要紧,我记着就行了,小哥哥……早早一直没有忘记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梁隽邦使劲眨着眼,逼自己把眼泪逼回去。

    回忆在他脑子里翻腾,五岁那一年,他第一次遇见她。他说让她在桌子底下等着她,可他却没有回去,将她一个人留在了黑暗中;第二次遇见她,她亲手喂他吃三明治,明明那么不可一世,却对他那么温暖;第三次,他被人利用背她离开梁家,她错把他当英雄!

    “早早……”

    梁隽邦下不去手,梁骆的目的是想将他培养成没有感情只懂复仇的工具,可是……面对早早他做不到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早早趴在他背上,情况开始不对劲,梁隽邦能感觉到她贴在他颈窝里的脸颊变得滚烫起来。

    “早早,你怎么了?”梁隽邦心下一惊,该不会是药效发作了吧?

    “隽邦,我好热……”早早在他身上不安的扭动着,不停的撕扯着身上的衣裙。

    梁隽邦一阵惊慌,背着早早加快了脚步,哄着她,“早早乖,别乱动,马上到酒店了啊!乖……”他是跑着早早回到酒店冲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可是,等到梁隽邦想把早早放下,早早却将她缠住了不放。

    “隽邦,你去哪儿啊!好热、你别走……”早早已经被药物控制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梁隽邦暗自咒骂梁骆,给的这个药,果然是下三滥!竟然把早早变成这样!他被早早紧紧缠住,要说没有一点反应,那是不可能的,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。

    何况,早早这么漂亮、这么可爱,迷离的样子分外诱人!

    “隽邦……”早早抱住梁隽邦,仰望着他,那种眼神,好似对梁隽邦也下了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梁隽邦喉结急速滚动,身上一股燥热随之升腾上来。他本能的弹起来,将早早压在了身下,“早早,我要是做了,你会怪我吗?我是真的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早早发出一声嘤咛,将梁隽邦抱的更紧了,含混的说着,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梁隽邦再也坚守不住,趴下身子牢牢将早早抱在怀里。“早早,我会对你好的……你放心我不会抛弃你,永远也不会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早早答应了一声,口里叫着,“小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句,让梁隽邦瞬间停止了动作。小哥哥?早早念念不忘的,是那个曾经救她于囹圄的小哥哥!可是,现在的他,却是在利用她,甚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企图占有她!

    “不!不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梁隽邦激烈的挣扎着,早早如此信任他,他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要了她!即使是早早自愿,也应该是在她清醒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,早早不要……”梁隽邦心中一番天人交战,终究还是推开了早早,“早早,好好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热……”早早不乐意,为什么不抱抱呢?

    “热啊?等着啊!”梁隽邦站起来,冲进浴室,拧了湿毛巾出来,给早早擦擦脸和手脚,可是这样还是不管用。梁骆给的药,哪有那么容易对付?

    “隽邦……”早早迷失的越发厉害了。

    梁隽邦无法,只好扬起手劈向早早颈间将她打晕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早早两眼一闭,昏睡了过去,终于是老实了。

    梁隽邦松了口气,轻轻将早早抱进怀里,“对不起啊,打疼了没有?睡吧,什么事也没有发生……”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